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水之北 - 第3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处走走着了慌,眼神写满了不知所措,苏渭城却好像浑然不觉。

    箭在弦上,处走走没有办法,只能跟着他走出教室。

    这时候,一个满头大汗的大叔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小老师,小老师!”

    他直跑到苏渭城面前,将他俩拦住。

    苏渭城感到奇怪,问道,“村长,您怎么来了?”

    “大伙听说你对象来了,让我赶紧过来看看,”村长笑得一脸憨厚,一开口就让处走走不禁脸红,村长热情地冲她点点头,处走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

    苏渭城见状,眼神一黯,向村长解释道,“她不是我的对象,只是老家的一个朋友,碰巧经过,过来看看我,一会就走。”

    处走走感到一阵沮丧,但碍于面子只能强笑着掩饰,“村长,你误会了,我不是他对象。”村长眼神里写满了失望,处走走突然鬼使神差地,鼓起勇气又补充了一句,“但我在追求他。”村长的眼睛瞬间又亮了起来。

    苏渭城显然被她的话震惊到了,在他的印象中她从未如此大胆,想来应该是开玩笑的,遂说:“你不要闹了。”

    村长赶紧接了话茬,“来了就别着急走嘛,我们不能失了礼数,在这多住两天,我们这虽然比不得城里,但空气还是很好的,风景也漂亮,你是小老师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千万别跟我们客气~”

    苏渭城刚要开口制止,处走走看出了他的意图,连忙接了村长的话,“谢谢村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苏渭城疑惑地看着她,不懂她的这一波是在干嘛。处走走只顾着装傻着笑。

    村长把处走走安排在村头张婶家,简单寒暄了几句,村支部有人来找他,就先走了。然后是张婶为首的一群大妈拉着处走走话家常,嗑瓜子,问她做什么啊,八卦她和苏渭城什么关系。

    接下来几天,处走走很怕苏渭城又赶她走,所以有意无意地避开和他碰面的机会,即使遇见也是在很多人在场的时候,苏渭城也不好发作。

    苏渭城几次欲言又止。

    终于有一天,张婶有事出门去了,苏渭城才找到空当把处走走拉出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问他的疑惑,“处走走,你到底要干什么?”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愠怒。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追你。”处走走带着一丝狡黠地看着他的眼睛,尽力掩饰内心的慌乱。

    “处走走!别开这样的玩笑了。”苏渭城眼睛显出一丝失望,夹杂了凄凉,“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苏渭城了,你也不是三年前的处走走了。”

    处走走眼里终于抑制不住地凄然,“苏渭城,三年前,是你按了暂停键,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就是判刑也给人申诉的机会,我在你这怎么就打入地狱,永不超生了吗?!”

    苏渭城苦笑着说,“那又能怎么样,再来一次,你就会爱上我了吗?处走走,在我印象中你不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为什么不能看清自己的心呢?你明明就是忘不了他。”

    苏渭城转身就走,处走走着急追上他,山路不平,冷不防地摔倒了,吃痛地叫了一声。

    苏渭城闻声回头,忍不住弯下腰去扶她。

    是那么的近,心禁不住又狂跳不停。

    他轻轻抬起手,几乎是情不自禁地去触摸她的脸颊。??

    她畏缩得像一只受惊的鹿,眼睫毛扑闪扑闪。??

    近在咫尺,可他的手却忍不住停在半空中,懊恼地收回来。??

    处走走,我可曾有一秒存在你的心里。??

    可曾有一秒,你会情不自禁想到我。??

    他毫不犹豫地起身,似乎是因为害怕看见她那双充满愧疚的眼睛。??

    那双曾经充满灵性的眼睛,他很怕它失去光彩。??

    别同情我,处走走。??

    他保留最后的尊严,选择口是心非,“我明天送你去车站,你走吧。”??

    处走走拉住了苏渭城,那只温热的手,几乎让他快要放弃了。??

    苏渭城回身看着她,说出残酷的话,“处走走,不需要愧疚。没有你,我苏渭城也可以爱别人。我给你买明天的车票,早上八点,我送你走。”??

    苏渭城遵守约定,第二天如约而至。

    好像也是为了给自己最后的通缉。

    宣告他失败的初恋。

    早上的车站,人不是很多,刚好适合告别。

    苏渭城看着她的背影,多少次几乎和以前一样,想着这一次也许她永远不会回头了。

    山神大人,这次我要食言了。我不能留下她,我不能以我的意志去束缚我爱的人,如果她不能爱我,还可以拥有爱别人的权利。

    苏渭城看着处走走走了几步,终于停住了。

    转过头,泪水沾湿了她的眼眶。

    天知道,这张可爱的脸庞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里。

    她那多情的眼眸再一次倒影着苏渭城的身影。

    苏渭城听见她说,“苏渭城,别赶我走,好不好?”

    苏渭城叹气道,“走走,你长大了,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苏渭城,知道吗?我是个极其胆小的人。在学校睡觉从来不敢睡上铺,一睡上铺即使贴着墙也会整晚整晚地睡不着。不敢穿溜冰鞋,也不会骑电动车,讨厌一切离开地面的东西,即使觉得滑板特别酷也不敢学。不敢走玻璃栈道,不敢走吊桥,走到二楼以上就不敢往下看。攀岩爬到第四块石头就两腿直抖。害怕在很多人面前说话,一说话就不自觉地紧张,脑子一片空白,声音都打颤,所以讨厌自我介绍,讨厌演讲比赛。你总是说我太畏畏缩缩,什么事都瞻前顾后,犹犹豫豫。但即使是我这样胆小如鼠的人,也有爱一个人的权利,不是吗。难道因为我做错了一次,你真的不再给我机会了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