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逼我身陷修罗场 - 第1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重生] 《系统逼我身陷修罗场》作者:牛仔糖【完结+番外】

    文案

    阮软活了十几年,一朝发现自己是一本玛丽苏乙女文的女配。

    她正想躺平做咸鱼,却被系统告知这个世界快要坍塌了,只有完成好感度任务才能拯救世界。

    阮软:……行吧。

    反正这是一本人人都爱女主角的后宫文,绝对没有人会喜欢上她的,她放心的很。

    然而,他们看她的眼神怎么渐渐奇怪起来?

    那个故作暧昧,玩弄她感情的渣男校草,居然对她说什么“我以前的放荡承蒙不弃,今后的温柔都属于你一人。”

    毒舌女装大佬诅咒她“18岁之前找不到男朋友”的原因竟然是“他不早恋”。

    那个不学无术的校园杠把子竟然乖乖被她按头学习。

    而她的大佬竹马……竟然拿了追妻火葬场的剧本!

    哦,这该死的修罗场。

    小剧场:完成任务的沙雕日常

    系统:请和男主牵手10秒

    阮软:这位小哥,拔河比赛快开始了,介不介意和我先来场扳手腕?

    [任务完成]

    系统:请阻止女主和男主在艺术节上跳双人舞。

    阮软:老师!不需要一男一女,我可以反串!

    男·被赶下舞台·主:??

    [任务完成]

    系统:请学习做个海王。

    阮软:(打开iPad)

    系统:要看暧昧电影?攻略小说?(露出欣慰的笑容)

    iPad:捕鱼达人。

    系统:……

    #今天也是母胎solo被迫营业的一天呢

    内容标签:系统穿书逆袭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软┃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被单箭头扎成刺猬

    立意:爱与成长

    第1章

    “阮软。”

    那声音温柔低沉,每一个音节都带着唇齿间摩挲的缠绵,令人迷醉。

    阮软勉强支起手肘,撑着课桌,将埋在被臂弯里的头抬了起来。

    哦,那是一张多么英俊潇洒的脸。阮软似乎看见了自己头上的青青草原。

    是校草秦肖庭。

    那个与她假意暧昧,极尽利用,最后将对她始乱终弃的人。

    恨只恨,自己太过单纯细腻,在他看起来的暧昧游戏,在自己却是天大的烦恼,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幸好,阮软提前知晓了结局。

    他此刻脸上微红,桃花眼里带着缱绻柔情,欲言又止。

    “昨天我送你的巧克力,你收到了吗?”

    他的神情是这样温柔专注,清澈的眼底倒映出她的脸庞,好似她是他的全世界。

    阮软觉得无比讽刺。

    她单是知道秦校草的巧克力不是批发的,却不知道,他的大白兔奶糖,水果糖,棉花糖都是群发送货的。

    他不仅仅是中央空调,还是中央造糖厂。

    她在他期盼的眼神中抬起了头,神情真诚。

    “我妈说很甜,谢谢你。”

    秦肖庭的脸不由得一僵。

    阮软甜甜一笑:“但不得不说,我其实比较喜欢你送给高中部学姐的汽水糖。”

    秦肖庭的脸绿了。

    周围暗暗竖起耳朵关注的同学中,有人忍不住暗搓搓的笑,声音很轻,但还是能被听到。

    秦肖庭的脸黑了,标准的暖男微笑显示出一瞬间的狰狞。

    阮软怀疑他的脸是个调色盘,颜色切换无渐变。

    看他吃瘪的样子,真爽。

    可惜,秦肖庭久经沙场,立刻就调整了过来。

    他眨了眨桃花眼,用他那带着磁性的嗓音轻笑一声:“阮软……是吃醋了吗?”

    他是听不懂人话?

    良好的教养使阮软忍住了口吐芬芳的冲动。

    然而,当她想到他追自己只是因为一个无聊的赌约,等着自己在真相揭露的那一刻如何狼狈,她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阮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平复他妈!

    “你是饺子还是小笼包,居然认为我会为了你吃醋?你脸没饺子皮白,皮还比小笼包厚,也配和它们拥有同等的待遇?How?dare?you?”

    此话一出,那些围观的同学终于都忍不住笑开了。

    她之前对自己似乎是有好感的,怎么忽然间态度变化如此之大?

    难道,打赌的事被她知道了?

    秦肖庭的脸色瞬息变换,最终定格于深情幽怨,苦笑一声,神情黯然:“你昨天生日,那盒巧克力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原来,是我自讨没趣了。”

    阮软忽然觉得喉头发堵:我此生收到的第一份来自男生的生日礼物,竟然只是出于利用。

    她闭了闭眼。

    “滚。”

    又一字一顿地补充。

    “永远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秦肖庭的脚步一顿,回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秦哥,翻车了啊!”

    一个寸头男生笑嘻嘻地凑过来,挑衅的看着他。

    “不过,你眼神可真不怎么样,那种书呆子有什么好追的,要追也起码是丁纯那样的。”

    他的眼神骤然冰冷下来,淡淡一撇,宛如刀割。

    “别打她的主意。”

    寸头男生被他看得背脊发凉。

    呆了半晌,他才想起一个问题:秦肖庭不是喜欢阮软吗?刚刚是我幻听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