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ρò①⑧K.còм 【一斛珠】春猎·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叁」  春猎(上)

    叁皇子豫王被禁足已有两月余,在这期间容昭也听话不少,在今上面前挣足了表现才敢带着青柳出宫去豫王府见自己叁皇兄。

    马车驶出朝阳门,在天街遇上进宫给妃嫔请脉的陆愈。青柳掀帘看见陆愈带着人停在一旁,收回视线又看看自家公主,“是陆大人。”

    “嗯。”应声后便没了下文。

    青柳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放下帘子复坐回去。近来公主像似变了许多,往日若这般遇上定要上前交谈一番,今日确实装作未看见。随后青柳又想到上元节后公主的风寒一直不见好,反反复复数次却勒令她不准去找陆大人,只得找了奉医局的女医官。公主不再执着于陆大人,这应是好事,可她见容昭这般模样又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真的好。

    马车迎面来时陆愈便知那是拾翠殿的车,里面坐的是谁可想而知。他已两月未见过容昭,其实两月并不算长,他未进宫时与她一年也不能见上几面,可这次他却没由来的心慌意乱。他总是想起那日她平静的面容,和带笑眉眼之下未言说的哀伤。每每想起,心中便有细微的刺痛和灼热,似乎有什么在悄然苏醒。

    奉医局掌管御前医药,每半月会派几名御医为妃嫔们请脉。陆愈虽供职在太医署,却因医术高超常被奉医局这边请来,这次本不应他来,他却主动与另一位医官换了日子。他想借机去看看容昭,或许见到了她,那些陌生的情绪便会消解。只是往往事与愿违,他忽意识到若她不愿意,自己很难见到她。

    容璟知道容昭今日要去豫王府,马车方驶出朱雀门便被他拦了,两人一同去看容珏夫妇。

    豫王妃谢渺与淑妃一脉,亲近的弟弟妹妹亲自上门拜访,着人张罗了一席酒菜招待。饭后容珏与容璟有事相商,容昭便同谢渺一齐去后花园赏花。

    已是暮春,院中梨花开遍。

    “听说你的风寒一直反复,如今可大好了?”谢渺是温柔小意的性子,说话时语速不紧不慢,温软的眉眼一点不肖北方人,倒像南方水乡女子。

    “早就没事了。”容昭摆手,“倒是表姐你有没有被为难?”

    元宵家宴上谢渺绊倒了齐王妃,夫妻俩才被罚禁足,容昭近来虽是满腹心事却也记挂着哥哥和嫂嫂。

    谢渺失笑,“连夜被禁足,谁还有机会来为难我?”

    “我就知道叁哥定不会怪你。”容昭甚是得意地笑起来,她最是相信她叁哥性子宽厚,却没见谢渺听见这话时脸颊染上些许红晕。

    “表姐你也莫要自责,容玥是个王八蛋,定是他拉着他媳妇故意使绊子。”容昭不喜容玥的事并不是秘密,每每提及他便不留情。

    “你呀。”谢渺戳了戳她的脸颊,“别这般口无遮拦,小心姑姑又罚你。”

    “我才不怕。”容昭嘟囔,走到树下踮脚拉了低处的梨花枝细看。

    “往后的事谁也料不准,昭昭你要多往前看。”

    谢家书香门第,人才辈出,如今的老太爷曾是两任帝师。谢渺由老太爷带大,自是把一切开得格外透彻。

    “我知道表姐的意思。”容昭松手,枝桠弹回,抖落几朵梨花。

    她回头看向谢渺,“可你也说了世事难料,就算叁哥无意,德妃娘娘和四皇兄也不会轻易让他如愿。”

    谢渺愣了一下,随即听她笑道:“再不济不是还有我五哥吗?他那个别人惹他一分必还十分的性子,只怕恨不得让容玥被发配八万里才是,又怎会让容玥轻轻松松当上太子?”

    一番话虽是有几分孩子气却都是事实,谢渺笑笑:“看来我们昭昭长大了,姑姑怕是留不住你了。”

    听懂谢渺玩笑的意思,容昭瘪嘴。陆愈不喜欢她,她能去哪儿?

    “听闻卫国公府的世子被接回京,兴许皇上真要考虑你的婚事了。”

    容昭已经十七,却连婚事也未定下,再怎么对外说是淑妃舍不得唯一的女儿嫁出宫,时日久了也会有流言蜚语。

    “考虑就考虑呗。”

    容昭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谢渺玲珑心思,问道:“和陆大人闹矛盾了?”

    容昭的心事谢渺都清楚,见她垂下眼眸便知自己猜中了,不由得叹息。上前揉揉她的头,温柔地安抚:“春天已经来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没有跨不过的寒冬,一切都会过去。

    ///////////////////////////

    十日后春盛,西山猎场再次迎来浩浩荡荡的皇家仪仗,皇上领百官春猎。

    容昭最是喜欢春猎时策马奔腾的肆意潇洒,今年却意兴阑珊。豫王夫妇被禁足不能前来,她少了许多乐子,只能去找容璟取乐。

    她的帐篷在淑妃旁边,容璟是男儿,宿处自然有些距离。她领了青柳去找,半路却听见有几位贵女一同议论卫国公府才被接回的世子是个病秧子,连行路都得坐轮椅。她本不欲理会,谁知那几人却扯到她头上。

    “听说皇上近来想给六公主觅婚事,这个时间可真是赶巧,怕不是想将六公主嫁到卫国公府再结个姻亲。”

    “卫国公府是先皇后的娘家,亲上加亲的事谁说得准?”

