【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一斛珠】有疾·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壹」    有疾(上)

    昨夜下了场小雪,拾翠殿那位六公主因此染了风寒,一早淑妃就着人去请御医。

    淑妃自十七岁入宫便圣宠不衰,所生六公主更是受帝喜爱,早已及笄却未按规矩搬去凤阳阁与其他姐妹同住,仍留在淑妃的拾翠殿中。如此娇贵的公主染了病,宫女来请医,奉医局那边自然得好生安排。

    寝宫内地龙烧得旺,是与外面截然不同的温暖,可容昭还是觉得冷。陆愈到时她正裹着枣红色的描金鸾绣披风盘腿坐在矮榻上,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被风寒夺了生气。见他来就急吼吼地想起身,没了生病的样子。

    “公主既是染疾,不宜多动。”陆愈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模样,说话时声音并未有多大起伏。

    这话提醒了容昭,她立即撇着嘴坐好,可怜兮兮地看向离自己足有六尺远的人,“子益哥哥,我头好晕,你快替我瞧瞧。”

    陆愈未多言,领命上前。矮榻上放有小方桌,他就坐在另一头,容昭迫不及待地伸出皓白的手腕,随行的医侍陆川连忙将脉枕搁了上去。

    行医最是讲究望闻问切,不待他发问,容昭自己就到豆子似地说起来,“子益哥哥,我头晕,咳嗽,还冷。”

    说完还咳嗽两声,“我好难受。”

    陆愈少年闻名,十岁时被破格收入太常寺下的太医署习医,十六岁便在太医署任助教,二十岁任博士时常被奉医局要求入宫为皇族诊病,如今不过堪堪二十又二,已任太医丞。想来被上天厚待的人脾气秉性都与常人有异,他自幼喜读医书又年少入太医署求学,所接触的人大多比他年长许多,便比同龄人沉稳,日积月累的竟生了副冷淡的性子。

    容昭这头可怜地撒娇,他那头已收了手写方子,“只是寻常风寒,公主不必担忧。”

    他这就要开了方子离开?

    那她半夜的冷风不是白吹了吗!

    “望闻问切,子益哥哥你才只诊了脉。”

    “公主方才不是已经说了?”他反问,“咳嗽、头晕、发热、畏寒。”

    容昭哑然,恨不能给自己一嘴巴,她怎么就嘴这么快呢。

    陆愈起身将药方递给大宫女青柳,又嘱咐她煎药的事项。容昭拢着斗篷抬眼望他,见他与平日别无二致,心中便有了几分委屈。她为见他不惜自己身子,他却是浑不在意,只当她是寻常病人。

    陆愈欲告辞,却被拉住了衣袖,垂首便见容昭红着眼眶看自己。他与容昭相识已十年有余,深谙她娇蛮的性子,这般可怜的模样很是少见,不由得一愣。

    “公主还有何事吩咐?”他淡声开口。

    容昭抽抽鼻子,委委屈屈地说道:“药太苦了,不想吃。”

    想来医者最不愿听得便是这句话,陆愈却是未有什么反应,只道:“良药苦口,公主应为自己负责。”

    容昭瘪嘴,“那小年夜时我说的事你答应吗?”

    小年夜宫里开宫宴,陆愈跟随自己的父亲太医令入宫赴宴,容昭便约他上元节一同去看西市的灯展。只是那时他并未答应,她便厚着脸说等他考虑。

    陆愈闻言并不回答,只是看着她,两人互不相让,就这样看着对方。兴许是生了病格外脆弱,也可能是觉自己白受了凉,容昭望着他平静的模样只觉眼眶有些发热。

    “陆愈你太讨厌了。”她本就是娇气的性子,此时受了委屈便不愿再顺他的意,松了手揉着眼睛止住泪意,“走吧走吧,你就让我病死算了。”

    她因风寒发热,整个脸都红彤彤的,眼角的湿润便格外惹人怜惜。陆愈心中蜇了一下,松了口:“公主按时用药,臣亦会准时赴约。”

    容昭破涕为笑,杏眼中满是笑意,一瞬就忘了自己方才骂他的话。

    “我就知道子益哥哥也是喜欢我的!”

    陆愈不置可否,他无法分辨她所说的喜欢和照顾有何区别,医者仁心,他理应爱护每一位患者。

    上元节那日皇家有家宴,容昭借着自己染风寒还未痊愈为由早早离席,换了身太监的衣服混出宫。她早就安排好,在宫外备了宅子,离宫后就去换衣。红粉绫罗裹袄上身,外罩朱红镶裘斗篷衣,十足的喜庆,十足的艳丽。

    她与陆愈约在西市大街的咸集楼碰头,一路上她脚步轻快,想到要与心上人在上元节共游灯市便欢喜。到时陆愈还未到,她告诉自己陆家亦是大家族,他应是未能脱身。

    花市灯如昼,往来行人沸腾了月夜。

    容昭坐在窗边看着楼下来来去去的行人,想到陆愈等会便会穿过这些人走向自己,嘴角便止不住的上扬。

    她想起幼时与他初见,那时自己不过六岁,他方入太医署一年。机缘巧合她被带去太医署,因贪玩迷路,路过的陆愈引了她去找人。那时她还弄丢了最爱的珠花,哭哭唧唧地要返回去找,是陆愈寻来还给了她。

    当时她被前往太医署督查工作的皇叔抱在怀里,咬着唇抽噎。陆愈原路返回,为她寻回了珠花。她还记得递给她珠花的小哥哥,记得他清秀的眉眼和白色的衣袍,后来他无数次入梦。

    随着时间流逝,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她等的人还是没有来。容昭双手托颊往下望,来往的人那么多,却没有她要等得那一位。青柳在一旁看着自家公主慢慢蹙起眉头,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升起。

    “公主……”

    才开口便被容昭打断,“子益哥哥说话算话,他不会失信。”

    青柳将话咽回,不由得心疼眼前的人,她只能上前为她沏杯热茶,劝道:“窗边风大,您先饮杯热茶。”

    “你且放着。”她未回头,怕自己错过了他。

    青柳最是懂她的性子,虽看起来娇蛮,其实心软又固执。只得叹息着将茶放在她跟前,心中只希望陆大人快些来。

    天寒,冷风穿过热闹的人群也未见有几分暖和,钻进包厢吹凉了杯中的热茶。街灯晰晰,入梦的少年没有来。

    *  太医署和奉医局的设定借鉴唐代。太医署相当于现在的医学院,培养医疗人才、做各种医学研究,也掌管医疗方面的法令并且有行政职能。奉医局是负责御前医药,管理宫中的药物和皇家医疗。两边是互相独立的机构,但我们陆大人比较厉害,在太医署搞研究的同时也会在奉医局需要时进宫治病。

    *  陆大人是无爱者,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Aromantic,不是没有爱,他有正常的亲情友情,但是很难对一个人产生浪漫情怀,简单理解就是很难对人产生爱情。

    *  但是我们昭昭不一样!陆大人必爱昭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