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月 - 1贰3yùsんùщù.cом 塞壬(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的租客不见了。

    照常醒来,打开手机看看今天有没有瓜吃,冲了会儿浪,却没听到往常熟悉的水声。这条人鱼挺爱干净的,早上自己会换水。

    杜鲛揉着眼睛走向浴室,一眼就看见浴缸空空的,一片鱼鳞都没有,置物架上还留着半袋盐,平板也好好的放在一旁。

    走就走了吧,虽然有点可惜见不到这样好看的脸了,但是人家也不是人类,总归要回归家园嘛。把平板拿回房间,杜鲛开始洗漱。

    挤上牙膏,他该不会因为收租这件事走了吧,她也不一定要他给钱啊,反正在她假期的这个月,她还是很乐意跟他玩的,毕竟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也见不到一次人鱼呢。

    “嘶哈——”薄荷味的牙膏碰到嘴唇,痛的她一激灵,怎么回事?咬着牙刷,她凑近镜子,嘴巴上多了个鲜红的小口子,难道是太干燥开裂了?

    舔了舔嘴巴,还是软软的,也没有死皮。

    那肯定是昨晚她梦见吃东西,吃得太香把自己嘴巴咬伤了,解释合理,杜鲛也没再管这个伤口。

    她好几天都没更新漫画了,昨天那个美人落泪的场景又给了她新的灵感,得赶紧画下来。

    拿着画板,她下意识往浴室走……哦,人鱼已经回海洋了,敲了敲自己的头。⒴цsнцωц.o🇳🇪(yushuwu.one)

    要不说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才相处了一个周多点,她就习惯了吃东西的时候给他也准备一份。

    在屋里画了几天画,眼看着这个假期就要结束,而她一直宅在别墅里和在家没有丝毫区别,这不是浪费了宝贵的假期吗?

    杜鲛一拍桌,不行,她得出去玩儿!刚好她大姨妈昨天结束,查了查手机,明天是大晴天,适合游泳。

    选好了泳衣,露背露胸好身材一览无余,基于上次的惨痛经历,她这次学聪明了,带了一个游泳圈。

    大海我来了!

    白色的挂脖泳衣清纯又甜美,美背和乳沟性感又诱惑,自拍了几百张之后,她终于下水了,在拒绝了几个热心教她游泳的男士后,杜鲛扑腾着泳圈到了没这么多人的地方。

    阳光正好,她放松地瘫在海洋里,感受着海水的律动。

    一个凉嗖嗖的东西搭上了她的腿,杜鲛以为是海草,蹬了蹬腿,没蹬掉。

    游泳圈被什么东西一扎,噗嗤漏气,腿上的东西发狠往下拽她,杜鲛嘴都还没来得及张开就被拖下了海。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彩色的鱼群迅速从她眼边晃过去,还有渐渐远去的人声,她意识到,这玩意儿想把她往深海拖,杜鲛极力往人群那边游,但这点力气对拽着她的东西来说如同螳臂挡车。

    很快,一点人类的声音都没有了,“它”停在了鲜艳的珊瑚丛边,杜鲛终于有机会回头看这东西的真面目。

    绿色的鱼尾,尾尖是又轻又薄的纱,鳞片会反射五彩的光,还有……人的上半身,美丽又冷漠的脸庞。

    是一条人鱼。

    杜鲛陡然松了一口气,回想着那条蓝尾巴的傲娇人鱼,他们应该是可以和人类交流的。她动了动还被他抓着的腿。

    “那个你好啊,我……”

    等等,她怎么能在水里说话??!!杜鲛猛地捂住了嘴,生怕自己把为数不多的氧气耗光了,不对啊,她刚刚被拖下来,至少游了叁四分钟,她憋气最多憋一分钟。

    手掌松开,她吐了口气,圆圆的气泡浮走了,但是水并没有涌进她的口腔,她试着吸了口气,没有呛水。

    她好像,可以在水底呼吸唉!杜鲛欣喜若狂,下一秒,她就被捆上了。

    绿尾巴人鱼扯了几根海草把她结结实实绑了起来,然后扔到珊瑚丛边。

    “绑我干嘛,囚禁公民人身自由是犯法的!我从来没有害过人鱼啊!”

    那条人鱼没有理她,对着一个地方张开了嘴,杜鲛听见一声又尖又利的叫声,或许叫声波更适合一些,一阵强势的声波震得她脑子嗡嗡的,比得了脑震荡还难受。

    他是在叫同伴,另外几条赶来的人鱼,证明了杜鲛的推测。

    一共来了四条人鱼,一条紫色尾巴,一条红色尾巴和两条黄色尾巴。

    他们同样美丽,也同样冷漠,打量着她,像打量一只待宰的羔羊。

    她试图跟他们交流,但他们毫无反应,只和彼此说话,她看见他们的嘴张张合合,最后那条红尾巴的人鱼抓着她,游到了一个石台上。

    人鱼的手和人类近似,都是五根手指,但是指缝有肉膜连接,更像青蛙的脚蹼,而且摸在人身上黏腻非常,杜鲛被抓着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忽然想起了那条嘴毒的人鱼,他的手指就很好看,一点也不像这几条人鱼。

    “我,我认识你们的同族,他尾巴是蓝色的,我们是朋友!”

    杜鲛在石台上蠕动着身子,奋力坐起来,跟他们解释,石台看起来就是进餐的好地方,她一点也不想成为一碟菜。

    人鱼们充耳不闻,反而把一团海草塞进了她的嘴,土腥味和咸味立刻充斥了她的口腔。

    杜鲛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恐惧,也因为寒冷,深海温度比海面低一些。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很快,杜鲛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他们围绕着石台,在吟诵什么东西,虽然她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和世界上所有的信徒一样虔诚。

    他们在祭祀,而她就是这个祭品。

    杜鲛瘫倒在石台上,望着头顶深蓝的海水,有些绝望,妈的她就是跟海洋犯冲是吧,第一次溺水,第二次直接被祭祀。

    傻逼人鱼,跟他们比起来,那条泼她水还一口一个人类的人鱼简直是小天使,至少他不会对她造成生命危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