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集】我心匪石 - 【御街行】朝暮·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朝暮」

    开春后天气回暖,虽是逐渐换掉了厚重的冬衣,谢渺身子却是越来越重,肚子好似见风长,眼见着就大了起来。豫王府上下愈发小心,生怕王妃出了纰漏。

    每月夫妻俩都要进宫,去拾翠殿时谢渺将这件事说与淑妃听,淑妃笑道:“当主子的紧张你,下头的人不就把心悬起来了吗?”

    谢渺抿了抿唇不说话,淑妃拍拍她的手,“小心些好。”

    听闻此言,谢渺心中一缩,望着淑妃温声答道:“怀霜心中清楚的,姑姑摸要心忧。”

    淑妃笑了笑,眼角的细纹并不影响她出挑的面容。容珏被皇帝留了谈事,淑妃顾念谢渺的身子,本想留她宿在拾翠殿,谢渺却是坚持要回去。因着怀孕,近来她夜间常常腿脚抽筋,不想留在拾翠殿多添麻烦。

    她坚持要走,淑妃便让她趁着还未天黑回去,天黑后多有不便。不巧正赶上官员下职,谢渺不想惊动人,便在一旁等那些官员先行。这般一耽搁,出宫时已是日薄西山。宫外的马车不能进内城,只能停在朱雀街旁。等官员走得差不多了,谢渺才领着细庚和锦秋往外城去。春日夕阳照进皇城,余晖将她的影子拉长,行走间衣带晃动,落下的影子便莫名多了几分飘逸。

    谢渺本就教养极好,行路时疾缓有度,不会东张西望。如今怀孕身子笨重,愈发注意脚下。一行人走过朱雀街,细庚欲扶谢渺上车,她却忽听见人试探着叫了一句:“言姑娘?”

    这个熟悉的称呼让谢渺愣了一下,待她回头便看见身穿青色官服的岳明。离开扬州前岳明去往松山书院求学,至今两人已有近一年未见面。见是他,谢渺笑了笑,“岳公子。”

    听见这声称呼,岳明便知自己没有认错人,可见她如今模样,惊愕远远超过重逢的欢喜。谢渺看见他的官服,再想到才结束没多久的春闱,祝贺道:“恭喜岳公子高中。”

    岳明这才回神,几番斟酌措辞却不知道要如何说起,良久才能说出一句:“岳某能有今日,还应多谢言姑娘一直以来的照拂。”

    “岳公子言重了,我并未做过什么,这一切都是岳公子寒窗苦读应得的。”她笑着说道,转而又问,“不知岳公子如今在何处任职?”

    “岳某不才,如今只是翰林院编修。“

    谢渺却道:“岳公子谦虚了。”

    岳明小心地又打量谢渺一番,光是从她衣着便能看出她如今身份非常,他迟疑着想要询问,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这时一旁警惕着他的细庚开口道:“娘娘,时候不早,该回去了。”

    谢渺颔首,笑着同岳明道别。本就恍惚的岳明听见细庚的称呼,如遭雷击,只能看着谢渺在细庚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细庚本是暗卫,只是脾气较好才被安排在谢渺身旁,待谢渺上车,她侧首冷冷瞧了岳明一眼才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她的眼神要岳明打了冷战,回神后忽想起近来听闻的传言。

    ——豫王妃失忆流落民间被寻回,如今怀了身孕,皇室要有长孙了。

    他望着远去的马车,想起自己一直觉得谢渺气质非凡。

    难怪,难怪。

    他收了目光,往后便断了痴心妄想吧。

    /////////////

    容珏回来得晚,谢渺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他推门进去,谢渺便一下精神了。见人醒了,他过去坐在床沿,俯身亲亲她的额头,温声问着:“今天他可有欺负你?”

    “今天倒是乖巧。”谢渺支手起身,容珏去扶她,应道:“不踢你便好。”

    “殿下这么晚回来,可在宫中用过晚膳?”

    容珏看着她点头,甚至主动告诉她为什么被留到现在。谢渺称是,末了问他:“殿下可还记得岳明?”

    其实他一回来,细庚便同他说了下午的事,只是他没提。如今谢渺主动说了,他自然顺着往下接的,“自然记得,他中了榜眼,你今日见到他了?”

    谢渺吃惊,随即就了然,每年科举选拔人才,他自然知晓。

    “我在扬州时与他相识,对他也算有几分了解。这次他虽只是榜眼,若能任用得当,往后或成大器。”

    容珏笑道:“我知他对你的心思,本还吃味,如今见你这般事事为着我,只觉开怀。”

    他将此事说出来,谢渺脸一红,嗫嚅着说道:“殿下莫胡说,也莫要因此错失人才。”

    将人搂进怀里,贴过去咬她唇瓣,“我知晓的。”

    谢渺想推他,却被他圈得更紧,“怀霜莫动,让我亲亲。”

