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多采撷(公媳) - 熟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隔日大早,正巧下面送了些新鲜蔬果。奚秀兰挑拣了些,带上兰香去了宋勋承的院子。

    兰香年纪小,也是个心性活泛的姑娘,两人名字中都有兰字少奶奶却不让她避讳,两人不像主仆却更像密友,说道,“少奶奶何必跑着一趟,老爷这里自是什么都不缺的。”

    奚秀兰今日专程穿了新裁的袄裙,整个人清丽动人,侧头说道,“是贵在心意。”

    “这话说的在理!”忽听院内一人朗声应和道,正是宋勋承。

    奚秀兰原怕自己来的鲁莽,听罢笑了笑,放了心。

    刚绕过照壁,却看男人站在院中随手递了毛巾给小厮,笑着望向她问道,“儿媳今天可吃了早饭?”

    奚秀兰笑答吃过了。

    “再与爹爹吃些吧。”宋勋承随口说道。

    早饭却是叁个凉菜六个热菜,兼一甜一咸两道汤品,好不奢侈。戚刚拿了碗正要替人舀汤,却被奚秀兰接过,“我于公爹盛吧。”

    十指粉嫩透红,端了小碗放在宋勋承面前。

    男人连声叹道,“好孩子,好孩子,爹爹却是从不曾享受过这般天伦之乐。”自己活了叁十余载,同龄人有的已抱上儿孙,却是妻儿在侧吃一顿团圆饭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奚秀兰不想男人这般容易动容,“公爹勿要这么说,相公近来精神颇有好转,公爹天生福相,往后多得是福气。”

    宋勋承看着这儿媳心里却是越发欢喜,眉目里满是慈爱怜惜,“倒真是平儿的福气了。”

    奚秀兰余光看着男人进食,动作干净利落,骨子里却透着端庄悠闲。随手捡了一串带来的葡萄,细细的剥了皮,却是味道浓郁,真是好吃。

    又剥了一颗,半起身迈进了一步伸手递到宋勋承嘴边,“公爹尝尝,甜得很。”

    “都是汁水,您张嘴就成。”

    宋勋承顺势低头张嘴,他自幼也是丫鬟婆子堆里长大的,不觉有异,笑道,“嗯,是怪甜得。”

    抬头却看,儿媳望着自己眉眼弯作月牙。

    奚秀兰低头自己吃着,又时不时剥了递到宋勋承嘴边。两人原本隔得有些距离,奚秀兰却是不知不觉移到了男人身侧。

    戚刚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并肩而坐,男人一会低了头凑到女人手边含了葡萄,两人具是容貌出众,眉目相触都含了笑意。明明是一个知礼,一个坦荡,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奚秀兰自此几乎每日都来,宋勋承无事,两人便一来一往,唠些闲话。眼看人有事忙碌,就很是识趣的避开。两人相处倒也舒服,熟识了起来。

    宋勋承吃了早饭起身,却看奚秀兰正侧着脸看他,“儿媳怎么了?”

    奚秀兰心想,总不能说公爹这个角度英俊不凡吧。

    开口说道,“公爹,能不能莫这样唤我,总是’儿媳,儿媳’。”说着端坐起身子,模仿起宋勋承的神色。看着男人眼里的笑意,也抿嘴笑了,“公爹总这般端着架子,让人不敢亲近。”

    “你这丫头,嘴上说着不敢,心里可有半分不敢?”男人一面净手,侧头看她。

    “哎!”奚秀兰笑着应了一声,“秀兰心里是畏惧公爹的。公爹今日可有事务要忙?”

    “要给京里去两封信,你留下也无妨。”宋勋承说。

    “我给公爹磨墨可好,戚刚这家伙看着机灵却是个手笨的。”一面说着站起身来。

    “少奶奶自与五爷亲近,又何故埋汰小的。”戚刚在一旁应景得接了一句,抬头看到那奚秀兰身后梳了垂挂双髻的小丫鬟正捂着嘴偷笑。

    宋勋承朗声大笑,“奚丫头来吧,这小子确实是个手笨的。”

    心头觉得这屋子都亮堂了几分,难得少有的温馨。

    宋勋承坐在书桌前提了笔,却看奚秀兰在砚台了点了水,动作很是生疏。奚秀兰只在旁边看过几次戚刚磨墨,只觉得不难,却不想水滴的多了,溅到了台面上。

    “你这丫头,倒好意思嫌弃别人手笨。”撂了笔,靠在椅背上看着她。

    奚秀兰看男人也不着急,嘻笑道,“一回生二回熟嘛,公爹勿怪。”

    “少奶奶,小的来吧。”戚刚凑了过来。

    奚秀兰看了宋勋承一眼。

    “让她磨。”男人笑着说,又看了奚秀兰一眼,靠着椅背,闭了眼养神。

    那意思好像是,我知你一时半会儿是磨不好的。

    阳光洒进来,空中漂浮着光柱。宋勋承端在书桌前,行笔游龙,一手行书写的潇洒有力。

    奚秀兰揉了揉酸了的腕子,看着男人眉眼含笑不知何时搁了笔,正看着她。

    忽而心头,咂摸出了几丝酸甜的滋味,抿嘴笑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