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朱砂(完结) - ·第44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硬挺湿滑的顶端,不住抬臀,花唇费力吞咽着,没几下就呜咽着泄了身,“嗯……”

    高潮余韵时经不动撩拨,灭顶的快感刺得眼前一片白光汹涌淹没意识,方眠抽搐着哭出了声,“给我……别骗我,我们不行的……”

    她眯着眼轻吟,里头滚烫的肉壁也吮吸着紧咬,恨不能将那粗茁的东西咬断在里头一般,逼得隋戬紧握了她的腰,一下下狠狠肏弄进去,一记一记又深又重,顶得她痉挛着嗯嗯啊啊说不成话,恨声道:“骗你做什么,谁骗你我都不会骗,说了要你,就是不怕天下之大不韪……还不答应?”

    方眠不能自已,手脚都似成了牵线木偶,如被摆弄一般大幅度抽动着,在快感之海里一寸寸沉沦下去,被贯穿身体的性器钉得欲生欲死,狂浪地摆着头,全然说不出话,只能挣扎着嗯嗯啊啊。

    隋戬稍微缓了缓,方眠轻呜咽了一声,蜷不起身子,只靠在了他胸前,绷直了腰身,小口喘着气,隐约沙哑着喃喃。隋戬轻拍了她的面颊,“乖……说你愿意。”

    方眠合着眼轻哼了一声,话音犹自带着欲浪余波,抖得十分不稳,“好……”

    ————

    上午好呀朋友们!今天也是H气满满的一天嗯!

    酒熏缠乱布衣一诺

    那一个“好”字不知是从哪块时光罅隙中被撕扯出来的,蒙着一层微尘,似一粒细碎明珠划着弧线闪过暗室,落上荜拨烛火,火上浇油。隋戬只觉全身都绷紧了,猛然伸臂抱紧了她,“一言既出。”

    下身那物随着动作猛地捅到最深处,方眠溺水般呼吸困难,只能软声抽气,“……好,一言既出……”却已连坐稳的力气都没了,只合眼倚靠在他胸前,微微颤抖着轻咳了一声,“又疼起来了……可也不知还能有几天,不值得的……”

    额上落下冷汗,刺得眼里酸痒朦胧。隋戬捧了她苍白的脸,鼻尖几乎抵在她鼻尖,眸色极深,恶狠狠道:“值不值得,我说了算,若是你,一时一刻都值得,你不信?”

    她略略点了点头,无力说话,只张唇轻吻上了他的唇舌。温热湿滑的舌尖相互绞动,她被含弄得近乎窒息,手臂酥软地轻推他胸口,“我……我喘不上气……唔……”隋戬低哑地喘了一口,搂紧了腿上跨坐的人,放开她的嘴唇,下身重又缓缓抽动起来。

    方眠只觉自己像一条巨浪反复中的小船,坐也坐不稳,滚烫的海浪一波波涌进下身,心跳也仿似浪潮一叠一叠,只能紧紧抱着他的脖颈,痉挛地弓着背承受火热的贯穿,“慢点……我、我不行了……”

    内壁不断吞咽吮吸,腿上的人不停地抽噎颤抖,不知是快感还是疼痛抑或兼而有之,将人绞弄得近乎发狂。隋戬吻去她眼中尚未落下的泪水,舔舐得睫毛湿漉漉黑沉沉,一手揽住她瘦伶伶的腰,另一手两指捏住了肉唇中间的小核缓缓捏弄,闷声道:“好了,不疼了……”

    热烫阳液骤然射进里头湿滑饥渴的甬道,她低低呻吟了一声,在剧烈的快感和五内俱焚的痛感中颤得话不成声,又难受得不住扭动,“嗯……好涨……”

    方眠早已头晕目眩,眼睛通红地掉下泪,“那不是一点……我难受,你放了我……”

    隋戬捏了她的臀瓣,轻轻咬啮着软绵的脸庞,酒气上涌,越发想狠狠欺负她,“要亲也是你,喘不上气也是你,要肏也是你,难受不肯又是你。你口是心非撒谎惯了,我如何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这话本是调笑,方眠却并不再哭,只怔怔忘了他,许久,方才低声道:“是啊,你恨我一辈子好了。”

    隋戬一怔,已知道说错了话。方眠慌乱别过脸去,声线真带了哽咽,“天子自有凌云四海之志,开疆越国,连通卫国,之后便是大一统,我早知道你会如此……可我还是撒了谎。你该恨的,不必顾忌我……”

    隋戬听她说得越发不详,忙将人拉进怀里吻了发顶,下面小心地退出来。她下头的肉穴尚未合拢,滴滴答答落下浊白清亮交缠的淫液来,黏湿地洇染在他腿上。

    方眠轻轻嘤咛了一声,似是忍不过那阵不适。隋戬忙替她揉了腰,被她哭得心里发慌,不自觉已将素来冷淡秉性抛到脑后,“好了,不欺侮你了,是我的不是。今日很好,你身上疼便说,今后心里难受也要说,我今后逗你玩也留个分寸……别哭了,我不会哄人……”

    他抱起她,她顺从地任他摆弄。隋戬将人平放在榻上,自己也躺了下去,挑眉道:“还生气?你这里可只有一只枕头,你什么时候气消了,就过去些。”

    方眠闻言,果然提起力气,往后稍微一退,让出一半软枕来。隋戬也不客气,极近地躺在她身边,一手去扯被子,“睡吧。明日一早雨停了便下山回宫……”

    身侧的方眠拉了拉他的手,他道:“如何?”

