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朱砂(完结) - ·第49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眠轻嗯了一声,又思忖了一会,声音越发低了,“可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行。就算、就算真生得下这个孩子,我这眼睛也麻烦得很,你跟我在一起,将来会有许多不如意……”

    “那不是不如意。我知道。”

    “嗯。”

    两人都不再说话,直到方眠眼皮打架,隋戬方道:“睡罢。”

    她小声说:“你真的不能回去么?”

    隋戬也不应声,将她裹了被子向里一推,自在榻边躺了,“不能。睡罢,明日上元节总要过。”

    过了一阵,她又说:“……让我再想想。”

    他道:“想什么?我虽不是为你肚子里那个来的,但那终究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轮不到你答应。”

    她总觉得他冷然的目光就打在她背上,真正如芒刺在背,这才发觉隋戬大约也在生气,连忙翻身躺了回去,不敢再说。

    她这一觉睡得忐忑,心里七上八下,不断胡乱做梦,及至醒来,已是日上三竿,阿玉正将早点端上来,见她醒了,讪笑道:“姑娘。”话音里透着心虚。

    方眠慢慢坐起来,揉揉眼睛,依旧看不见。“没事。我知道他的手段,你没有办法。”

    阿玉嗯了一声,过一会,又道:“姑娘,这话不该由我说,可一个女人带孩子,总是十分艰难的。”

    方眠眯眼笑了一下,“我不会。”

    阿玉点头道:“姑娘的确与平常女子不同。可我看那位公子待姑娘也很好,姑娘为什么不肯?”

    方眠道:“他原本前程似锦。如今一时情热,天翻地覆都慷慨拱手,可毕竟来日方长……总有一日他会怪我,即便他不怪我,我也会怪自己。”

    “可这样的事,求的不就是心甘情愿?一时的心甘情愿便已举世难寻了,何必为难自己呢?”

    方眠几乎被她绕进去,心下有些乱,下地穿鞋,胡乱说道:“他有家室,刚生了两个孩子。我怪他,所以不肯。”

    阿玉终于没话说了,有些哑然。方眠也不理会,摸了碗筷吃了几口,便摸索着下楼去。有人托了她的手腕,力道和温度都熟悉,她不问都知是谁。

    隋戬的手指在她唇侧擦了一下,“邋遢。”

    方眠想回嘴,却生生忍住。只听他又道:“自从有了你,朕何曾有过别的女人,又是哪来的孩子?”

    方眠小声道:“我怎么知道。”

    “你装什么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方眠摸不准他是不是夹枪带棒,只好言归正传,“你这次出来带人了没有?外头这样乱,万一……”

    “没有。我知道刺客多得很,你若甩了我,我便往刀口上撞。”

    方眠头一次知道他还能做流氓土匪,一时气结,站住脚回过身,“你……!”

    隋戬冷笑一声,“我什么?”

    方眠指了指自己,“你不会永远喜欢我的。我怕你后悔,我知道你会后悔。”

    两人已走到了楼下,隋戬漠然应了一声,松开扶着她的手,“还有什么?索性一口气说完。”

    她咬了咬嘴唇,声如蚊讷,“我一个人也过得好,是真的,我不会再骗你。你还是回去的好……”

    他突然打断道:“你不喜欢我?”

    方眠下意识道:“喜……喜欢不算什么。人活一世要顾虑的又不只是喜欢……”

    隋戬大约黑了脸,因为方眠听见脚步声远去,他竟然径直走开了。

    方眠有些讪讪,但今日早间她请店家去打听了本地的良医,一早就约了马车要去。但这个车夫显然没有隋戬的脾气,眼下已等得不耐烦,道:“姑娘,还去不去医馆?”

    方眠忙回了神,连忙上车去。医馆的大夫替她把了脉,说是没有什么大碍,方眠这才放下心,又坐在店里等着伙计抓药。伙计很年轻,笑着问她:“姑娘,今夜可是上元节,要高兴些。”

    ————

    那个,看到有小朋友说我以前一天三更现在这是怎么了,就咧开嘴开始傻笑,因为今天就好巧是双更完结呀~开心开心!

    上元金歌锦绣无双

    【今天是两更哦!小心漏掉前面那一章哦!(用力呐喊)】

    方眠垂头丧气地嗯了一声,又问:“什么时辰了?”

    伙计道:“才是午间。”

    方眠回驿馆喝了汤药,又闷回房中睡觉。这次倒没有那个咄咄逼人的家伙,她一直睡了许久,直到饥肠辘辘,才爬起来去找东西吃。馄饨面香软适口,她闷头吃了半碗,才想起什么,招手叫过店里的小二,问道:“同我一起来的人呢?”

