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ǔsんǔωǔ.ōйè 【御街行】同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柒拾」  同归

    容玥和许卉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皇帝大发雷霆还得替长子收尾,只得对外宣称两人情投意合,下旨赐了婚。到这个地步,就算许家和齐王府不愿意也没办法,许卉更是没有选择。

    谢渺听闻此事时正在房中看书,听雨在旁讲,她冷静地将书翻页,等听雨讲完后说道:“这些事在我跟前说便罢了,在外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心中要有数。”

    听雨应诺,“听雨省得的,娘娘放心。”

    谢渺淡淡地应一声,听雨便识趣地退下去,不再打扰她看书。待人下去,谢渺放下书,望望窗外,颇有几分无奈。大年初一就发生此等事情,龙颜大怒,只怕后面十来日百官都提心吊胆。

    正如她所想,接下来的日子百官各个愁肠,没了游玩东都的兴致,只想快些回京。至少回京后无事不需入宫,在自家待着好歹自由些,不像如今行宫伴驾提心吊胆。

    转眼就是上元节,节后圣驾便会返京。

    上元节那日皇帝依旧举宴,谢渺让听雨取出自己的宫装,晚间好赴宴。此时容珏恰好也在,瞧见听雨取来的繁复宫装同谢渺道,“我瞧你上次做的那件绣红梅的云缎袄便不错。”

    谢渺想了一下他说的是哪件,“那件太随意了,不适合赴宴。”

    “没事,你在外罩个狐裘披风。”

    他向来很少管自己穿什么,今次居然会说这些,谢渺好奇,“殿下今日怎管起我穿什么来了?”

    容珏笑道,示意她到自己跟前来。谢渺果真走了过去,他将人抱坐到自己腿上,贴近她耳边说了几句。谢渺笑起来,瞧着他说道:“好吧,便按殿下说的这般做。”Yǔzℍáì⒲ǔ.ρ⒲(yuzhaiwu.pw)

    待日薄西山,夫妻俩去往上阳宫的观风殿参宴,路上遇见心情极佳的容昭夫妇。

    为了注意路下,谢渺走得慢,其他几人都贴心随着她的步伐。容昭闲不住,问她,“表姐,我听闻今夜城中有灯会,可是真的?”

    她点头,“应是有的,不过可能比不上东西二市热闹。”

    “那没关系。”容昭转头去和陆愈说话,“子益哥哥,等会我们偷偷先走,去外头瞧瞧。”

    陆愈自幼便是规矩的性子,同容昭成亲后却越发被带偏。他咳了一声,只道:“晚些再说。”

    看似推脱的话,容昭却知这是答应了,她又挑眉对旁边两人道:“难得有灯会,叁哥你都不带皇嫂出去玩么?”

    谢渺想到先前他偷偷同自己说的话,抿嘴笑了笑,容珏却道:“我要做什么,你如何得知?”

    六公主恍然大悟,盯着谢渺直笑。

    正如容珏所说,他们其实也准备去灯市,所以才让谢渺别穿繁复的宫装,这不适合去人多的地方。

    宫宴举行到一半,谢渺声称身子不舒服,容珏领着她先离去。两人没回东宫,坐马车悄然出了皇城。

    上元节无宵禁,百姓争相上街观灯猜谜,正是那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因人多,马车无法穿行,两人只得下车步行。容珏将人护在自己怀里,往热闹的人群里去。

    街上叫卖声不断,各处燃灯如昼,舞龙舞狮的队伍被簇拥,每个人脸上都是开怀。

    路过卖面具的摊位,谢渺被面具上艳丽颜色吸引,拉拉容珏的衣袖。容珏瞧了一眼那些画着各种奇怪图案的面具,问道:“想买这个?”

    谢渺点头,他便领着人过去,“想要哪个?”

    店家见到气度不凡的客人,连连介绍自家的面具,谢渺瞧了一圈,指向一个银色的面具。问了价格,容珏给了两个的钱。他拿起谢渺选中的面具,小心地替她带上,随后又选了个同色相似的面具为自己带上。

    透过面具上眼睛的小孔,摒弃了其他路人,谢渺看见他站在灯下,虽瞧不见模样,可挺拔的身姿仍旧让人心动。她笑了笑,牵着容珏的手说道:“殿下,我们走吧。”

    两人跟着人群随意而行,也不管会去往何方,只是想接近一下简单纯粹的热闹而已。

    路上遇见猜灯谜换花灯的地方,谢渺跃跃欲试,拉着容珏想去试试。她随便看了几个字谜都简单,听见店家说若能猜中全部灯谜便能换得今晚最好看的莲花琉璃灯。谢渺去看店家说的灯,才发现是一盏莲花状的琉璃提灯。莲花灯多是纸或布扎成,琉璃的确实少见,谢渺不由得有些心动。

