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多采撷(公媳) - 祸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色暗了,院子里点上了灯。奚秀兰带着兰香走在石板路上,踩着影子,开心的合不拢嘴,却看兰香一路神色变扭,低着头。

    “小丫头,怎么了?”奚秀兰开口逗她,只觉“丫头”这两个字在嘴角都是甜的。

    “少奶奶,明日换了人陪你来吧。”兰香低着头看着脚尖说。

    “谁欺负你了不成?”

    “那戚刚…净和我说些胡话….”兰香小声说。

    奚秀兰看着人垂头,那里是生气,却是一副少女含羞的模样,笑着说道,“傻兰香。你心里是欢喜多些,还是旁的心思多些?”

    兰香抬头看她,晦暗地灯火下,奚秀兰盈盈地笑着望着她。欢喜多些,还是旁当多些,她倒没有认真想过。

    奚秀兰看着小姑娘一时无措,拉着她说道,“万事你只需要按照自己心意来,不用怕,我去和公爹说,定不会让他欺负了你。”

    兰香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院子里。

    烛火微荡,宋平康刚好醒来,只说身上难受,难得好心情的靠坐在床头,看着奚秀兰拿了毛巾帮他擦身。女孩儿鼻头微翘,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一点黑痣。宋平康注意到,她近来总是打扮的格外用心。

    “你近来忙些什么,我白天醒来,总是不见你。”宋平康开口说道。

    “不过是和兰香出去贪玩闲逛了会儿。”双手却不停,温热的毛巾划过大腿内侧,宋平康下意识的从嘴角溢出一声闷哼。那声音听在奚秀兰耳里只觉得怪异,霎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宋平康本来心头有疑,大喜之下哪里顾得上,“好秀兰,你再摸摸它!“

    “什么?”看着女孩儿呆愣在原地,男人拉了她手摸到胯间的一团软肉,忍不住仰头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奚秀兰不解的侧头看着他,宋平康一边握着她的手在胯间揉搓,笑着和她解释道,“这处是男人的宝器,夫君久病,还未有机会用它。挺立起来甚是骇人,以后包管叫秀兰欲仙欲死。”

    “哦,是吗?”奚秀兰含笑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男子胯间,另一只手也伸过去。虎口相对,将那条软肉捏在手心当中,明明内中无骨,又好像有几分沉甸甸。

    宋平康早已心灰意冷,以为自己此生不能人事。那东西如今不过有了些微的反应,只舒服他头上出了一层薄汗,大口喘息着。连忙拉了奚秀兰的手,不敢再享受。

    “当真这般舒服?”奚秀兰好奇的问道。

    “秀兰不知。夫君这宝器还未挺起,你所见大小不过十之二叁。待他抬起头来,便是人间极乐之事。”宋平康说这话时,病弱的面容上,难得多了几分倨傲的神情,扶着床沿喘息着,“这般舒服却也劳神,你且扶我躺下。”

    奚秀兰扶着人躺下,心下算着,比昨日清醒的时间长了些,也不过半个时辰,心下疑惑问道,“夫君久病,如何知道的这般清楚?”

    “只要是男子,这种事情,如何不知。”整个人笑得狂妄,暗淡无神的眼睛里闪过贪婪的欲色。

    明月在枝头高挂,奚秀兰从主屋出来,回了自己房间。

    宋平康侧卧着,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拢着自己的性器,笑得合不拢嘴,脑海里已是芙蓉帐内,香艳在怀,人间极乐。

    夜深了,房檐上不知何时落了只乌鸦,凄厉地“咿呀”两声。

    却不知多少男人从里到外,也是从这根上开始烂的。

    越是贪心,免不了自食恶果。

    这夜却是一人安眠,一人春梦,两人成欢。

    奚秀兰隔天大早,欢欢喜喜地去了宋勋承的院子,迈进院子,心头微微诧异,今天来的这样早,该是人在院子里晨练的时间才对。忽而听见屋内传来宋勋承的笑声,不由加快了脚步,笑着掀了帘子,“公爹。”

    一时笑容僵在脸上,心道,“是啊是啊,我倒是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屋内的两人原本相倚而坐,女人枕在男人肩头,两人深情亲昵,不知在说些什么。奚秀兰猛地进来,到把人吓了一跳,女子慌忙坐直身子。倒是宋勋承笑着,握了女人的手放在膝头,安抚地轻拍了两下。

    奚秀兰再是不经世事,也看得出女子面容似水,眉眼如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