    另有位鹅黄衣裙的女子笑道:“容昭那副刁蛮的性子,也只能配个病秧子了。”

    穿鹅黄衣裙的不是旁人,就是许贵妃娘家的亲侄女。这岂能忍?

    容昭冷笑,抬首走了过去,“哎,这里可真热闹。”

    其他贵女见到自己议论的正主突然出现,纷纷心虚。大家都知六公主不饶人的性子,胆小的已有几分怯意,敛下眉眼不敢瞧她。许家在宫中有许贵妃,朝中有许丞相,许卉并不如旁人那边怯她,可背后议人长短被逮了正着难免有几分难堪,正欲说话却被容昭打断。

    容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扫过她的唇,状似好奇地询问:“许大小姐今儿嘴上抹的什么口脂,怎还有个怪味儿?”

    “你——”

    许卉敢怒不敢言,容昭咧嘴笑开,“可是未能买到好的?若是的话同我说说,我宫里倒是有几盒用不上的可以送给你。”

    “容昭你别欺人太甚!”许卉气红了眼,说话时便缺了分寸。

    容昭冷下面容,厉声责问:“许卉你好大的胆,本公主的名字岂是你随便就能喊的?”

    许卉也知道自己失了分寸,却也在气头上,咬紧牙关不愿吭声请罪。容昭不在意,冷笑道:“你爹都不敢叫我的名字,你倒是敢,我以前还真小瞧了你。”

    听容昭提起自己的父亲,许卉心中便知若她执意要闹,这件事自己讨不到好。忍下怒气,垂首开口:“臣女一时失言,还请六公主大人不计小人过。”

    “京里谁不知道六公主容昭刁蛮任性,我又怎会懂‘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个道理呢?”她才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见许卉听见这句话后变了脸色,心中就格外舒坦。

    “那公主想如何?”许卉明白她的意思,她就是想要自己难堪。

    容昭状似思考,沉吟许久,“以免旁人说我欺辱你,不若狩猎时你我一决胜负,你赢了我便不计较,若你输了——”

    她笑得一脸灿烂,“便写五百份‘六公主温柔贤惠端庄可人’的签子拿去东西二市发放,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本公主好性子,如何?”

    许卉咬牙,容昭的琴棋书画皆是平平,唯独骑射在一众贵女之中是魁首。这个提议看着是大人大量和许卉公平竞争,其实就是往狠了欺负人,欺负了还不让人说,什么都让她占了去。

    “你不愿?”容昭睨她一眼,无奈地悠悠开口,“那我只能……”

    “好!”许卉狠心应下。

    容昭言下之意已很明显,若她不答应便要把这件事捅出去,她们议论卫国公府世子在前,冒犯公主在后,无论如何都讨不了好。

    “成,后天猎场你可别不来。”容昭乐了,摆摆手离开,“你们继续,就是不知等会卫国公府的世子会不会也突然路过。”

    随后就只留下个背影,惹了身后的贵女们咬碎银牙。

    说来也巧,她方说到卫国公府的世子,才转出来便当真碰上了。容昭并不识他,只觉眼前陌生的锦衣公子生得好看,温润如玉的模样在世家公子里甚是少见。

    “沉端见过六公主。”他自报家门,言谈举止格外得体。

    卫国公府就是姓沉,容昭便立即知道这就是那位病秧子世子。他身形确实偏瘦,可通身气度不见半分病态,想来那些嚼舌根的贵女亦是道听途说。

    “世子不用这般多礼。”容昭笑起来好看,并未刻意端起架子,“世子怎识得我?”

    “我虽初回京城却也听闻六公主明艳无双,喜穿红装。”

    容昭看看自己的衣裳,一时了然,遂问道:“世子这是要去何处?”

    “帐篷内憋闷,我出来随意走走,不曾想能有幸得遇公主。”

    沉端说话时带着浅笑,容昭看着竟不自觉地想起书上的诗来。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容昭最是抵不住这种温柔的人,不自主地收敛了方才的嚣张气势。想到方才那些人的话,她的婚事确实有几分麻烦,便不欲与他有过多交集,简单交谈几句就要离去。

    临走时又想起旁人诋毁他的话,便醒道:“那边有不少世家贵女,世子若过去恐有不妥,不若去别处转转。”

    “多谢六公主提醒。”沉端应下,笑时如山间朗月清风明月,容昭错愕了一下,避开了目光。

    不再多言,她举步离去,举目便见陆愈站在不远处。他面容如旧,仍是平静冷淡,容昭对上他无波无澜的目光,心中一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怎么还没开车啊,我只是想开车而已_(:з」∠)_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