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多采撷(公媳) - 念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奚秀兰这一早来,却正赶上宋勋承晨练完正在沐浴。初秋的天气还残留些暑气,宋勋承浑身舒爽,泡的久了些。

    正待人服侍穿衣。

    却看戚刚那小子凑过来,笑着说,“爷,少奶奶来了,您忘了昨个,您说让她今早来的。”

    “你这小子,何故不早点提醒爷。”自己理了衣袍,走了出去。

    奚秀兰这一等,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眼见日头越高,她起了一大早,不小心惊到了宋平康,又发了一通无名火,耽误了些时间,早饭也没来得及吃。看着戚刚来回跑了几趟,守在一边陪笑,倒是个机灵的。

    高大的身影终于从侧厅绕了过来,撩了袍子,在上位坐下。奚秀兰端了茶起身上前,娇娇柔柔地喊了声:“公爹。”

    双手捧了茶递到宋勋承眼前,腕上一对碧绿的翡翠镯子,乌黑的秀发挽做妇人发式,低着头,流苏的耳坠顺着垂下,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宋勋承不想女孩儿的声音竟如此悦耳。低头打量着堂前低着头的女孩儿。

    宋勋承上次见她,还是奶妈徐妈妈带了人让他相看。彼时将近年根人来的匆忙,小姑娘穿着灰旧的棉衣,皮肤黑黝黝地,只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站在厅堂中间,像只受惊的小鹿,眼神躲闪,却是始终是怯生生的。回话是也是声音发颤,声音小的让人听不清。

    他印象中十六岁的女孩儿,早该出落的丰韵了,便是他的发妻,差不多的年纪也是婷婷而立,楚楚动人。

    不想不过叁年时间,同一个厅堂里,脱胎换骨,仿佛换了一个人。

    宋勋承从前是不信这些算命的,如今确实不得不信。

    “公爹。”奚秀兰又叫了一声,抬起头来,落落大方的笑了。宋勋承后知后觉地接过了茶杯,目光留在奚秀兰鬓上宝蓝色的点翠簪子上。

    女人抬眉抿嘴轻笑了一下。

    奚秀兰两颊还有些婴儿肥,鼻梁高挺,侧上方,若隐若现的一点痣,显得整个人无辜又有几分娇俏。一双小鹿眼,眼尾微挑。并非正统标志的美人,可举手投足间却别有一番韵味。

    宋勋承空置的手,无意识的握了握拳,莫名有些局促,匆忙的举起茶杯抿了一口。

    “儿媳且坐,我儿身体不好,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宋勋承把茶杯放在一边,笑着开口。

    “公爹见外了。相公身体不好,公爹也不常在庄上住,倒是秀兰不懂礼数。”说完抬头看了一眼,不觉愣了。

    男人端坐在主位,正含笑看着她。

    穿过堂前的风,残留了几分燥热,树叶一阵沙沙作响。奚秀兰抬手将两鬓的碎发夹到耳侧,别开了眼,脑海里浮现出男人在窗下仰卧的姿势,还有那胯间骇人的物件,只觉魅惑。

    宋勋承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看着奚秀兰红着耳朵别开了头,只道女儿家害羞。心里却是高兴的,这儿媳他甚是满意,举止言语都让人觉得心坎里痒痒的,很是舒心,心道,有如此娇妻在侧,只盼我儿快快康复,夫妻两人琴瑟和鸣。

    看着儿媳面颊绯红,倒是坦荡地笑了笑。

    两人闲话几句,皆是宋勋承询问宋平康的近况。奚秀兰心想,原来自己这公爹对宋勋承甚是上心。

    日头渐高,奚秀兰告退,起身时,却是眼前一瞬煞白,险些跌倒。一旁的小丫鬟兰香连忙扶住她。

    另一侧,却是被一只灼热有力的手掌托举着,那感觉甚是异样。缓了一会儿,眼前清明了些,睁眼便看到,男人关切的望着他。

    奚秀兰半倚在男人肩头,宽厚结实,身上是晨起沐浴后的清爽,与她从前对男人所知全然不同。

    无端的想起宋平康那句,倒叫你守了活寡,下意识里抿了嘴,不知道那东西是何等滋味。

    宋勋承看着她脸色煞白,低头蹙眉,“可是哪里不舒服?”

    倒是一旁的小丫鬟脆生生的开了口,“老爷,少奶奶来得急,不曾吃早饭。是老毛病了,歇一会儿就好。”

    宋勋承点了点头,单手拖着人坐下,就松开了手。

    那手掌离了胳膊,却还残留着温度,心下空空的。

    抬头却看宋勋承正与小厮交代些什么,心思并不在自己身上,一瞬失神。

    看着男人的侧脸,心道,为何我被困在这庄院里,又拘泥于种种规矩,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