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水之北 - 第3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处走走没有立马回学校,而是买了一张回Y城的票。

    三年的时间里,她想明白了很多,有些事情总归要有个了结。

    她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都做得成熟老道,不再是几年前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但当她站在那熟悉楼下,敲苏渭城的门,手还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处走走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苏渭城。毕竟三年,确实是有点久了。如果三年,一切都改变了呢。

    但她知道,不管怎么样,她都非来见他一面不可,就算是给这些年一个结果。

    没有人开门。

    以前处走走总是丢三落四,忘记带钥匙,所以苏渭城经常把钥匙放在窗台上,她在老地方找到了钥匙。但没有勇气开门。

    因为现在她没有资格。

    她不敢到苏渭城的公司去找他,里面实在太多熟脸,遇到了总免不了提到他们的事,她委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无从解释。

    处走走就在苏渭城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坐着,等到他们下班。第一天没等到,她就找了家酒店住下了。

    连等了一个星期,却迟迟不见苏渭城露面。

    难道他出差了?

    处走走这一趟徒劳,没有办法只能回学校。

    在车站准备买票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同样很久没有联系的人。

    “好久不见啊。”仰景舒率先发现了她,径直走过来。处走走原想装作看不见,已是不能了。

    想不到他比自己还坦荡,处走走倒觉得自己有些多心,显得小气。便笑着说,“是啊,好久不见。”

    “有空吗,我请你吃顿饭。”仰景舒问道,说话的口气好像和故日旧友。

    “不了,我还有事。”处走走想着Y城总不过这么大,若是和他一起吃饭,遇上什么熟人,她又要解释不清。

    “不过吃顿饭而已,今天见了,来日又不知是何时。”仰景舒显然遇到她很高兴。

    “也好。”

    他们在一家饭店坐下。仰景舒点了一桌子清淡的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怕你吃不了辣。”

    “没事,我都可以的。”处走走看着桌上的一盘蚝油生菜,笑着说。

    到了这里,她才发现仰景舒原来和她并没有那么熟悉,对她的一切都不了解。不知道她爱吃辣,不知道她不爱吃生菜和胡萝卜。

    她从未对苏渭城说过这些。

    但苏渭城好像什么都知道,每次点菜都会避开她不爱吃的。

    “还没感谢你之前帮了我。上次多亏了你。现在公司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仰景舒敬了她一杯。

    “不客气啦。我们是朋友嘛,不用说这些。”处走走也喝完了杯中的饮料。

    “还没问你呢,这么久没见你,你忙什么呢?”仰景舒问道。

    “我出国念书了。”处走走解释道。

    “那你这次来Y城是?”

    “我来找苏渭城。”

    “可是,苏渭城三年前就辞职了呀,那…你和苏渭城…你们?”仰景舒显然感到很疑惑。

    处走走默然。想不到苏渭城竟恨我至此,连工作都辞了。

    “有件事我还想要问你,苏渭城曾经来找我,他说…让我不要辜负了别人。我问他是谁,他说早晚我会知道的。你知道他说的是谁吗?”仰景舒问道。

    “是我。”到了这个时候,处走走倒觉得坦白说也不是什么坏事,索性和盘托出,“仰景舒,你觉得我们真的是好朋友吗?我们俩非亲非故,又不是同学。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你,不是因为志同道合,不是因为同病相怜。我不是大侠,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肝义胆。我这人其实非常胆小。怕黑,怕高,怕麻烦。讨厌人多的地方,害怕陌生的城市。李书说你出事了,我一个人就闯到北京去了。那时候的我,真的什么都顾不得了,我甚至不惜伤害苏渭城。然而到现在,你甚至不知道苏渭城说的人就是我。”

    处走走这一连串的话,倒是给仰景舒说愣住了。他从未想过这些,虽然陆延总是开他玩笑,暗地里还经常喊处走走大嫂,不过他只觉得陆延花花公子,把他身边的姑娘也当成他的红颜了。不能说他把处走走当朋友了,而且他从来没有时间想这些。他把所有帮助他且不算讨厌的人都归类为朋友。

    仰景舒眼中充满了歉意,声音带着慌乱,“对不起…我没有想到…”和处走走的关系突然变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是他始料未及的。

    “没关系,这么多年我早就放下了。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莽莽撞撞的处走走了,你也不是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的仰景舒了。不是吗?”处走走笑得很释然。“我也没有想到,再见到你,我的心境早就大不如前了。”

    仰景舒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也说不上轻松。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也许这次相遇之后,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所以忍不住开口道,“明天我去北京的火车,早上6点。如果你有空,来送送我吧。”

    处走走笑着说,“好啊。”

    送仰景舒走的那个早上,天还蒙蒙亮。

    处走走没有拦他,她的心思是怎么样的,现在连她自己也想不通了,她只是看着仰景舒,思绪万千。昨晚的对话,实在是记忆犹新,让一切的告别语都显得苍白且尴尬。

    仰景舒拿着行李走到站台,终于开口对处走走说,“你的心思我如今知道了,但又不得不辜负你。因为我想你并不知道的事是,每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神情恍惚,看着我的眼神又像在看另外一个人。我猜那个人是苏渭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