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ǔsんǔωǔ.ōйè 【御街行】恍然·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恍然」

    “娘娘,奴婢已经将石榴糕送去则安居了。”

    容珏方归京,每日为调查假币一事忙碌,案子棘手,他几乎是宿在了则安居。谢渺听闻容璟今日入府,便差锦秋送了自己做的糕点去则安居的书房。

    她此时正在作画,朱砂笔点在墨黑枝干之上,“退下吧。”

    锦秋领命后正欲退出房,又被搁下笔的谢渺叫住,“等一下。”

    “娘娘有何吩咐?”

    她有话问,想知道容珏在看到那份石榴糕时是何反应,可转念便又觉无话可问,不论何种反应好似都不具备意义。

    “下去吧。”她开口,声音轻浅,淡淡好似带着叹息。

    锦秋是从谢府陪嫁过来的家生子,自然瞧出自家二姑娘近来好似不对。可二姑娘向来是有主意的,她也不敢贸贸然询问,只得退了下去。

    谢渺无法继续静心作画,瞧着宣纸上红艳的梅花总觉扎眼。她放下笔,颓然地坐进太师椅里,任由弯曲的靠背把手将她圈裹。

    正值午后,阳光撒了些进来,可十一月的长安早已落雪,这点光暖不了人。

    待到日薄西山,锦秋进来,“娘娘,厨房那边派了人来问晚饭的安排。”Yǔzℍáìωǔ.ρω(yuzhaiwu.pw)

    那副画还摆在桌上,墨迹早已干涸,谢渺正随意拿了卷书册翻开。听见锦秋的话,她想到容璟也在府中,开口说道:“让他们按照以往给的单子选几个五皇子喜欢吃的菜,再添个绣丸和鲥鱼。“

    “听管家说,王爷和五皇子又去了大理寺,不知今夜会不会回来用食。”

    谢渺一愣,放下手中的书,“那便让厨房随意做两个清淡易入口的菜。”

    锦秋听见后,问道:“娘娘是没胃口吗?”

    谢渺没说话,她又道:“那我让厨房那边做点开胃的小菜?”

    她点了点头,待锦秋要退出去时说道:“让他们莫忘了温些汤菜。”

    锦秋懂她意思,这是叫给王爷留菜,以免晚间王爷回来想吃东西时没有。

    “奴婢省得。”锦秋退下去吩咐,挑了几道菜让厨房准备。

    因着容珏不在,饭菜直接送到了思纷小筑。谢渺并无什么胃口,没有让锦秋在旁伺候,自己盛了汤等着放凉。不多时却听见锦秋见礼的声音,紧接着容珏便进来了。

    瞧见风尘仆仆的人,谢渺有瞬间的恍惚,明明他回来已有一旬,她却觉自己好似已经许久许久未曾见过他了。

    看着桌上清淡的饭菜,容珏朝锦秋道:“添副碗筷。”

    谢渺已经回神,起身问道:“殿下还未用食吗?”

    见容珏点头,便对锦秋道:“吩咐厨房添道汤浴绣丸、再添个脆笋煎豆腐。”

    容珏已经坐到她身旁,“不用这般麻烦,这些便够了。”

    谢渺知道容珏并不重口腹之欲,也就没有强求,只让锦秋添了碗筷。两人相邻而坐,谢渺脊背僵硬地挺直,往日明明能很好的相处,此时此刻她却如此局促。

    她尝试着笑了笑,同容珏说道:“不知殿下会回来用食,所以准备得简单了些。”

    容珏看她一眼,深邃的眼神落在她面上,似要看穿她强装的镇定。

    “是我忘了差人同你说。”在她面前他向来贴心,开口主动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放在桌下的手忍不住蜷了蜷,谢渺轻声岔开话题,“菜上了快有一会儿了,再不吃要凉了。”

    容珏点头,看向她碗中的什锦蔬菜汤,问道:“可是没胃口?”

    谢渺赶忙摇头,“下午吃了些石榴糕,现今还不饿。”

    说起石榴糕,容珏便想起下午容璟说的话来,容璟问他是不是和谢渺闹矛盾了。他并不是眼盲心瞎之人,自然更早发现谢渺的不对。这次从泉州回来后她明显不对,总是有意无意地避着他,是以今日忙完后便赶了回来,想弄清楚她到底为何会这般。

    可谢渺是内敛的性子,什么事都能装在心里,若对方不主动些或契机不对,她能花一辈子去蹉跎。

    容珏点头,随后叫了她一声:“怀霜。”

    谢渺其实很是喜欢容珏这般叫自己的小字,他声音低缓温润,每每喊出这两字时便有一种莫名的缱绻。此时听见他忽然这般叫自己,谢渺心口一紧,应道:“殿下有什么事吗?”

    容珏望着她,无声地咬咬后牙槽,试探着问道:“你是在生气吗?”

