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太子妃:宿主大大求放过 - 第68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混沌的意识稍有些清醒。

    今晚本来就是要来干正事的。

    等了大半个晚上,困着眼等人归,实在撑不住了便兑了咖啡喝,谁知道会更困。

    等到眼皮子要打架时,想起狐狸每天熬夜看小说,于是找了本正火的小说看,正要到精彩情节时,门突然被人敲响了,所以其间不是看书就是吃点心,完全忘了正事。

    要不是这一杯冷水浇醒,还指不定得等到什么时候呢。

    她有些愣的抬眸,对上了男子黑的深邃的眸眼。

    那些早已准备好的话稿纷纷抛诸脑后。

    慕音捧着甜甜的糕点,连锦分明的看到女子之前眸底的困懒散去的飞快。

    只听得女子悦耳的声音响在耳侧,辨不得真:

    “殿下,生辰快乐。”

    “我们和离吧?”

    ☆、终章·下

    慕音捧着甜甜的糕点,笑的随意。

    “殿下,生辰快乐。”

    “我们和离吧?”

    *

    矜贵男子已加冠成年。

    他们成亲已有半年。

    连锦抿着唇,可是牙齿已然咬破了内里的一层皮,铜臭味覆满了鼻腔。

    洞房夜,她也这么委婉说过。

    国师访,那人曾强逼他休妻。

    生辰日,同样的问题再抛出。

    他却难以反口。

    或许是真的不喜欢,才那么坚持。

    他勉强扯了扯嘴角,眸色不深不淡的点了头。

    他怕是疯了。

    *

    当夜,慕音离开了都城,去往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清晨,骄阳缓缓挂上彩云,她寻了棵槐树,抬眸看了眼树梢,满意的在一旁躺下。

    “兑安眠药,分量就依照医嘱上的。”

    【521】操作极快的兑了一瓶满满的安眠药,开瓶倒了50片标准量,其中一条尾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杯子,齐齐将温水和药混在一起,它再用另一条尾巴搅和,清澈的水逐渐变得粉白。

    狐狸倒了一杯给宿主,慕音接过,浅浅啜一口,无甚味道,不甜。

    她很快喝完,将杯子递还。眼皮略显沉的阖上了。

    这时阳光掠过女子冷白的肌肤,系统显示C07的生命值正在快速下降,直至双0降临。

    *

    【系统公告】:监测到宿主C07生命值为0,系统正在估算任务完成指数,请稍后

    狐狸自认这个任务完成度肯定为0,此时难得的不好奇结果了。它偏头,就看见已经灵魂归体的宿主开始活络身体各处,这架势仿佛要算账。

    【系统公告】:【自主业务2568】:接回误入古言小世界的【云锦棠】。系统判定C07任务完成度0,奖惩0。

    【521】丝毫不意外这个结果,只能说是运气不佳,主系统卡bug也能怪自家宿主身上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它就看到C07在系统界面申请了仲裁,控诉主系统的bug。

    系统很快予以仲裁申诉结果。

    意料之外的,还真申诉成功了就。

    并且予以相应的补偿积分值。

    这之后,C07就理所应当的休假了。

    她上报的521天假期终于在开始了没两天后,就又被系统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上次是接人,这次是和其他同事一样抓人。

    专门抓那些乱入位面的数据。

    主系统的解释是人手不够,故而将休假中的她也给拉来了。

    恰逢这几天狐狸在升级,需要闭关充电长尾巴,于是这任务又同那次相似一样只剩了她一人。

    这次还是个古言架空类型的位面。

    C07换了身装扮,通过系统开始查找乱入数据。

    很快,她停在一棵古槐下。女生仰眸盯着落下的余晖,只觉得是系统的导航指错了方向。

    正当她准备再原路返回重新连网时,一人的身影愣住了她。

    那人高高束起了冠,一身金丝玉衫,眉目清冷的摄人。

    可是那男子却是低低笑了声,朝她缓缓走近。

    他将女子凉凉的手掌覆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抬眸说:

    “抓到了。”

    “带我一起走吗?”

    *

    他等人已久,直到春夏秋冬,故人依旧。

    -正文完-

    ☆、番外

    有一次慕音去现实世界休假,刚好去了一座寺庙拜佛。

    寺内有一位师傅专门是灌输心灵鸡汤的,而且段位还很高,引得不少人前去。

    可慕音向来不信这些,权当听听得了。

    那师傅身着禅衣,寺外下着茫茫细雨,浅浅勾勒了烟雨寺的轮廓。

    师傅手里是一串佛珠,只见老者静静的拨每一颗佛珠,微仰起头,望着雨中的青山。

    周围是来请教的香客,难得的,游客们没有太过失礼的人挤人。他们排好了长队,开始一一问问题。

    慕音倚在近处一根红柱旁,侧耳听着。

    接下来是一位青年女,她面容憔悴,眼圈微红,声音略显沙哑的问,含着一股哭腔,“师傅,他明明把我伤的很深,我很想放下为什么就是做不到还一直忍不住对他好?”

    慕音挑眉,看来又是一个来咨询感情问题的。

    只听那师傅语重心长的说:

    “得不到的是想像,已失去的是回忆。”

    青年女道了声谢,匆匆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