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多采撷(公媳) - 晦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灼热的呼气喷在颈间,宋平康凑了过来,男人身上是常年卧床尘土的味道,混杂着中药的余味。奚秀兰浑身僵直,贴在颈后的手掌精瘦,宽大的骨节在摩挲之间有着异样的存在感。微凉的手掌是真真切切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

    那个在她印象里瘦到双颊凹陷,总是躺在灰暗的床帐之中的身影。那个静时含笑温润,疯时口不择言,讥笑嘲讽的男人。

    另一只手掌包裹住她扶在石桌边缘的手,一点点掰开,握进手心。男人低头在颈间轻嗅,唇瓣若隐若无的碰触,让人无处可躲。

    “别。”奚秀兰小声说。

    宋平康轻笑,在她脸颊落下一个吻,忽的放开了她,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摆,宋平康虽瘦弱,整个人却高挑,看了眼奚秀兰眉眼微挑,脸上带着些不自然的红晕,笑着说,“进屋来。”

    日头高照,透过窗户,宋平康拉着她走到床边时,安静地让人害怕。整个人忽地被推在床上,仰面躺下。男人瘦弱的身躯压了下来。奚秀兰仰着脖子盯着床帐刺绣的暗纹,听着男人俯在身上清晰的呼吸声,下意识的攥紧了衣摆,隐隐的期待里参杂着恐惧和不甘。

    衣衫被人解开,干瘦扁平的手掌从胸前滑到腰侧抚摸着,男人半撑起身子低头看着她,静静地观赏。不知道是不是这姿势对宋平康来说太过吃力,男人面上涨红,呼吸也好似粗重了几分,是奚秀兰从未见过的笑容,阴森诡异,身上不觉起了鸡皮疙瘩。

    宋平康原本痴迷着掌心细嫩光滑的触感,摸着突然泛起的颗粒清晰的触感,冷笑道,“你在害怕什么?”两指指背轻拍着她的脸颊,“你以为你到我们宋家来是为了什么?跟了爷是你的福分。”

    这话好似有理,有好似全然没有道理,奚秀兰抬眼望向他,轻唤了声,“相公。”言语里又几分哀求的意味。

    宋平康满意地笑了,“我的秀兰生的这样美,定叫你舒舒服服。”翻身坐起,去解腋下长袍的系带,却是越急越乱,缠做一团,烦躁地叫了声,“莺歌。”一直躲在角落的莺歌慌忙跑过来,蹲在床边帮人解开。闪身离开却又不敢走远。

    宋平康半披着袍子爬上床,胸前根根肋骨分明。两腿跨坐在奚秀兰腰腹间,看着奚秀兰咬着唇,如期待受刑一般微侧着头。目光往下,少女的躯体雪白丰韵,两个不大不小的奶团子,顶着两点殷红。腰线紧致,连小腹的肚脐,都格外顺眼。双手扶着腰两侧,忍不住低头,舌尖舔了上去。

    “唔!”奚秀兰下意识的呻吟,只觉浑身一阵暖流,四肢微麻酸软,伸手想要推开俯在腰上的人。

    宋平康得到女人的回应,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兴奋异常,笑得合不拢嘴。他久病在床,又有美妻如此,不知道想了着滋味多久,今日定要体验一番。顺着奚秀兰的力气往后挪了些,直起身子,笑着低头逗弄自己胯下的宝贝。

    猛地看到奚秀兰两腿间一片猩红。

    瞬间冷了脸,大骂道,“晦气!”起身坐到床侧,自己这宝贝好不容易有了些起色,绝没有这么算了的道理,抬头看到乖巧站在角落的人,笑了,抬手指着,说道,“你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