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朱砂(完结) - ·第42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冰凉柔软,他的唇舌覆了下来,啮咬着稀薄的神智。恍惚中是山中寺庙生锈的铜钟,上头刻着金文,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钟已响不动,被山风吹得一阵阵轻摆。

    游鱼探进滚烫的口唇里,方眠呻吟了一声,一只温凉的手从她腰肢一侧轻揉缓捏,处处点火,激得她慌乱咬着他的舌尖轻哼,有些嗔怪,又似是着急,“我都答应了……”

    那只手滑向下腹,掌根靠住了柔软扁平的白嫩腹部,转着圈抚弄,撩得下头那处被药棉填满的肉穴一阵阵自己咬啮,几欲撑裂。方眠轻弹了一下腰,终究只能曲腿无力地蹬了一下,带着哭腔,软软呻吟着,“疼……我怕……”

    隋戬缓缓喘着气,拢住后背将她抱起,扣在了怀中,轻吻了一下热烫的耳朵,“我会当心,别动。”

    隋戬克制地吐出一口气,索性将她后颈紧扣了,叫人扣在自己肩头不得乱动,一面轻哄着,“放松些……”

    方眠方才生生疼醒,眼下哪里放松得了,只咬着他的肩头极小声地推拒。她力气不大,只不松口,却连血都咬不出来,隋戬越发狠狠揉捏着她的后颈,另一手从后轻掰开了柔软的臀瓣,两指总算夹住了里头那药棉,缓声诱导着,“眠眠?”

    方眠感受着他的手指在下身拨弄,紧张得只闷声“嗯”了一句,又听他问道:“这些年始终不曾逮着机缘问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心上人?”

    她在迷蒙的痛楚和快欲中思考了一瞬,“喜欢玉山……做什么问这个……”

    他又吻了吻她的发顶,“喜欢就好。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记不记得?”

    她咬着唇低低娇喘,“你想说什么……”

    “那时候你还小……现在想来,你这样笨,我该去替你摘风筝。你的风筝是什么样的?来年我们也扎一只,找个好天气去放风筝……”

    ————

    跳票一天(还是两天?)对不起大家!(毫无愧疚之心的无耻作者

    谢谢大家的珠珠,200又要加更了!明天晚上吧,明晚正常更新+加更!

    啾咪!

    海茫茫春秋一掌握

    那风筝是父皇从宫外带回来的,鸟儿拖着两只长长的蓝尾,软绸波光如海,缭乱春日携着香风钻进鼻息。方眠稍微出了一下神,呢喃着回答道:“是燕子……”

    她疼得汗如雨下,额发都被冷汗打得透湿,一绺绺贴在脸颊上,那丝红晕也散了,重又苍白起来,眼里不自觉地滚下泪来。隋戬只得胡乱安慰着,“不骗你,我们放一百只燕子风筝……”慌乱将她抱紧了在怀中,摩挲着滚烫的背,“这就好了,睡一觉就好了,乖,听话……”

    身下火烧火燎地疼着,她跨坐在他腿上,疼得抽噎都不能,只咬着下唇,咬出一行齿痕。隋戬拂开了她的嘴唇,轻轻吻上去。方眠嘤咛一声,不由自主地含住了他的唇,由着湿润的大舌搅进齿关,拨弄得津液溢出。

    身下那处渐渐起了异样的感觉,酥痒的欲望沿着尾椎向上炸开,她面上晕红深起来,咿唔着催促他:“我听话……”

    隋戬放开她被蹂躏得红肿的唇瓣,艰难地吐息了一口。她许是疼得狠了,抑或是濒死之时格外不易情动,里头仍旧有些干涩,他也只得放缓动作,抽出手指,按住了腰,又掐住了小核,用指腹磨着珠子尖,轻轻勾弄,弄得她失声抽泣。不多时,方眠腰肢不自觉绷紧了,脚趾也蜷了起来,连身上都蒙了一层绯红的粉晕,轻哼着又咬住了他,“别欺负我……”

    隋戬摸了一把那濡湿的粘液,信手在她下巴上一点,嗓音已然嘶哑了,“水多得这样……浪货。”方眠羞得偏过脸去躲,却被隋戬逮住了雪乳拽回去,将雪白的乳肉捏得从指缝中溢出,淡红的乳尖硬硬挺立,十分诱人,激得隋戬将那小红果含入口中,啜弄吸吮。

    热烫的淫液蓦地从身体深处涌出,她迷乱地蹬了蹬腿,惊喘着哭出声来,“不、我不行了……别欺负我……嗯……”

    爱欲的热度一片片侵袭上来,驱散了诡秘剧烈的疼痛和濒死的直觉,方眠在全然沦陷之前揽了他的腰,趴在他怀中抽噎着求饶:“我累……你不要……不要欺负我……”

    ————

    这个是正常更新来的哦,加更稍后上菜~

    海茫茫春秋一掌握

    隋戬胯下疾入,却咬了她的耳朵逗弄,“到底是要快些,还是不要了?嗯?”