    怀孕的人本就敏感,不多时便因他的亲吻动了情。见她主动来勾自己的脖子,容珏将她放回床上,掀开被子欺身上去,亲吻也从嘴角移到脖颈。

    “嗯……”他的舔吻又痒又热,谢渺呵气喘息,扭动身体想要摆脱,却又扬长脖颈往他面前送。

    容珏解开她的衣衫,剥出越加丰盈的胸乳,当他捧着柔软的乳肉往口中送,谢渺咬唇哼哼唧唧地抽气,似舒服得难以承受。怀孕的人乳尖颜色变深许多也变得更加敏感,当他含着乳尖吮吸,谢渺瞬间就湿了亵裤,连带着抓紧了身下的毯子。

    “轻,轻些。”她哑着声音叫,容珏当真放轻力道后又挺着胸往他口中送。

    发现她的动作,容珏松开她,望着她笑问:“卿卿这般,到底是要我轻些还是重些。”

    被他的调笑弄得委屈,谢渺抿着唇,双眼红红的,“不要了。”

    说罢就要翻身将自己裸露的胸乳藏起来,容珏又怎会答应?

    他将人抱起来,自己坐在床沿让她靠在怀里坐着,双脚挂在他两腿边,如此便不会压着她。这个姿势让谢渺害羞,偏头想埋进他怀里,却又被抬着下颌亲吻。容珏一边吻她,一边寻着乳肉揉捏,时而拨弄乳尖,时而按压乳肉,弄得谢渺越发湿润。

    当他将两人衣衫褪尽,双手滑过鼓起的肚皮来到湿润的腿心,谢渺立即低叫了一声。这般敏感娇弱的人,他自然不敢动作太快,只能沾着湿液在肉瓣间滑动,不小心撞上阴蒂,怀里的人便连连抽气。

    她情动得厉害,他又何尝不是,身下的那物早就挺立,就擦着她的嫩肉。谢渺受不了这样的挑逗,抖着声音叫他,“殿下,别,别逗我了。”

    自她怀孕,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不会插进去,直到最近向太医再叁确认没有问题后才会温柔地插入。谢渺这般一说,容珏便有些忍不住,却还是按捺着想为她扩展。他探了手指进去,谢渺起先还哼了声,很快便扭着腰想摆脱,可可怜怜地抓着他的手臂说话:“可,可以了。”

    她如今格外渴求他,每次一被挑逗便想被他占有。容珏见她似要哭出来,自然舍不得再逗她,将她双腿抱着分得更开,试探着抵着湿润的穴儿往里抵。

    “嗯……”紧致的甬道被剖开,谢渺喘息着窝在他怀里,半阖着眼细声细气地叫。

    感受到甬道的夹咬,容珏咬紧牙,克制住想要快速抽动的欲望,缓慢地来回送自己的硬挺。这样的摩擦显然不能让谢渺满意,已有经验的人腾了一只手去揉她的阴蒂,很快便听见怀里人呻吟的声音变大。

    两处敏感点被占据,谢渺的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热,连身体里的经脉骨骼都变得酥软滚烫,好似再捣弄一下整个人便会烂开来。

    “可还受得住?”容珏怕她难受,每次总会问她感受。

    越被这么问,谢渺越觉得自己有了反应,不多时便哆哆嗦嗦地泄了身。高潮后的身子不自主地颤动,甬道更是不停地收缩着去夹硬挺,容珏往外退,她却夹着不让走。他便抽出来后抱着人站到一旁,让她扶着床站着,随后托着她大起来的肚子往里捣。

    谢渺双腿发软,却还是紧紧抓住床架子,翘着屁股配合他的动作,在他每次撞进来时咿咿呀呀地叫着。到后面她没了力气,软软地挂在容珏手里,他一手放着肚子下面托着她,一手横过腋下支撑她不摔倒,进出的动作放缓,每一次都让谢渺战栗。

    待容珏终于释放,谢渺已经软得站不住脚。他将人送回床上,让人送来热水,亲自为她擦洗后才去收拾自己。

    下半夜谢渺仍旧腿抽筋,疼得醒了过来。她正要叫人,容珏已经翻身去床尾替她按腿。瞧见他垂首认真的模样,谢渺说道:“殿下,叫听雨来就行。”

    容珏不看她,熟练地寻到学位一点点按压,“有我在身边,哪里需要你叫旁人。”

    谢渺抿了抿唇,想起他同陆愈学按摩穴位的事。他总是如此,为了她放下皇子之尊。

    “殿下。”她心中感动,便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嗯?”容珏应道,“怎么了?”

    谢渺却不说话,容珏抬眼,见她躺着歪头看他,双眼亮晶晶的,好似眼中有泪。

    他连忙问道:“可是太痛了?”

    谢渺摇头,向他伸手,“已经不痛了,我们睡觉吧。”

    “好。”可他却没有停下,还在为她按腿,直到谢渺要起身拉他才躺了回去。

    谢渺往他怀里靠,笨重的身子却成了阻碍,他便主动将她环住,让她不必侧躺。

    “睡吧。”他轻身说着。

    “殿下。”

    “嗯?”

    她眨了眨眼,轻声说着:“我心悦你。”

    他又贴近了些,“我知晓的,我亦如此。”

    Fin.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