    方眠小声说道:“你抱抱我。”

    “做什么?”

    她沉默了一会,“你身上暖和。”

    隋戬一摸她冰凉指尖,想起她素来有些坏毛病,常喜欢抱着被子睡,从前只道是孩子脾气,如今方知原来是怕冷。隋戬禁不住她用这乖模样撒娇,于是将身侧的人拉到自己身边,轻拍了肩膀,“今后都抱着你……乖,睡吧。”

    酒熏缠乱布衣一诺

    方眠在他怀里轻应了一声,声调绵软安平。隋戬大掌一下一下地轻拍在她背后,直到怀里的呼吸渐渐平缓,他方才放下心来,合上眼。

    无边暗夜中蓦地跳起一簇火苗,一丛细细的烛火,映着少女的面容,恍惚是她十四岁时的样子,面颊上犹带着一丝苍白,被黑漆漆夜色拥得鲜明十分。

    他恍然想起,这似乎是那年她在凌霄殿养伤,知道了自己在陈宫,便格外沉默。他担心出事,白天时常去看她,只是她常睡着。

    他虽觉冒犯,到底放心不下,夜里也去过一次,那阵子他在大营练兵,直忙了一日才回宫,虽是半夜,也急匆匆赶去看她,待到轻手轻脚走到榻前,霎时便是一惊——榻上无人。

    凌霄殿门有人把守,她自然不能出得去。他摈退左右,自己一间一间找过去,末了想起什么,折返去偏殿的小书房。

    那书房紧邻方眠居所,是他幼时读书之处,先帝逝后便常关着,掩着厚帘,因他把钥匙藏在门外花盆下,洒扫的人都不曾安排,于是素来无人。果然他轻推开了门,仿佛看见微光一闪而灭,于是心下了然,唤了一声:“你在这么?”

    无人应答,他摸火石点了灯烛。细细的火光亮起,照亮灰尘盈满的室内。高高书梯上的小姑娘被蓦然撞破,一时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进退两难,提着裙角,抿了苍白的唇,一言不发。

    她的眼睛亮得惊人,像个夜行的妖精,隋戬猜到缘故——她白日为了不见自己,于是常睡着,可身子日益复原,康健起来,夜里便不再睡得着。长夜无聊,四处闲逛,不知怎的就摸到了那把钥匙。

    他心下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想起那梯子年久失修,见她站得高,无奈走过去,“把手给我。”见她不动,又在手上搭了块手帕,“是这梯子断过一次,不曾修好,容易摔跤。我不碰你。”

    方眠这才把小小凉凉的手递到他手心。隋戬果然不碰她,只扶着她下来,又道:“罢了,我今后不来便是了。”

    方眠低头不说话,耳朵微微泛红。隋戬不知她是惭愧还是害羞,自己也有些尴尬,找话道:“找什么书?我拿给你。”

    方眠终于抬手指了指,多日不曾说话,开口竟有些笨拙,“我、我在……在家时,跟先生读到骆临海。”

    她垂着头,碎发拂着白白的锁骨。隋戬心里一软,便取了骆临海的集子下来,终究觉得她是个半大孩子,身上坏毛病成堆,似乎缺人规劝,“白日再看,夜里坏眼睛。”

    方眠接在手中,匆匆行了个礼,真正落荒而逃。

    隋戬其时还有些少年心性,竟十分想知道她看了些什么,等了几日,终究忍不住去弄了那书来。然则骆临海向来非他所好,翻开一看,也不过是崭新的纸页,并无太多痕迹,想来方眠也未必爱看,随口一说罢了。

    风从窗外吹来,掀开纸页,恍惚上头只有一行浅浅的红痕,是少女笔力不足却棱角温润的字迹,透着淡香,似乎是胭脂涂的,大约喜欢字句,将那句诗誊抄了一遍。他翻开看了,只觉这小姑娘性子里透着疏朗,于是忍不住微微一笑,随口叫人去给她送了纸笔墨砚,不过事务繁多,他转眼便忘了。

    那行字是什么?

    隋戬在沉寂无风的睡梦里皱起了眉。

    午夜又下起了雨,滂沱之声一阵高似一阵。隋戬沉在梦境中颠簸,有人在他臂上用力掐着,“陛下!陛下!”

    他骤然睁开眼,一摸身旁无人,闪电般抬手抓住面前人的手臂,皱眉看清了霍晨江的脸孔,立时甩开起身下地,抬脚就要往外去找人。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