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多采撷(公媳) - ⅹγùsんùωēη.ⅽòⅯ 歹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暑气渐渐褪去,转眼便要入秋了。

    戚刚从前院跑来,说秦二爷在前厅候着呢。

    这秦二爷,唤作秦方升,在当地有些小财,没有什么根基。和宋勋承在风月场上相识,偶有来往。在外人眼里,倒是秦方升攀上宋勋承这根高枝,在阳平境内,也成了无人敢欺的主。敛了些钱财,愈发讲究派头。

    “五爷这一路奔波,须得好好犒劳犒劳。”秦方升笑着说,一袭长袍,握一把折扇,有几分装模作样的斯文。站起身来,作了个揖。身后却是跟了五六个小厮丫鬟。秦方升不过中人长相,又矮了宋勋承半头,人比人,到底差了几分。

    “哪有那许多功夫。”宋勋承笑着在主坐坐下,看着秦方升的做派,习以为常,“我这刚从京里回来,方升这是一刻也不放过我。”

    “哪里是我不放过五爷。”秦方升摇着扇子,“五爷一年在这庄上的日子本就不多。我自己一人去桂芳苑消遣,倒是一个个缠着我问五爷何时能回来。

    宋勋承靠着椅背笑得爽朗,“你着秦二,只管让人唤了人过来便是。”

    秦方升点了小厮去传话,跟着宋勋承进了内院。秦方升知他后院无主人,来来去去也无所顾及。Yǔzℎáì⒲ǔ.ρ⒲(yuzhaiwu.pw)

    两人谈笑着穿过门廊,秦方升一回头,却看到一个穿着浅绿色袄裙的女子和一丫鬟打扮的女子相偕,款款走来。女子身形苗条,腰肢远远望去,不堪一握,却是盘坐妇人发髻,心下诧异。

    “五爷,那是…”宋勋承顺着秦方升的目光看去,一时也摸不着头脑,女子侧着脸和丫鬟不只说了什么,抿嘴轻笑了一下,顾盼之间,眉目颇是灵动。

    “爷,是少奶奶。”戚刚适时的凑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宋勋承点了点头,“今日外人在,你且让她避开。”想想回来了这么些日子,两人竟是没有正经打过照面,又说道,“让她明一早来敬茶。”

    回过头,笑着拉起秦方升往院里走,“是我那儿媳。”

    迈过门槛,却是不自觉的侧头看了一眼女子相偕而去的背影。

    另一头桂芳苑的姑娘们听了五爷回来了唤她们上门来。自是欢欢喜喜的到了庄子上来。五爷骨子里富贵人家的毛病,却是最喜看一双素手在琴弦上翻飞,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唱着咿咿呀呀的江南小调,好不快活。又遣人唤了蝉月来。

    这秦方升才远远望了一眼奚秀兰,心痒难耐。这会儿看到仆从掀了帘子,迈进来的女人,二十出头,鹅蛋脸,柳眉杏目,倒是个端庄典雅的美人。才知道这事宋勋承常年住在京里的姨娘,暗道这宋五艳福不浅。

    闲话几句,不多时,桂芳苑的姑娘们便到了。

    桂芳苑的周湘儿是秦方升的相好。进了门,便径直坐到人怀里。周湘儿偷偷瞧了几眼宋勋承,心道从前只听姐姐们自己垫了脂粉钱,上赶着去贴那穷酸秀才,做尽傻事。见了五爷才知道,若随便那个男子有五爷半分姿貌,一生碌碌无为,怕也是衣食无忧。只是这五爷听曲时,从不逾越,让周湘儿讨了几回没趣,心里却还是惦记。回过神来,却看秦方升,兴致缺缺,不知在想些什么。换了声二爷,娇软的倚入怀中,任人采撷。

    秦方升握上女子的腰肢,熟门熟路携着人便去了侧房。

    黄铜拉丝的香炉置于床榻两侧,冒着一缕白烟,倒是苦了守在床则的几个小厮。薄纱帐幔里,男人一只手握着嫩乳大力揉捏,埋头在另一侧,吸吮着。周湘儿指尖绕着发丝,挺腰回应着,笑得娇媚。“二爷何故总要点着香?气味这样浓,熏得人难受。”

    只挑起下巴堵上了人的唇,津液痴缠,啧啧有声,“如此才不怠慢了湘儿。”

    周湘儿抬手勾了男人的脖子,“二爷你快些,痒的难受。”却是声音娇颤。

    男人却是不急反笑,“哦?倒是哪里痒?”

    周湘儿伸了一只手只往身下花穴摸,却是沾满指尖,早已湿透。

    秦方升吐了些口水在掌心,握着龟头涂抹了上去,奸笑道,“你这骚妇,却是这般急不可耐。”言罢,扶着肉棒在穴口摩挲,挺身插入进去。

    只听女人一声浪叫,握了双足架在肩上,一下下顶颠弄着。

    十指染的红艳,推在男人胸上,“二爷,轻些。”不觉加紧双臀,挺腰迎合。

    只淫笑道,“你着婊子,轻些如何能喂饱你。”

    这催情的香点的这样浓,男人闷哼着蛮力耕种,淫词艳语不绝于耳。

    空出手来,掰开女人臀瓣,“你倒是会夹,搅得爷如此舒爽!”

    周湘儿浑身酸软,只觉小腹深处,如千百只蚂蚁啮咬,忍不住挺腰扭动。

    竟是不受控制的滋出水来,喷到了男人的小腹上。

    臀瓣上被人狠狠揉捏了一把,只听男人笑骂道,“你这骚货,被爷操的如此舒爽,竟滋出这般多的水来,哈哈哈哈。”

    周湘儿却是连连讨饶,“好二爷,湘儿受不住了,您且饶了湘儿吧。”

    “可还敢在爷的怀里,惦记那宋五?”

    周湘儿心道不妙,正思索要如何回应。

    却听那秦二絮絮骂道,“那宋五除了投了个好胎,生了副皮囊,却是哪里比得过爷?倒是艳福不浅,过的这般滋润。”

    周湘儿知他狂妄,只温声提醒道,“爷当心被人听去。”

    秦方升听了这话却是猛地发力捣弄。

    “啊!”周湘儿被捣弄地惊呼一声。

    “听去又如何?我难道怕他不成?”抵着床如老牛耕地般闷哼着,腥咸灼热尽数射进周湘儿小腹之中。

    唤一声来人,待人掀起幔帐,翻身坐到床边,只等着小厮蹲下托着鞋子,抬了脚,又有丫鬟上前,趴在胯间,拿了缎帕给小腹腰间擦拭干净。这才起身,懒洋洋地披了衣袍。

    一副做派好不夸张。独留那周湘儿满身红痕,迷迷糊糊累到在床上。

    铜炉里的香燃了七七八八。秦方升靠在浴桶里,心下只觉自己勇猛异常,甚是威武,不禁思忖道,这宋五一个儿媳,一个姨娘,都是妙人,到底要摘一个尝尝滋味。

    *

    吃肉的大肥章!

    首发: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