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月 - 1贰3yùsんùщù.cом 塞壬(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为一个社畜,好不容易趁着万年难遇的休假来了趟海边,居然因为中暑晕了过去。

    而且还是在海里!!!

    身体下沉,海水没过头颅,大股的苦咸海水冲进她的口鼻,勉力睁开了双眼,阳光透过蓝色的海面投射进来,杜鲛看见身边五颜六色的小鱼好奇地绕着她打转,面朝下的姿势让她对海底的珊瑚一览无余。

    咕噜噜……一串串上升的气泡象征着肺里越来越少的氧气,窒息感慢慢浮现,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现在的样子绝对很狰狞,双眼突出。青筋暴起。

    都说人快死的时候,眼前是走马灯,而她看到了……一条鱼?

    眼前的海水突然变成红色,不知道人类在海里是否拥有嗅觉,反正她是闻到了血腥味。

    猛然间,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出水面,久违的空气让她大口喘息,好容易缓过那股窒息感,她终于看向了把她撞出水面的东西。

    流光溢彩的鳞片均匀分布在巨大的鱼尾上,视线往上,鳞片褪去的腹部有个血淋淋的大洞,而上半身是一个半裸的男人,墨蓝色的卷发遮住了胸前的两点,五官立体有异域风情。

    所以,这是一条人鱼?⒴цsнцωц.o🇳🇪(yushuwu.one)

    杜鲛震惊了,第一反应就是——掐了下自己,看是不是由于大脑缺氧导致的幻觉。

    脸好疼,是真的,在上交国家和救鱼中纠结了一下。最终,想到这样漂亮的人鱼被解剖的样子,还是决定知恩图报,把他拖回去。

    好在这是旅游淡季,沙滩上人很少,加上人鱼出水的位置很隐蔽,目前还没任何人发现。

    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把他(因为没胸,所以猜测是雄鱼)拖回了好友借给她住的房子。

    她那个富婆姐妹,听说她要来M海边放松,就给了她一把钥匙,说在海边有个小别墅,她可以住这儿。

    在网上查找了海洋的盐水比,调好了一池仿真海水,把人鱼推进了泳池。

    滴滴,手机响了——编辑又在催稿了,杜鲛看了眼沉入池底的人鱼,耳鳍舒张还活着。决定还是先把画稿交了。人鱼再美,也没有毛爷爷重要。

    安鲁斯缓缓转醒,幽蓝色的眼里映入晃晃悠悠的海鸟,哗啦起身,水珠顺着分明的肌肉纹理滑落,海藻般墨蓝的长发垂到了腰际。

    伤口被包扎了,纱布渗着血,还有个愚蠢的蝴蝶结。恍若神祗的人鱼手一抬,与美丽的外表毫不相符的尖锐指甲划破了纱布,染血的布料被随意的丢出池水。

    草草吃过晚饭,杜鲛合上电脑,从落地窗望出去海边正是落日西沉的时候,橘红的夕阳大片铺满海面,碎粼粼的波光像人鱼的鳞片,又像揉碎了的金子。

    想起那条昏迷不醒的人鱼,她决定去看看。

    “啊啊,你醒了!那个你会说话吗?”

    “或者你要吃东西吗,冰箱里还有些鱼,金枪鱼吃吗?要不叁文鱼?”

    人鱼不为所动,靠在泳池边上静静的像一尊雕塑,墨蓝的发丝随水飘动,腰上的伤口被泡的发白,杜鲛有些担心伤口感染,试探着接近他,用尽可能慢的语速说道。

    “我没有恶意,伤口需要包扎,不然会感染的……”

    人鱼不耐烦地摆动了下尾巴,拍起的水花溅了她一脸,淡粉的唇瓣微张,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妙声音袭击了杜鲛的耳膜,像乐曲又像低语,直到她听清了其中的内容。

    “聒噪。”

    杜鲛:……这怎么和想象的剧情不一样,漂亮的人鱼应该感谢她的救命之恩,然后达成人类和自然和平共处的大团圆。

    “我聒噪?既然你会说人话,就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吧,还嫌我聒噪。”

    回应她的是人鱼的冷眼,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独得神恩赐的绝美脸庞此时做出讽刺的表情。

    到底是谁救谁,快要淹死的女人救了海里的人鱼?

    “行行行,是你先救的我,我们扯平了,你养好伤就快走。”不然让科学家把你抓去切片!最后一句话杜鲛默默吞进肚子。

    毕竟这条人鱼真的好好看,冷白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娇花一样的唇瓣。简直就是——耽美漫画里的绝美受……杜鲛眼睛一亮,对了!她最近的漫画题材不是还没定,这不是现成的?

    安鲁斯就看见这个不太聪明的人类雌性吧嗒吧嗒跑进屋子搬了个板凳出来,一边贪婪地盯着他,一边手上写写画画。

    虽说长发遮住了大部分裸露的身材,但块垒分明的腹肌还是能略窥一二,明明已经没穿任何衣服,他却感觉她的视线正在一件件剥离他的衣服。

    烦躁的一甩尾巴,人鱼沉入池底。

    由于隔得比较远,这次杜鲛没被水花波及,还看到了头发下的身材,她兴奋地在画纸中人鱼的胸膛点上两点粉红。

    猛猪出栏:我回来了,想写点开心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