    谢渺心中大惊,第一想到的便是他知道自己窥见了他的密辛,这让她不可遏制的胆怯惊慌。她的言行举止向来端庄得体,坊间常言她如惊鸿仙子,生在云端不渡红尘,此刻她却露出了慌乱,似被人言中心间隐秘。

    以为自己猜中了,容珏连忙放软语气说道:“我与那柳静静并无暧昧。”

    “她是此案关键,现今又局势难测,若不将她护好,可能会断掉重要的线索,是以我才将她带回府中。”

    听见她如此说,谢渺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失落,她笑了笑,回答道:“殿下误会了,怀霜并未因柳静静的事生气。”

    容珏还是盯着她看,好似不相信一般。谢渺下意识地抓了抓袖摆,寻了个由头解释:“近来我身子不爽利,又知殿下忙着案子的事,才没有贸然打搅。”

    容珏知道她身子较虚,有时来月事会疼痛难当,听她如此说,便问道:“可还有喝药调理?”

    她从小懂事,无论做什么都不需人过多操心,偏生怕苦不爱吃药,总得人守着才行。

    “嬷嬷都守着呢。”她换了轻快的语气,还带着几分委屈,好似当真是个被逼着喝药的小孩。

    容珏这才松懈下来,她没有因柳静静的事介怀便好。转念他想到这几日谢渺避着自己时心中那些微失落,想了一瞬,开口说道:“怀霜——”

    可方开口又不知要如何说,当触及她的秋水眸,他缓声道:“若你心中有事,可与我说。”

    谢渺一愣,又听他道:“你我已是夫妻。”

    夫妻一体,自要坦诚。

    谢渺努力让自己笑,她听见自己回答,“好的,殿下。”

    可是殿下,你可愿将你的心事与我说?

    //////////////

    假币案告结,因缺少证据,齐王府和许家并未受到牵连。

    案子结了,容珏手头的事便少了许多,也不用再夙兴夜寐,总算可以回思纷小筑好生歇息。谢渺却在此时染了风寒,整个人浑浑噩噩,待在房中做不得旁的。

    容珏知晓后赶忙去看她,她正脸色满面绯红的裹在被子里,明明已经汗湿发鬓却还是觉得冷。她虽身子弱,可成婚这般久,容珏还是第一次见她病得如此严重。不由得冷了脸,冲锦秋道:“还不去叫大夫?”

    锦秋忙道:“大夫已经来看过,为王妃开了药,已差人去煎药了。”

    “叫修明去宫里请御医。”

    谢渺浑浑噩噩的,听见他的声音,勉强睁眼,艰难地说道:“殿下,不用这般麻烦,我——”

    见她醒了,容珏坐到床沿,替她掖了掖被角,安慰道:“你好生歇息,其他事不用管。”

    说完便又冲锦秋道:“你这是要本王请你吗?”

    锦秋赶忙小跑了出去,容珏回眼去看谢渺,她整个人没生气,恹恹地躺在床上,连眼皮好似都发红。他伸手探探额头,滚烫的温度让他心惊,皱眉说道:“怎如此烫?”

    “我没事殿下。”谢渺鼻塞严重,说话时声音堵在鼻腔,“近来落雪天冷,殿下也要当心才是。”

    “我知道,你好生歇息,莫要再费心旁的事。”容珏听着她低哑的声音便觉难受,哄着让她好生歇息,随即又问她,“可要喝水?”

    谢渺摇头,还不忘同他道:“殿下先去忙自己的事吧,莫要在此过了病气。”

    听见她如此说,容珏似有些恼,“说什么胡话,病糊涂了不成?”

    被他这般一凶,思绪混沌的人有了几分清明,抿唇望着他不说话,看起来颇为有几分委屈。容珏瞧见她这神情,自知说重了话,叹息道:“你先歇息,旁的事等太医来了再说。”

    谢渺不说话,望了他一眼,闭上眼往被子里缩。她尽量去忽视他的存在,如此才能心无杂念,可闭眼便是梦过的场景,脑袋越发痛起来。

    瞧见她蜷缩身子,脑袋几乎要埋进被子里,容珏心中越发着急,只想叫人快马加鞭去捉个太医来。

    ////////

    因容珏去泉州错过了中秋,回来后又一直忙着假币案,待他好不容易忙完,淑妃想在拾翠殿中举宴为他补个中秋,谁料谢渺又病了。

    淑妃命身旁伺候的大丫鬟给谢渺送了补身子的名贵药材,并留了话让她好生养病。谢渺这才听闻拾翠殿的家宴因自己而延后,心中慌乱的同时想让淑妃莫顾虑自己,她去不了也无妨。她还未想好如何同时面对他们,能避开是极好的。

