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月 - 塞壬(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鲁斯耳鳍一动,他听见了人鱼的声音,表示迅速集结,难道他们还没学聪明?

    鱼尾一摆,柔韧的身躯往声源地游去,墨蓝的鱼尾已经全是光滑的皮质感,没有一片鳞,墨蓝的卷发也变成了纯黑。

    如果有同族在,就会感叹安鲁斯已经是一位完全成熟的海妖了。

    海妖,或者塞壬,西方神话故事里的角色,他们的歌声有着不可抵挡的诱惑力,会扰乱船只方向,迷惑水手成为他们的腹中餐。

    也有这样的说法,塞壬其实就是人鱼,他们都有鱼尾和人的上半身,以及不可复制的美貌。

    几条人鱼念完,杜鲛已经躺好等死了,她紧紧咬住海草,只希望这几条人鱼下嘴利落点,让她不要那么痛苦。出乎意料的,疼痛并没有来,他们甚至解开了她腿上的海草,还扯出了她嘴里的海草,给她喂了什么东西,然后又塞上了海草。

    她太吵了,他们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红人鱼冰冷的目光落在杜鲛的双腿上,潮湿的蹼爪伸向了她紧闭的双腿间,每根指爪上还有着尖尖的指甲,杜鲛毫不怀疑,这玩意儿能把她戳出血,她挣扎着后缩,一边一条人鱼按住了她的腿。

    被迫呈现双腿大开的姿势,就算有连体泳衣的遮蔽,也只不过是一爪子的事,红人鱼尖尖的爪子对着裆那里轻轻一划,布料从中裂开,露出饱满的丘阜,细细的绒毛像随波而动的海葵一样柔软。肉瓣是浅粉色,还在微微颤动,人鱼看得变了眼神。

    私处被暴露在五条人鱼面前,杜鲛又羞又怒,巴不得破口大骂,可惜嘴里的海草只能让她发出唔唔唔这种微弱的声音。

    操他妈,这些人鱼哪里是祭祀,明明就是要轮奸她。

    红人鱼示意旁边两条人鱼放开她,杜鲛被压在后面的手试着撑起身体,手肘用力,身体终于坐了起来,然后这条该死的强奸犯人鱼就抓住了她的身子,他鱼尾的下半身,紫色的棍状物探出头来,很明显这就是人鱼的阴茎,。

    人鱼抓着大腿,把她抬了起来,然后保持着张开的姿势往他的阴茎上撞,杜鲛反抗,拼命蹬腿想摆脱,长着尖利指甲的爪子陷进白皙的腿肉,猩红的血液出来的瞬间便消散在水里。

    她根本连动摇他的动作都做不到。

    一腔怒火和羞愤只能化为不甘的泪水,被压抑着的恐惧也达到了顶点,她很害怕,突然被拖进海底,还要面对异族的奸淫,甚至是死亡。她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二十几年来经历过的最奇怪的事也只是捡了一条漂亮的人鱼。

    无声的眼泪融入海水,红色,模糊了她的视野,腿上的力道一轻,她连忙收紧双腿,通过水流的流动和声响,感觉到有东西撞到了旁边的礁石。

    还有刺耳的声波,但很快就被打断,红色更深了。

    杜鲛蜷起身子,死死把背抵在石头上,她不敢动,怕杀死人鱼的东西发现她。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她的脚,把她拖了出去。

    蓝色的眼睛和蓝色的尾巴,是那条人鱼,她认识的人鱼。

    安鲁斯的眼神由冷漠变为了些许的疑惑,这个人类怎么会在这里。

    准备灭口的手收住了。

    杜鲛如同看见了救世主,扑了上去。

    安鲁斯替这个人类解开了绳子,扯掉了她嘴里的海草,然后这个脸色苍白的人类就紧紧抱住了他,双手环过他的腰,头埋在他的胸膛上,身子不停颤抖。

    她……好像在哭?

    人类,果然是感情过于丰富的生物。不知怎么,心里想的嘲讽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感觉到胸口滚烫的温度,安鲁斯回忆着不太多的人类的知识,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人类喜欢的安抚动作之一,摸头。

    但是好像并没有用,她抖得更厉害了。

    安鲁斯游到了岸上隐蔽的地方,把她放了上去,杜鲛拽住他的手不肯松。

    “我的……内裤破了。”

    她眼睛红着,声音又沙又小,简直比受惊的幼崽还可怜,虎鲸的幼崽受惊过后都没这么胆小。但是一出水,她身上的气味更明显了,逗弄着他成年之后更加敏感的嗅觉,从未有过的体验开始苏醒。

    “人类就是麻烦。”

    长长的尾巴一甩,安鲁斯潜入水中。

    他走了,杜鲛看着海上的波纹,不敢离海太近,也不敢走上岸,只能在及腰的海水里呆呆站着。

    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虽然知道人鱼没有护送她到家的义务,但是这种被遗弃的感觉太浓烈了,让她变得柔弱。

    安鲁斯一浮出水面就看见这个人类又在哭,眼泪啪嗒啪嗒落在海水里,呜呜咽咽的。

    哭得他好心烦。

    一条具有热带风情的泳裤被丢在杜鲛面前,她傻傻的抬头,看见安鲁斯穿着同样花花绿绿的泳裤,他的鱼尾变成了人腿,卷发搭在胸前,玉白的肌肤配着立体的五官,在阳光下恍若雕塑。

    “娇气的人类,走吧,送你回家。”

    杜鲛擦干眼泪,忙不迭地穿上泳裤,抬腿间,安鲁斯看见她赤裸的腿心,濡湿的花瓣随着抬高放下的动作一张一合,嫩生生的,像藏在蚌壳里鲜嫩的蚌肉。

    在她把视线移过来的瞬间,安鲁斯有些不自在地撇过头。

    人类的生殖孔,怎么不一样。

    作者有话说:一个大浪打过来,两位男士痛失泳裤。

    下章吃肉(?)我尽力叭,咸鱼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