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ρò①⑧K.còм 【一斛珠】旧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捌」  旧事

    事情是发生在容昭身上,自然得由容昭出面。是以在春猎的最后一日,最受宠的六公主哭哭啼啼地进了今上的帐子。

    许卉被宣见时心中响鼓大作,等见到皇帝身旁的容昭时便知不妙。她好歹也见过场面,强撑着应付,那头已有丫鬟去找许相和齐王。

    “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容昭装着委屈,心下也确实委屈。

    证人被宣上,许卉跪在地上不敢看人。齐王偕同齐王妃和许相在此时赶来,齐王心下清楚,若非罪证确凿容昭绝不会贸然找上父皇。许相更是人精,当即将自己女儿责备一番又连带着请罪,直道自己未教好女儿才与六公主起了冲突惹出这样的事。

    容昭见已显怀的齐王妃,白眼快翻到天上。怀着身孕还奔波来猎场,也不知怎么想的。

    许卉被吓得直哭,抬眼去看自己的父亲和表兄表嫂,不得不开口担下罪责:“是臣女深知赢不了六公主才鬼迷心窍,请皇上责罚。”

    她承下罪责,把事情说成女儿家的小争斗。皇帝心疼女儿却也知不能罚得太重,许家如今势大,许相虽不敢忤逆却也不能过分打压。遂开口道:“你可知谋害公主是死罪?”

    跪着的许卉一抖,差些晕过去。齐王心中虽是气恼她不争气,却不能失去母族的支持,立即跪下替许卉求情:“父皇,卉儿年幼无知,还请父皇给她一个机会。”

    “请皇上恕罪,六公主恕罪,放臣女一条生路,往后臣一定好好管教。”

    皇帝作势犹豫,看向容昭。容昭本就机灵,她知道自己父皇不可能重惩许卉,此时看似征求自己的意见其实不过是需要个合适的台阶。她心中都明白,不然也不会这般受宠。遂委屈地开口:“父皇,女儿无碍,也未想要许小姐性命,只是心中亦气不过罢了。”

    “好,父皇替你出气。”皇帝开口,“既然有六公主和齐王给你求情,朕就饶过你这一次。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杖二十,罚禁足半年。”

    “谢皇上隆恩。”许相带着许卉一同谢恩,皇帝又道,“子不教父之过,许相亦罪责难逃,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谢主隆恩。”

    随后皇帝让他们都退下,容昭却撒起娇来,一旁的淑妃笑道:“这是在给她恩人求赏呢。”

    皇帝这才想起应当奖赏救下容昭的陆愈,他先前就想将陆愈调到奉医局,此时恰好可行。遂下旨将陆愈调至奉医局,升正五品下奉御。

    容昭听后欢喜,奉医局就在宫内,她有更多时间可以见到陆愈。她心中欢喜,从传令官手里拿了圣旨要亲自去陆愈那里宣读。

    自从两人确认心意,容昭就更喜欢粘着他,进了帐篷就扑进他怀里。陆愈自是喜欢她的接近,伸手接住她。

    “子益哥哥,你以后就要去奉医局啦,我们就能常常见面了。”

    陆愈先是怔了一下,看见她手中的圣旨便明白过来,遂问道:“都处理好了?”

    “许卉都承认了,她爹和容玥都来替她求情。”容昭念叨,“都不是好东西。”

    陆愈听她这语气便好笑,随即容昭想起齐王妃,觑着他开口:“我还见着齐王妃了。”

    她观察着陆愈的反应,却见他竟和平时差不多,不禁有些疑惑。

    “怎么了?”陆愈看出她的疑惑,问道。

    “你与齐王妃交好,她怀着身孕还乱跑,你都不担心吗?”

    听见容昭的嘟囔,陆愈皱眉,“我与齐王妃并无多大交情,不过是在太医署时同窗过几年。”

    齐王妃的父亲是礼部尚书,礼部管辖太常寺太医署,他女儿对医术有几分兴趣,便送到太医署学医,两人才相识。

    “不熟你们在卫国公府的后花园搂搂抱抱?”这话让容昭欢喜,却也不全信。

    陆愈似不懂她的意思,拧眉想了许久才想起来,“那次你也在?”

    容昭咬唇,“我本就是去找你的,谁知道你们俩抱作一团。”

    她这模样委屈得紧,陆愈将他抱着坐下,解释道,“是她约了我见面说有事要谈,我才去见她。”

    想起齐王妃当时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容昭就好奇,“你们谈什么?”

    陆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如实告来:“那时她已被许贵妃订下,只等皇上下旨赐婚。她来同我表明心意,说我若是有意她可以抗旨。”

    居然是这样,容昭瞪大了眼,不可置信道:“你答应了?”

    陆愈被她这摸不着头的话气笑,“若我真答应了,现在还能在这里吗?”

    容昭努了努嘴,听他继续道:“我说过我并不能识情,虽她伤心也段不可能答应,也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扑了过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容昭噌地坐起身子,“她一定是故意的!她肯定看到了我!”

    时隔多年,两人也无证据,但确实有这种可能。

    “我不应该看见她抱你就走的,我就应该进去把她扯开!”容昭气呼呼地说着,“我因这事还气了好久。”

    陆愈失笑,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莫要生气,我不喜欢她。”

    容昭欢喜地去搂他脖子,得意地开口:“你只能喜欢我。”

    “嗯。”他知道自己不会爱人,只会爱容昭。

    “也只能抱我。”

    陆愈点头。

    “也只能亲我。”说罢就飞快地够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近来已亲吻过好几次的陆愈早知其中美妙,不等她退开就主动咬住了她的下唇。

    容昭也喜欢和他亲近,搂着他的背将自己往他面前送。有了先前的经验,容昭甚至试着学他探出舌头,陆愈便将她的舌头卷入自己口中。

    唇齿交缠,容昭试着去描摹他的齿龈,这般刺激让陆愈箍紧了她的腰肢。他的手在腰际摩挲,宽厚的大掌似带着火,隔着春衫也能让容昭感受到灼热。这份灼热让她难受,满身好似有被点了火,她难耐地扭动着身子,好似这般就会舒服很多。

    她纤细的腰肢就在自己掌间扭动,陆愈越发渴求,含着她的小舌不住吮吸。容昭承受着,无法吞咽的口液早从唇边滴落。

    分开时两人都气喘吁吁,容昭迷蒙着双眼看他,陆愈哑声道:“公主莫要再看我了。”

    容昭不解,他没有再解释,只是将她又再次按进自己怀里。容昭也未再问,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一点点安静下来,好一会才想起一件事。

    “那你上元节干嘛不来,反而去看她。”这始终是个坎,她在意。

    陆愈皱了皱眉头,想起那夜的事,“我本是要赴约的,可宫里来了旨意让我进宫去替齐王妃请脉。”

    竟然是这般,都怪容璟没说清楚!

    *  奉医局和太医署有改动,太医署主要负责人才培养和医疗行政,奉医局这边是负责御前医药

    *    这是这个系列的第一个故事,主角也是最纯情的两个,所以人物出场比较多,开车也得一步步来。第一个故事里面出现的大部分人是后面单元的主人公,会有各种各样的小故事,希望自己可以写到他们。

    *  下一章一定开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