    谢荷却极为疼爱自己这位侄女,怎可能在她生病时还举宴,直言要等她身子好转。

    又过几日,谢渺知躲不过,慢慢的身子便好转许多。听闻她身子好了,淑妃便差人来邀他夫妻二人入宫。

    谢渺向来爱穿素色的衣裳,锦秋为她取了身青蓝色的宫装。她瞧了瞧,沉默了几瞬,让锦秋给她取了身丹红色的来。

    “红色好,红色衬得您气色都好起来了。”锦秋嘴甜,忙去取衣裳。

    谢渺没说话,瞧瞧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气色确实不好。

    入宫时谢渺与容珏同承一辆马车,说来容珏也甚少见她穿红色,只有重要场合她才会穿艳丽的颜色。不过她本就是恬静淡雅的性子,平日里就算一身素色也正相配。今日初初见她,容珏有片刻怔愣,好似自己与她分开了许久。

    因着她生病,谢渺怕将病气传给他,劝解他夜间回则安居住。容珏本是不肯,她便沉默地望着他不说话。她本就病了,再加上那副忧郁的神情,楚楚可怜得容珏说不出重话。明明白天还是日日相见,也不知为何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怎么了?”容珏发现谢渺好似有些心神不宁,总望着一处发呆,“可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谢渺朝他笑笑,“兴许是太久未出门了。”

    听闻此言,容珏自然而然地牵过她的手,温声说道:“待你身子再好些,我陪你去咸集楼。”

    谢渺却是一僵,可还是忍住没抽出手。她发现他的手很暖和,宽大的手掌刚好可以将她冰凉的手整个包住。容珏也发现她手冰凉,问道:“这般凉,怎不带个手炉?”

    说完便将她另一只手也包住,谢渺垂眼瞧了瞧,笑着回他:“一时忘了。”

    容珏无奈地笑笑,将她手捂得更紧些。

    他们到时容昭早就守在拾翠殿中,剥着橙子念叨,见两人来了,搁下橙子便往谢渺跟前跑。她与自己表姐亲厚,这些日子没见着她,自然念着。

    两人先同淑妃请安,谢渺心中装着事,瞧见淑妃含笑的眉眼,心中直擂鼓,却又忍不住往容珏那头瞧。容珏看起来并无什么不同,仍旧与平时一样,她便又去看淑妃的发簪,只瞧见些简单的步摇,心中莫名松了口气。待淑妃叫她到身旁,贴心地关怀她的身子,她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一系列打量,不由得心中一惊。

    谢渺同淑妃话家常时容昭凑到容珏跟前,笑嘻嘻地说道:“叁哥你还会刻玉哪,我生辰的时候给我刻个腰坠怎么样?”

    谢渺听见这句话,心脏缩了一下,下意识朝容珏望过去,只见他笑了笑,“你那里可有父皇赏的镂空缠枝暖玉腰椎,岂还需要我刻的?”

    他拒绝了,谢渺垂了垂眼角,在淑妃叫自己时收回目光。

    说是补中秋的团圆宴,其实也就他们四人,还有来打秋风的容璟。见此,淑妃便差人将淳妃也请了来,便又热闹了几分。

    谢渺怕被看穿,吃饭时便尽量少说话,细嚼慢咽吃东西。为了照顾她,淑妃特意嘱咐厨房备了些清淡的饮食,她便一直夹着眼前的山药片吃得认真。淑妃还为她备了药膳炖的鸡汤,呈上来后她又改成喝汤,当别人问到自己时再回答一两句。如此乖乖巧巧的,旁人也瞧不出什么不对来。

    也不知是如何说起的,席间的话头转到了谢渺和容珏身上。

    “怀霜和珏儿小时候便有缘分。”听到自己和容珏的名字,谢渺抬头,便看见淑妃望着他俩笑。

    容昭最喜欢听这些故事,忙问:“母妃这话什么意思?”

    容珏也没料到淑妃会如此说,投过去的目光充满惊诧。谢渺却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心中紧张起来,不由得捏紧了汤匙。

    淑妃笑了笑,冲容珏道:“那时怀霜进宫陪我,有天去御花园时她说未去过沉香殿旁边的园子,非闹着要去看看,不然也不会遇上你。“

    发现容珏神色吃惊,谢渺摇摇欲坠的心终究是直直落了下去,她收敛目光,垂头盛了一口汤送进口中。汤的味道很足,而且温度恰好,她却觉饮烛泪。

    “当时遇见你,还是怀霜拉着我的袖子说你需要照顾。”淑妃并不知道两人心中暗潮涌动,接着说道,“这样说来你二人也是缘分早注定。”

    容珏再也忍不住,不敢置信般看向身旁的谢渺。感觉到他的目光,谢渺忽觉如坐针毡,想远离却又没有办法。她捏紧汤匙,抬头故作镇定地笑着,轻声回答:“那时候还小,许多事都记不清了。”

    他的神情仍旧吃惊,谢渺望着他的眼睛,有瞬间清明。难怪会如此,因为从一开始他便未能看见她啊,故事在开篇时便写下结局了。

    他看见的人不是她。

    /////

    回去时两人还是同乘一车,谢渺在拾翠殿拿了个手炉。

    夜间天更冷,身旁的人问她:“可冷?”

    他语气温柔,是真的担心她的身体。

    她却笑了笑,从披风里探手给他看,“殿下,我有暖炉了。”

    Fin.

    首发: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