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个濒死杀手 - 第136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到陆肖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熟悉的气息就在身边,他睁眼时还有几分迷茫,侧头看到不远处的瑾夭,下意识想要扬起一抹笑。

    睡前的记忆快速回笼,他猛地清醒过来,还未等想明白什么,又觉得姿势有些别扭,动了动手脚,感受到束缚。

    陆肖疑惑地皱起眉,侧头去看自己的手腕,发现了一条熟悉的发带。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绑缚的方式,这种生疏的绑法,基本确定是夭夭动的手。

    他赶忙将动作放轻,维持着别扭的姿势不敢用力,生怕稍稍一动,那脆弱的绳结便被挣断了。

    “夭,夭夭……”

    陆肖的声音透着几分小心,哑着嗓子唤她,眉眼间都透着些拘谨。

    瑾夭听到声音放下了手中的药材,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就起身出了屋子。她的眼下有一层淡淡的青黑,面上的疲倦几乎掩盖不住,情绪似乎平稳了下来,但是没有与陆肖搭话的意思。

    她从屋中出去,转头去了厨房。

    陆肖眼见她出了门,眸中泛起无奈来,心头有些局促不安,可也忍不住弯唇笑起来。

    夭夭连惩罚人都这般可爱!

    屋中黑影一闪,随身的暗卫出现在他面前。

    秦六看到了主子被绑住的手腕,眉头一皱,便要上前给陆肖解开。

    “别动。”

    陆肖瞬间回神,冷声制止了他。

    秦六虽不知缘由,但还是行了礼往后退了两步,沉声禀报起事情来:“主子,尸体已经清点完毕,组织里缺少的人都找全了。方才,有探子试图渗透……”

    两人谈起正事,陆肖的眸色幽暗,微哑的声音带出些许冰冷阴寒,时不时开口下一两条杀人的指令。

    然而,那份杀伐果断的气势,被他手腕上浅色的发带给冲淡了不少。

    他还维持着被瑾夭绑住的动作,姿势别扭,面色却不见半分羞赧,反而十分坦然。

    等到瑾夭端着煮好的粥从外面进来时,陆肖还认真地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顺着她的动作转头看过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心情。

    瑾夭几步走过来,先将帮着他手的发带先解开,而后将粥碗塞进他的手里。

    陆肖感受到她身上的冷气,谨慎地将滑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低头一勺勺地吃着粥,将眸中的不安掩盖起来。

    夭夭第一次与他这般生气,他也不知该如何哄才好了。

    陆肖一板一眼地将粥喝完,才敢将视线放到瑾夭身上,将话斟酌了半天,才哑着嗓子开口道:“夭夭,这次是我不对。你说该如何惩罚都好,别自己生闷气。”

    他顿了一下,试探着伸手去拉瑾夭的衣角。

    瑾夭侧头看他,唇瓣紧抿,起身拿了一个东西塞进他的手里。

    陆肖一愣,将包着的帕子打开,意外地发现里面是一块光滑的石头,隐隐带着些桂花想起。他有些发愣,抬头看向瑾夭,眼神透出写疑惑来。

    正要开口询问,脑中电光火石一闪,突然想起自己在瑾夭出门前说的那句话。

    这是礼物?

    陆肖心头骤然一软,又是酸胀又是愧疚。

    他刚要说话,却被瑾夭反手扣住手腕,将他重新摁回床上,拿起方才的发带给他重新捆好,动作干脆利落。

    “夭夭,一般刑罚都是将人捆了手脚吊起来的……”

    陆肖压低了声音建议道,眼中满是纵容无奈。

    捆在柔软的床榻间,算什么惩罚啊?

    瑾夭的动作一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床边的粥碗起身出了屋子。

    陆肖原本紧张不安,可看着瑾夭过于温柔的“惩罚”,又总觉得心头一阵酸软,忍不住开口多给些建议。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事情还是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夭夭根本不与他说话,始终冷着脸看他,任凭他说得天花乱坠,夭夭就是连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陆肖愈发不安起来,可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一切都顺着夭夭的心思。

    第106章 一起去看看

    陆肖在床上被绑了三日,伤口差不多都收口了。一天晚上,瑾夭突然将一个令牌递到了陆肖的手边。

    “夭夭,你怎么会有这个?是不是有人来接触你?”陆肖一眼看到这个令牌,脸色大变,猛然起身,一下子就将发带挣断了。

    瑾夭看来一眼断开的发带,又看了一眼他。

    陆肖突然意识到,赶紧将把断掉的发带捡起来,从里面慌忙找了一个稍长的,利落地将自己的手腕绑回床头。

    断掉的发带太短,极为勉强才能绑上。

    瑾夭看着他苍白的脸,还是几步走过去,取了剪刀将那根几乎勒进肉里的发带剪断,随后将那个令牌放到他的掌心:“是齐王送来的。”

    “齐王稍是有些……”陆肖拿着那个令牌,心中有疑虑,却又不想让夭夭不高兴,说得极为谨慎。

    “权倾朝野,城府极深?”瑾夭随口将话茬接了过来,她说完停了一下,目光落在那个令牌上,“他应该是认识我的生母。”

    “齐王?”陆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拧紧了眉,脑中闪过稳婆的证词。

    “他手指上有一道疤。应该是我师父解毒时留下的。按着时间看,会离的很近。”瑾夭随手拿倒了一杯茶,看着浮浮沉沉的茶叶,随后继续道,“我生母身上的毒,就是师傅转移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