    隋戬听着有些不详,心里一动,摸了她额头,果然又烧了起来,于是扶着后腰将她放平,轻吻了她眼角,“我收好了,放心。”

    方眠合上眼,眼角湿漉漉地点了点头,两臂绵软,强撑着拢住了他的后颈,犹带着些抽噎,话音渐渐低了下去,“以前没有法子,也就罢了……还剩下几日,别再欺负我了……我如今……尤其怕疼……”

    他被吸得麻爽难禁,伸手在她肉洞前的小花蒂上一拧一弹,方眠蓦地叫了出声,“嗯……!”下身失控地收缩吸吮,倏地迸出一股透明水液,被他送上了狂乱的快感高峰。

    隋戬终于闷闷哼了一声,缓缓倾身抱住了她。女子周身深红的花纹终究散了,他看了许久,终于摸了一下她湿漉漉的睫毛,又探手去颈间。

    血液在血管中重又细弱疲惫地奔流起来,她双眼紧紧阖着,已睡着了。

    ————

    小隋肉吃多了有点消化不良

    酒熏缠乱布衣一诺

    秋风好似泼墨,又一阵风吹过去,便是层林尽染,红透的山林直蔓向天边。

    山下驻扎着陈国御前大军,山上则是越国死士,因着被挟持的人身份尊贵,朝中降下了旨意,加上兵权从未旁落,九军都是皇帝旧部,故而山下军队按兵不动,只待号令。而皇帝被枕边的贵妃算计,不日就要将已到手的河山拱手相让,民间早已吵得沸反盈天,这个贵妃也早被涂涂改改,在传闻中成了妲己褒姒一般的祸水。

    然而既然天气尚可,北宁山中这一向倒安稳,大多人都心知肚明,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那“祸水”不过是个命不久矣的小姑娘。死士们不过是在等越国传来最后一道喜讯,待得陈国皇帝在国书上落印,便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越国归政将成定局。

    大夫从帐中走出来,李侍卫忙抬起头,问道:“如何?”

    大夫合了药箱,摇头道:“也不过是三五日的工夫。”

    李侍卫便不再答言,远远见一人身量颀长,提着食盒走来,就停在帐前,忙让了一步,“陛下。”

    隋戬只稍一颔首,并未多加理会,推门便进。账内氤氲着一股药香,方眠靠坐在床头,手里端着那碗黑魆魆的药,正在发呆。

    他将食盒放下,“怎么起来了?”

    方眠转过脸来,眼巴巴地看着他,小声道:“他叫我喝药。”

    这三五日她虽勉强能下地走动,却也仅仅只是如此,多走一段路,便腿软得站也站不直,肠胃也敏弱得很,喝水都要搜肠刮肚地吐出来,是以越发消瘦,一双眼睛便越发显得明亮,秋雨洗濯过一般,透着明朗高华。不过她说这话的神情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隋戬心知她打的什么主意,笑道:“那就喝。”

    方眠抿了抿嘴唇,求饶似的卖乖:“太苦了。”

    隋戬便打开食盒,将一碟蜜饯搁到她手边。方眠吃这东西已经吃得想吐,当即别过脸去,也不知自己在生什么气,把药碗一搁,掀开被子窝进去。隋戬啼笑皆非了一阵,推她道:“你几岁了?起来。”

    方眠蜷在被子里不说话,他却隔着被子捏捏弄弄,一会掐一下腰,一会戳一下小腹,弄得她一阵阵发痒,不禁气道:“我就不。你说话不算话,说好了不欺负我,又逼我吃这种东西。”

    “你现在倒伶牙俐齿得很。”

    方眠被他挠得转过身去,气汹汹瞪着他,“难道我什么时候笨嘴拙舌了?”

    隋戬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

    他并未说话,但方眠蓦地想起了什么,霎时气得脸通红,把被子一蒙,“白日宣淫!”

    隋戬见她神情,便也猜到她想歪到了哪里——昨夜他有心逗弄,深深浅浅地逼着她从一数到九,每到九时便深深一顶,奈何方眠没几下就软了下去,话都说不清,一二三都数得颠三倒四,正是笨嘴拙舌的一个小笨蛋。他戳着那被子卷,无奈笑道:“话全叫你一个人说了,我可一个字都没说。”

    方眠在被子里拱了拱,往里头躲去,“反正我不喝。又没什么用处,做什么自欺欺人?”

    “你又知道没什么用处了?”

    “就是你们拿来哄我的。”

    她说话带着赌气,隋戬知道她是害怕。那飘摇不定的日子仿似悬在头顶的刀,时时刻刻逼得人低下头去,求着鬼神高抬贵手,让自己死里逃生——偏偏她骨头硬,连这点念想都不愿意伸手去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