    小二道:“您问那位姑娘?那位姑娘去送人了……奇怪,洛城又不是天涯海角,车夫不认路不成?还要劳人去送么?”

    方眠愣了许久,才明白过来他说的马车夫是谁——隋戬一路赶车,他们大概只当他是车夫。

    大约隋戬当真对她失望至极,终于走了。

    正遂她意。

    可胸口有块东西像是随之被冬天拿走了,空落落地漏风。

    面已经坨了,方眠还是饿,埋头将东西吃光,又叫了别的吃食。阿玉回来时,外头已热热闹闹地亮起了满城灯火,青年男女们嬉笑着从街上走过去,街巷中穿梭着香甜清冽的风,驿馆中人倾巢而出,只剩方眠一个人。

    阿玉年轻爱闹,拉了方眠出去,“走走也好啊。”

    方眠买了糖,边走边吃。眼睛已看得见影影绰绰的光线,也能看得见阿玉脸上模糊的笑容,一切都在变好。一切都会好。

    烟花在头顶炸开,她昂首去看,飞溅的火流星落下来,明亮的光点泼溅下天空,伴随着几颗碎碎光明的星子。阿玉双手合十,蓦地拔高了声音,“许个愿!”

    许什么愿?

    愿家国安康,愿风调雨顺,愿他所向披靡……愿他永不回头?

    冰凉的水泽盈了一脸,趁着阿玉不曾看见,方眠慌乱要抬手去擦,手腕蓦地一紧,被人握住了。那人的声音就在耳边炸响,“心想事成,却又为什么哭?”

    方眠骤然僵住了。隋戬绕到她身前,稍弯下腰,一指抬起她的下巴,声音极轻,“说,为什么。”

    她心乱极了,“我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他端详着她的泪,“是因为口是心非。”

    男人的食指点了一下她的胸口,似乎将里头那漏风的洞口堵住了似的,无端端唤起一股暖意,“你不想让我走。别的都是假的,你怕的是我有一日鬼迷心窍,将你和江山放在秤上度量,对不对?”

    他说的全都对,一字字像尖锐的金属尖往心上凿。

    方眠哭得越来越止不住,索性抬手捂住了脸,被他将手拉开。他注视着眼前哭得通红的小脸,轻叹了一句:“江山有形有实有来有去……可什么样的秤才量得出你?”

    他继续说道:“若非要量,你才是那杆秤。”

    这真是世上最无可辩驳的誓言。

    烟花越来越明烈,东江人欢呼着笑闹,耳边笑语如潮,遮盖住了她的声音。方眠索性蹲下去放声大哭起来,隋戬也只好俯身下去,听她口齿不清地骂:“不是走了么?骗子!……待谁都好,就欺负我……我不要你当我孩子的父亲,我们不要你了……!”

    隋戬啼笑皆非,竟探手一摸她额头,“又烧糊涂了?说什么胡话。真是这样,放开我的袖子。”

    方眠这才发觉手还死死攥着隋戬的袖子,气得一把丢开,又忙抓回来,“反正你是大骗子!”

    隋戬拿另一手的袖子擦她脸上的泪,擦得心烦意乱,“小骗子,再哭就不漂亮了。起来,要哭就回去哭,这外头风大,明日脸要疼。”

    方眠推他,“我就要疼。”

    “不准。上来。”他背对她蹲下去,叫她趴在自己背上。

    方眠哭得厉害,已有来往的人指指点点。她又是丢人又是生气,捶了隋戬后背一拳,还是环住他的脖子趴上去。隋戬宽阔的后背坚实可靠,她搂紧了,极小声地说:“你刚才说我漂亮。你第一次说我漂亮。”

    “我今后每天都说你漂亮。”

    “嗯。那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好。”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乖,不哭了——怎么这样大的一个人,总要当孩子哄。”

    方眠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也不知道,旁人面前我好像不会这样,可这样不大好……你嫌我孩子气吗?”

    隋戬笑出了声,捏了捏她的腿弯,将一盏小灯递给她,“嫌。今后慢慢改,不急。路上黑,替我拿着灯。”

    方眠嗯了一声,被寒风刺得脸颊生疼,于是将脸埋进他背后。隔着衣料,妥帖温暖传上来,她眼眶发酸,迷迷糊糊地过了不知道多久,突然想起还在越宫时,有一年的上元节,女眷们闲坐着赏玩各国送来的礼品。

    陈国送的格外精致,一盏盏的小灯挂在室内,各有诗行写在灯壁上。她那时没人理会,只好苦中作乐地自己去看,个子太矮,还得踮脚,只见都是寻常的吉利话,字迹也俗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