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个濒死杀手 - 第13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穿着一袭黑衣,身上的伤重新包扎过,但面色仍是苍白。连薄薄的唇瓣都失了血色,眉眼间掩盖不住的虚弱疲惫。

    原本他该在温暖舒适的房间里修养的,手下的人早就给他安排好了。但是闭上眼睛,他脑子里都是瑾夭,根本就睡不着。

    甚至控制不住地想夭夭这会儿在做什么,那些侍从会不会照顾得不尽心。

    还有……

    陆肖抿紧了唇,忍了忍身上撕裂的疼,向后靠到树干上,抬手掩住眼睛,长舒了一口气。这边的事情差不多都结束了,如今只剩下一只遗落的令牌。

    只是夭夭生母的身份实在……

    他能看出夭夭见到周夫人前暗藏的紧张和期待,应当还是想要的。

    陆肖的眉头紧皱,思虑极重,胸口气血忽然一阵翻涌,面色瞬间苍白,唇角溢出血来。他用手背将唇角的血擦掉,动作都显出吃力来。

    一道黑色的身影闪身出现,恭谨地将手中的药瓶递到陆肖手边。

    陆肖挥手让人退下,望着瑾夭在的屋子,眼神中不由透出担忧,费力地挪了挪腿,将身形隐藏得更好些。

    瑾夭一整夜未睡,几乎将手头所有的药材都用上了,用来配置伤药。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很疲惫了,但还是没有半分睡意。

    中间秋柳来过好几次,又是送吃的,又是劝她睡觉,后来连睡醒带她去看陆肖的话都说了出来。

    然而,瑾夭还是整夜没有合眼。

    等她从屋中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大亮。她伸手揉了揉发僵的胳膊,眯起眼睛看向刺眼的阳光,眸色冷峻。

    清晨微风拂过,带着些许草木的苦涩气息。

    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瑾夭的动作一顿,神志仍旧清明,皱眉思索了半刻,似是闲庭信步在院子转悠,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站在暗处的秋柳看见她的动作,瞬间苦了脸。

    昨天晚上主子不好出面,可又担心瑾夭姑娘熬夜,便她去了无数次,找了不知道多少借口,试图劝解瑾夭姑娘睡觉。

    秋柳眼下一片青黑,揉揉了发痛的眉角,暗暗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桂花树,果然看到了主子下的指令。

    她运起轻功绕到厨房的那边,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来,朝着瑾夭扬起一个灿烂的笑:“瑾夭姑娘,厨房做了南瓜糯米粥,可要尝尝?”

    瑾夭这时已经将院子转了大半,正要迈步走向那棵枝繁叶茂的桂花树,听到她的声音,动作一顿,转头看过来,摇了摇头拒绝了。

    她又往前走了两步,闻到那股血腥味似乎浓郁了些许。

    “听小厨房的人说,做的很是香甜。还是尝一点吧,你昨夜未睡……”秋柳快步走过来,语调轻快细软,侧头看着瑾夭,眉眼间都带着温和的笑意。

    “你先去吧。”

    瑾夭微微眯起眼睛,还在仔细嗅着那阵血味,回答得有些敷衍。

    她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几步,又重新退回来。

    “瑾夭姑娘,您是找什么吗?”

    秋柳的眼中像是溢出疑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低声询问道。

    “有血的味道。”瑾夭的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停下动作看过来,稍稍顿了一下,语气似乎更为认真,“你闻到了吗?”

    “血的味道?”

    秋柳仿佛有些吃惊,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左右闻了闻,最后郑重地摇了摇头,“没有闻到诶。”

    她的话音未落,余光扫到同伴给她打的一个紧急的手势。

    秋柳的声音一顿,顺着便改口道:“不过,有一些血的味道也是正常的。前些日出任务,我们都受了点伤,就是现在伤口还有没愈合的。”

    她说着话,撸起袖子将自己小臂上的纱布给瑾夭看,一副言辞凿凿的样子。

    瑾夭定定地望着她,将她脸上的神情细细地看了一遍,最后若有所思地收回视线,语气变得随意:“或许吧。”

    她说完便垂下了眸子,露出困倦的神色。

    “瑾夭姑娘,回屋睡会儿吧!”

    秋柳见暂时糊弄过去了,心底松了一口气,趁机劝道。

    “倒是不困。”

    瑾夭说着话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眼角透出些水汽,声音骤然停住。

    “不困也可以睡会儿……”

    秋柳差点被逗笑了,努力忍住唇角的弧度,让声音跟平缓一些。

    瑾夭似乎有些尴尬,面上的神色一僵,往前走了两步。

    “或者,吃完早膳再睡……”

    秋柳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似是哄骗小孩子,声调温软。

    “滚下来!”

    瑾夭猛然抬头看向桂花树,夹杂着怒气的三个字刺得人心头一紧一声突如其来的厉声斥责让秋柳瞬间戒备,声音戛然而止,掌心已经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下一瞬,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抬头看向树上的主子,又看看一身冷意的瑾夭姑娘,不由弯唇苦笑。

    主子还是被发现了啊。

    她回忆起方才的事情,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只不过……

    瑾夭姑娘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秋柳将匕首收了起来,偷偷去打量瑾夭的神色,心中起了兴味。

    陆肖也是陪着熬一夜的,身上的伤还没有愈合,有几处渗出的血将纱布都染红了。原本就惨白的脸色,如今更是差得厉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