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御街行】星回·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陆叁」星回  ·  下

    先前谢渺和容珏说学五禽戏并非儿戏,容珏也确实给她找了不错的师父教习。只是谢渺于此一事着实没什么天赋,学了许久也只能勉强打完一套。

    自怀孕后她不再去私学,空闲的时间更多。找师父和大夫询问后,每日没事时便会练些简单的动作,虽李嬷嬷在旁边见了总是提心吊胆。

    容珏回来得悄无声息,并未先来信,领了自己亲信提前到了洛阳。到时谢渺正和阿清在院中的小亭里一起比划些手上的动作,见到他先是楞了一下,接踵而至便是偌大欢喜,才知这些时日自己如何思念他。她快步过去,容珏动作比她更快,行进间带动身上的披风,正是风尘仆仆的模样。

    相比谢渺的含蓄,容珏直接将人搂进怀里,“怀霜。”

    他披风戴雪而来,衣衫上是冬日的冰凉,谢渺却觉整颗心都是暖的。她埋在他怀里,应着他的呼唤。

    阿清在一旁捂着嘴笑,还是李嬷嬷提醒道:“外面凉,王爷和王妃先进屋吧。”

    容珏这才松开人,见她眉目含笑的模样,牵着人进屋取暖。

    “仪驾已到百里外的驿站,我便以通知洛阳官员为由先进城了。“接过谢渺递来的热茶,容珏同她解释。

    “那殿下可去见过四弟和五弟?”谢渺在他旁边坐下,即欢喜他早一步回来,又挂念着他的公事。

    “我已交代修明去办此事。”本也不是大事,让普通官员跑一趟就成,也就他挂念着谢渺亲自来了。

    听见这话,谢渺好笑又好气,“殿下这般明目张胆,可得有人说你耽于儿女情事了。”

    容珏笑道:“我本就耽于你。”

    谢渺面上一红,接着又恼他此时还要甜言蜜语捉弄自己。谁知又听他道:“无论我做什么,想非议我的人总能找到由头,我不管他们,你也莫管他们。“

    “我只管让我们自己快活。”

    谢渺嗔他,正好此时李嬷嬷送了汤婆子进来,谢渺接过来递给他,“可还要回去?”

    “本是要回去的,具体如何等晚些再看。”

    听见这话,谢渺便道:“那我叫人去厨房好生准备一下。”

    说着谢渺便起身往门边去,叫了李嬷嬷好生交代。容珏的目光始终追随她,瞧着她说话时神情仍如自己熟悉的那样温柔小意,这些时日心中的空落总算填满。

    待李嬷嬷离开,谢渺朝他走去,“殿下可是还没见过爷爷?”

    “等会同你一起去。”容珏道,随即将汤婆子放在桌子上,“方才李嬷嬷在说什么?

    他刚刚发现李嬷嬷的情绪好像有些激动,甚至悄悄瞧了自己一眼,还是被她安抚下去的。

    “殿下发现了吗?”谢渺颇为无奈,李嬷嬷非常了解婆家对子嗣的看重,更何况对方是皇家。先前她就不解自家姑娘为何不在有喜后赶快将消息传去京城,现今更是提醒谢渺赶快将此事告诉容珏。

    容珏点头,并不隐瞒。谢渺笑道:“我本还在想要如何同殿下说,既然殿下发现了,便此时说吧。”

    她认真,似有什么重要的事宣布,容珏一下就不由得紧张起来,“怀霜。”

    “殿下莫紧张,不是坏事。”她站在他跟前,垂眼望着他,言笑晏晏地同他说话。

    “殿下,我有喜了。”她轻声说着,如神女吟唱咒语,要为尘世撒下恩泽。

    容珏似中了咒术,楞坐在椅子里,四肢变得僵硬,血液却全往脑海里涌,支撑着他去解析这简单话语所蕴含的谜底。

    他又似不敢置信,迟疑地唤一声:“怀霜?”

    见他完全不敢相信的反应,谢渺心中隐隐作痛。她又靠近了些,抓起他的手贴上自己的肚子,虽然那里此时还什么都感觉不到,温柔地说着:“是我们的孩子,已有两月了。”

    当触到冬日柔软的棉衣和她掌心的温热,容珏才有了实感,切切实实知道这一切是真的,并非虚幻梦境。他激动得手发抖,紧接着就将她搂住,如分别前那般贴着她的肚子将她困在自己双手间。

    “怀霜。”他喃喃地重复,一边一边唤着他的名字,“怀霜,怀霜。”

    “殿下,我在的。”谢渺也不厌其烦,应着他的话。

    “谢谢你。”他声音嘶哑,似哽咽,“怀霜,谢谢你。”

    谢谢你能爱我,谢谢你到最后也没有放弃我,谢谢你给了我一切。

    谢渺忽红了眼眶,一时说不出话来。容珏发现她没有回应,心中不安,怕她是不满自己的反应,他抬头忙忙道:“我还很欢喜,怀霜,我很欢喜。”

    瞧着他着急的模样,谢渺咧嘴笑起来,“怀霜也欢喜。”

    ///////////////////

    这天容珏并未返回,是修明连夜赶着传了一封密信到淑妃手上。

    淑妃看到信,激动之余当即有了打算。

    她让人泡了壶养神的热茶,带着自己最信得过的大宫女往皇帝的客房去。在这荒野驿站,并无玩乐,冬夜又难捱,皇帝正在作画打发时间。

    经过通传,淑妃亲自端着茶进了客房。

    “淑妃来了,来看看朕画的青山暮雪如何?”皇帝头也不抬,好似全心全意投入画中。

    “夜里天寒,臣妾特意泡了参茶给您暖身养神。”将茶放在饭桌上后才去到皇帝旁边,“陛下画的可是前两日我们路过时见着的那座山?”

    “淑妃好眼力。”皇帝夸道。

    “是陛下的画惟妙惟肖,臣妾才能认出。”适时的夸赞于这位高位者来说尤其有用。

    果真皇帝放下了笔往饭桌去,有了要喝茶的意思。淑妃忙过去沏茶,嘴上却道:“珏儿去了洛阳未归,特意着人送了信来请罪。”

    皇帝挑眉:“哦?”

    淑妃观他神色,故意责怪道:“这孩子也真是,顺道去看了看怀霜,知道怀霜怀孕后就没了个分寸,不知正事要紧。”

    “叁媳妇有孕了?”皇帝看向淑妃,“这是喜事。”

    皇帝的子嗣算不得多,而且如今也未有一位孙子,知晓这个消息自然欢喜。听见皇帝这样说,淑妃心中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下。

    皇帝又道:“等两日就到洛阳,届时你同朕去看看。”

    “至于那浑小子,舍不得回来就不回来吧。

    “是,陛下。”

    ·  首发:po18site.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