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月 - 1贰3yùsんùщù.cом 塞壬(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晚,粉丝们惊喜地发现太太开新坑了。

    一根老黄瓜:这次主题是绝美人鱼受和黑皮骑士攻!

    随之附上一张彩图,高大的骑士单膝下跪,低头望着海里的人鱼,人鱼也抬头与之对视。骑士温柔握住人鱼被风吹起的墨蓝发丝,说不尽的缱绻。

    对家没粮:嗷嗷!!!太太太棒了!!!!

    我磕的cp是真的:人鱼,xxx会变成人吗?

    半夜爬墙:黑皮!黑皮好帅啊!!给我淦哭人鱼!

    ……

    把图po上去才短短几分钟,就多了几十条评论,杜鲛笑得一脸猥琐,统一回复:你们想要的姿势通通有。她的主业是一家主打少女漫画的公司的画手,平时也会在网站上画一些耽美(黄)漫画,能够把过不了审的剧情呈现出来,还能赚点外快,何乐而不为呢。

    因为格外脑洞大开的情节,杜鲛也收获了不少粉丝,毕竟谁不爱看帅哥笑,看帅哥哭,看帅哥笑着把帅哥弄哭呢?

    半夜刮起了大风,呜啦啦的风好像要刮掉房顶,落地窗被骤雨拍得砰砰作响。杜鲛被吵醒了,打开床边的小台灯,落地窗外是疯狂摆动的树影,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狂风连根拔起。

    把人鱼留在狂风骤雨的室外实在有些虐待动物的嫌疑,趿拉着拖鞋,杜鲛准备把人鱼大爷挪到室内。

    为了抓他,他们还真是争分夺秒。安鲁斯冷眼看着慢慢接近的黑影,伤口被紧绷的肌肉拉扯得有些疼,锐利的尖牙和利爪已经蓄势待发。⒴цsнцωц.o🇳🇪(yushuwu.one)

    “外面雨这么大,要不你进去泡着?”

    雨声很大,但比人类高出五倍的听力让他能清楚听到身后人类说的话。

    感觉到周围气息的消散,安鲁斯才放松了精神,回头去看那个吵闹的人类,她笨拙地控制着快要被狂风吹跑的伞,看起来比沙滩上的海龟还要费力。

    不过多亏了她,毕竟他们可是秉持着绝不靠近人类的原则。

    心念一转,人鱼忽然到了她身前。

    一楼有两个房间,每个都配有双人浴缸,虽然对人鱼来说有点短,但也足够了。二楼有一个巨大的按摩浴缸,杜鲛刚来就一眼看中了,于是就挑的这间房。

    看着全须全尾泡进去的人鱼,她有些迷茫,人鱼是怎么上楼来着?又怎么会在她房间的浴室?她的脑子里只记得人鱼突然接近,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如同蓝宝石,又像不停涌动的海水,深深浅浅的蓝炫目不已。

    “多了。”

    “哈?”

    杜鲛脑子还有些宕机,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滑溜溜的鱼尾缠住了她的手,冰冰凉凉的又十分柔软。

    倾倒的动作被制止,细白的盐粒在袋口悬崖勒马。

    再看装盐袋子,已经空了大半。意识到该加水的杜鲛尴尬地打开水龙头,富有韧性的鱼尾这才放开她的手。湿润的触感有点类似于人的肌肤,她的视线忍不住追随着尾鳍。完全展开的尾鳍由半透明的薄膜粘合而成,在灯光下是清透的碧玉色,又轻又柔。让她想起了志怪小说里的鲛人纱。

    尾巴的一部分被捉住了,与鱼尾迥异的人类肢体像寄生的藻类附着在鱼尾表面,安鲁斯抬起深蓝的眼眸有些不悦,这位人类雌性显然还没意识到这是一种类似调戏的行为,还在赞叹美丽的鱼尾。

    想了想自身的处境,安鲁斯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要一尾巴拍开她。

    谁知道她居然变本加厉,摸了尾鳍还不够,顺着鱼尾的鳞片往上,要见她的手就要摸上腹部的鳞片,安鲁斯终于忍无可忍地拍开了她。

    巨大的水花把杜鲛浇了个透心凉,还在想着美人鱼的鳞片该怎么画的尽职耽美画手一下子打了个喷嚏——还是对着那张绝美的脸打的。

    “人类。”安鲁斯直起了身子,脸上酝酿着乌云,“出去!”

    “不要以为你是人鱼就了不起。”本来把喷嚏打到人家脸上杜鲛还有些不好意思,关键是这条人鱼美是美,开口总是这么居高临下,好像她把他祖宗十八代做成生鱼片了似的。

    “你们人鱼还没上国家保护动物名单呢。”

    “在人类出现之前,没有濒危动物。”安鲁斯忽然探出身子,鱼尾像蛇一样盘绕,白到发亮的五指猝不及防地握上了她的腿,冰凉的指节向上游移,杜鲛被冻得一个瑟缩,吞了口唾沫。

    “你,你干嘛?”

    五指明明抓的不紧,她却无法挣脱,冰凉的触感逐一掠过小腿、膝盖、最终虚虚停在大腿内侧。只差一步之遥,就能碰到女性最隐私的地方,不带任何情色的抚摸却让她忍不住脸颊泛红。

    “重复你对我做的事情。”

    夭寿了,原来自己刚刚差点摸到人鱼的xx吗?还觉得人鱼颐气指使,没想到先冒犯人家的是自己啊,如果是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摸,恐怕早就踢爆他蛋蛋了。

    杜鲛深刻反省,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把人鱼跟人类画等号,在尊重方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

    “你的尾巴很漂亮,手感也很好。”

    她决定说点什么来弥补,却发现安鲁斯脸色越来越不好。

    在脑子里换算了下人腿和鱼尾,这不相当于在说,美女你的腿真好看,摸起来也很滑。

    完了——不知不觉又耍了一次流氓。

    安鲁斯淡粉色的薄唇紧抿,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样子,杜鲛识趣地在又被浇个透心凉之前溜了出去。

    作者有话说:复活节,我复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