    “可是想要了?”容珏问道。

    谢渺点点头,“我去试试吧。”

    容珏当然不会阻止,他大致看了一下,这里至少有尽叁十盏花灯,便和谢渺商议各自从两头开始,速度可以快些。谢渺同意后两人去往两头,挨个开始猜灯谜。

    老板只有一人,猜中必须告知老板。因着带着面具,谢渺也不会因人多羞怯,看了谜面同老板喊道:“酒后送归客,谜底是一。”

    “娘子才思敏捷,正是一字。”

    容珏那头道:“狱中虚度二十载,谜底为获。”

    “郎君好学识,这谜底正是获字。”

    谢渺已看好下一张,开口道:“明月当空云端悬,应是旦字。”

    “娘子又猜对了。”

    容珏道:“春末秋初花芬芳,乃香字。”

    “郎君说得正是。”

    谢渺笑笑,继续往下猜。本也在猜谜的人瞧见他俩厉害,接连猜中好几个,便都停下来看他们,最后竟只剩下他们还在继续,就像要比个高低似的。

    当两人越猜越多,相隔的距离越来越近。谢渺埋头看着花灯上挂着的谜面,并未注意与容珏的距离,她念着最后的谜面:“灵台方寸山,斜月叁星洞……“

    这个谜面有些难,她沉吟思索一番,当想到谜底,笑着抬眼说道:“是心!”

    抬头便见容珏站在自己面前,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靠近。她心中越发开怀,就算隔着面具也笑起来。容珏看着她带笑的眼睛,温声说道:“我的是疏星叁点,银月一钩。”

    “亦是心。”

    /////////

    他们待得晚,皇城已下钥,便回谢家老宅住一宿。谢渺这些日子都住在东宫,第二日说想陪陪谢太傅,便未同容珏回宫。

    圣驾在正月十八起程,届时来洛阳的皇亲国戚和官员大臣尽数都要一同回长安。近来容珏并未同谢渺提过回京的事,而且想到她怀有身孕不宜奔波,更是不愿说这些。是以当谢渺提出要留在谢宅时他欣然应允。

    在谢宅当日,谢渺陪谢太傅下棋,谢太傅问道:“你决定了?”

    谢渺笑笑,“孙女早已认真想过。”

    老人瞧她一眼,“还怀着身孕,也不知安生些。”

    她却道:“已经叁月余,我问过陆愈,不会有太多影响。”

    老人笑叹,“那便去吧。”

    自己选择的人生,那便去好好走一遭。

    第叁日,容珏正在着手安排谢渺留下来的事宜,却有人通报说王妃娘娘回东宫了。容珏闻言忙去卧房,果真瞧见了谢渺。见到他,谢渺笑了笑,问道:“殿下怎一副吃惊的模样?”

    他犹豫了一下,并未隐瞒,“没想到你会这个时候回来。”

    谢渺又笑,直接问他,“殿下是觉得我不会再来东宫了吗?想躲起来不回京?”

    他不说话,谢渺便觉自己猜对了。她起身走向他,停在他跟前仰首望着他,轻声说着:“殿下不问我,怎知我不愿与你回去?”

    虽是不愿她怀孕还奔波,可听见这番话,容珏还是心头激动。他颔首看着谢渺,瞧见她温柔带笑的眉眼,开口时难掩激动,“怀霜,你愿意同我,同我回去吗?”

    谢渺笑开来,“我愿意的呀。”

    End.

    ·  本章字谜皆出自网络

    ·  《御街行》到这里就结束啦,从去年四月到现在终于写完了,很感谢大家对这个故事的喜欢,让我一直坚持写了下来。写了七十章,又在七夕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打上end,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句号。

    故事从怀霜离开珏崽到愿意真正地回到他身边,应当是个不错的圆满,《御街行》虽然在这里结束了,但是关于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也许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在别人的故事里窥见他们生活的一角。在平行世界里,可能也真的有两个这样不完美却优秀的他们在相爱。

    最后的最后,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这一年多在po写文很开心,认知大家也很开心。虽然我很坑,但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希望下个故事我们仍旧能相遇。

    这个系列下个故事是阿无和沉端,不过可能暂时先不开了,开的时候会通知大家。接下来可能先写豫王夫妇的现小甜饼、也有可能是一个和这个系列无关的现代脑洞,等我最近整理好了,开坑的时候再见。

    嗷,豫王夫妇会有番外!等等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