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太子妃:宿主大大求放过 - 第10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慕音立在石桌旁,正跟牧玮交代什么,就看到一个女孩子极其粗鲁地闯了进来。她眸子一眯,倒是认得,是人物资料袋里的一个小郡主,不知什么原因得太后喜爱,便被封了个郡主的名头,十分嚣张跋扈。这会儿倒不知怎么来找她麻烦了。

    慕音:“安柠郡主,按礼制,你本该向本宫行礼。”

    “郡主可是逾矩了?”

    那顾安柠脚步一顿,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

    “你既已嫁予太子表哥为妃,为何还要去那种烟花之地,你让表哥情何以堪?!”顾安柠质问道。

    【521】:“……她喜欢太子。”

    慕音:“……废话。”

    暗恋都能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

    慕音佯端着架子,示意瓷蓝多拿了几盘点心,凑巧鹄黎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仿佛没看见那郡主似的,径身在慕音旁边坐了下来。

    顾安柠见这慕音不守三从四德,竟背着太子表哥养了男宠,气从心来,“你,你……!我定要告诉太子表哥,让他休了你!”

    某太子妃十分不以为意,甚至还贴心的喂了“男宠”一块甜糕,其乐融融。

    慕音笑:“郡主慢走,不送。”

    郡主气呼呼的走了,跑到东宫告状去。

    “小音音拿我当挡箭牌,我还要讨一个甜头。”鹄黎厚着脸皮提要求,某狐狸都要对他这种败人设行为招架不住。

    某人正要蹬鼻子上脸去咬人耳尖时,半路恰巧杀出个程咬金。

    “阿姐……”

    慕音回头,正是她那昏迷了两天的弟弟。

    少年解毒之后气色稍顺,换了身素色的内衣就走出来了,只因听说那个刁蛮郡主又找了他姐姐的麻烦:

    该死。

    慕尧走动还有些许吃力,最后还是被牧玮搀扶着到了石桌坐下。三人一桌,气氛略显尴尬。对慕尧来说,这白衣男子鹄黎自是十分陌生的,况且他刚才还瞧见这人同他阿姐如此亲近不知羞,一定不是什么好家伙。

    “怎么了?”慕音看鹄黎盯着慕尧好一阵子,还笑得十分罪恶。

    鹄黎扣着杯盏,与慕音缱绻着手指,

    “他一定想着如何把我大卸八块。”

    慕尧:……

    【521】:……

    不动声色的慕音:……

    牧玮从身后走上前来,在慕音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又退下身来。

    慕音神色未变,反而眼底的笑意多了几分。慕尧担忧的问道:“可是那太子为难阿姐了?”

    他就知道,那狗太子看慕家不顺眼,连带着对自家姐姐也没好脸色看。

    女子柳眉一弯,笑得甜甜的,“无事,你伤未愈,好生歇息,想想要同我说什么。”

    那少年眸子一顿,攥着衣衫的手不自然地收紧。

    阿姐她……知道了什么?

    经那安柠郡主一闹,慕音也失了兴趣待在府里,于是招了瓷蓝顺便上街逛逛。谁知某位没脸没皮的神医又贴了上来,简直比狗皮膏药还要难缠。

    “小音音,我还以为你还是那么傻白甜连你这弟弟有事瞒你都看不出来。”鹄黎大摇大摆的拿着几个刚买的玉簪挑着在慕音头上试,终于看中了一个,就安在了上面。

    慕音也不管他,边跟系统玩五子棋边分神去看路。

    “我哪傻白甜?”慕音顺着他的话问道。

    鹄黎:“就比如你那姐姐使绊子对付你,你还傻呵呵中了她的圈套,一路给人当垫脚石,最后被人骗的内力尽失,被皇太子推下了悬崖,这些你都忘了?”

    【521】要为她的宿主说句公道话:“这可是宿主大人的任务,那当然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啊。”

    慕音:“你输了。”

    某狐:??!

    “给我去刷厕所三天。”

    狐狸还来不及辩解,就被自己的宿主塞回了系统空间,乖乖刷厕所去了。

    未嫁人前,慕小姐是这邯郸城里大街小巷的常客。成为太子妃后,百姓们再看见慕音穿着便服游荡于街头,也是见怪不怪,甚至还会道声好。

    与一般无二。

    “大人,就是她!你可得为我儿做主啊!”

    慕音蹙眉去看那个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认她的妇人,这时那妇人身旁的官人走近道:

    “慕小姐,可否随小人去慎司堂对峙?”

    “傻白甜音音,又被人坑了啊。”鹄黎摇头表示非常无奈。

    随后几人来到了慎司堂,一个对犯人动刑罚的地方。

    不知哪里走漏了风声,听说太子妃闹出了人命,这会儿被拷到了慎司堂动刑去了已经。走街串巷的伙同了一堆人跑去看戏。

    “不知本宫犯了什么罪,大人要对本宫动私刑?”慕音淡着眸子看向堂上的小官。

    那小官冒着汗珠,瑟瑟发抖地连帽子都戴不稳,猛地一敲惊堂木壮大了气势:

    “带苦主!”

    ☆、民间捕案

    果然,从堂下走上来一对夫妇,那妇人正是之前街上状告慕音的,看那垂首不语的男子,应是她丈夫。

    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担子,担子上的灰衫姑娘闭着双眸,脸色惨淡,七窍流血,周身一片猩红。

    “小女正是被这毒妇给害死的!”那妇人抹着眼泪,恶狠狠的指着闲坐在一旁的慕音委屈道。

    “你可要想清楚,这,这可是本朝的太子妃!”那小官的声音带着颤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