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越海_御宅屋 - n2QQ,Com 赞助商发言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隔天,LCK本土的三个参赛战队终于到达并入住酒店,当晚主办方组织了一个小型的晚会,用以战队交流联谊以及为世界赛纪

    录片积累足够的素材。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次晚会主要还是为赞助商爸爸做宣传,恰饭而已。

    距离入围赛开打已经不到一周时间。此前,关于此次S赛的分组抽签仪式已经举办完成,根据同赛区规避原则,位于二号种子

    池的TNT被分到了B组,与LEC(欧洲赛区)的WAEGI7战队及LMS(中国港澳台赛区)的PUJ战队同组对抗。一号种子直接

    与LCK一号种子KLB强强碰撞,一同分在了A组。三号种子VAT则要从入围赛开始打。比赛采用了双循环赛制,小组内两两

    BO1对战,排名前二的队伍晋级世界赛八强。由于目前入围赛还未开打,尚未决出参加小组赛的最后四支队伍,具体的赛程

    安排还未出,大家都耐心等待着。

    热情的外卡大兄弟早已快乐的欢聚一堂。语言相通的早就搂在一起称兄道弟,语言不通也没关系,互相交换下韩服ID,回去

    加上好友峡谷信号交流。LJL(日本赛区)的选手超级懂礼貌,每遇到一个战队就齐齐站起来给对方鞠躬,弄得韩国战队也不

    明所以的回以鞠躬,双方的交际现场如同集体婚礼夫妻对拜。

    祝阅人这日漫痴对日本队很感兴趣,眼神一直在往那边飘,见对方全队都在鞠躬还捂着嘴嗤嗤笑。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想

    掩饰反而引人注目,日本队那边的一个选手看了过来,对他腼腆的微微弯着腰一笑,把祝阅人闹了个大红脸。施奇和姜乙一两

    个事儿精马上嚷嚷起来说艳遇艳遇,迦娜赶紧去要个韩服账号我们同意你远嫁异邦,气得祝阅人站起身抓着椅子拖到辜橙橙旁

    边强行加塞到她和宋远洲之间,把辜橙橙给宋远洲拆的蟹肉一口气全给吃光了。

    辜橙橙:“……我看Y神手不方便剥给他吃的QAQ”

    宋远洲忙说没事,把自己盘子里的豆皮寿司夹给了她,全队气氛融融,看得坐在邻桌的付星伦咬牙切齿:不是说喜欢Lion去

    了吗!怎么又在这边跟老中单黏黏糊糊的,还互换食物!

    要说选手的联谊晚会他怎么能到场,那就要归功于小付小付舔人有术了。昨天对YDG那众人一番晚餐甜品包圆的行为把全队

    上下的好感度都拉满了,还加了YDG的微信群。今天听说大家要去参加主办方办的选手联谊晚会,小付同学立即摆出了

    “啊,原来大家今晚要去参加晚会啊,那就不一起吃饭了吧,虽然,有些寂寞呢”的表情,心疼得YDG的领队一把薅起他的

    手道:

    “哪能让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吃东西?小伦来,同去同去!”

    付星伦这才跟着YDG一起进去混脸熟。

    会场乱哄哄的,也没个人来维持秩序,大家都只自顾自的吃吃喝喝,等着一会儿主办方发言人上台讲话。等大家差不多都吃了

    个半饱以后,会场内的灯光暗了下来,前方的大屏幕亮起,主舞台上的射灯也打下一束,正照在今晚的主持人身上。辜橙橙没

    见过这个主持人,只觉得灯光下她的身姿婀娜,实在赏心悦目,忍不住盯着看。对方一开口是于他们来说陌生的韩语,金孔顺

    停下进食,开始给他们翻译,大意就是他们很荣幸能作为这次世界赛的承办方,希望大家能有一个公平、舒适的竞技环境巴拉

    巴拉的,总而言之就是些官话,大家听了左耳进右耳出,主要还是在吃东西。

    等这些套话说完,主持人开始巴拉巴拉的介绍这次比赛的赞助商。除却必要的广告投放以外,这次比赛的相关影像纪录及制作

    也交由【more】娱乐公司赞助,该娱乐公司未出道的练习生女团今晚还将给他们带来节目表演。主持人说完之后顿住了,头

    顶的光束暗下去,她悄悄离开了舞台。

    祝阅人凑在辜橙橙耳边小声说:

    “想不到还真是个晚会啊,居然有表演。”

    舞台上灯光再度亮起,台上已经站定了几个魔鬼身材的女孩,伴着响起的音乐热舞起来。辜橙橙瞅了半天的胳膊大腿,看脸实

    在分不清谁是谁,纯粹看了个热闹。等女孩们唱跳完退场,射灯的光束忽然打在了舞台左侧的阴影里,照亮了站在那里的人。

    辜橙橙愣住了。她分不清刚刚台上唱歌跳舞的任何一个女孩子的脸,可却能一眼就认出他是谁。哪怕他今晚穿的是风衣,鼻梁

    上还架着副眼镜。

    她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到舞台前,站定,然后远远的向她投来一个眼神。她看见他笑了笑,将话筒移至嘴边,开口是字正腔

    圆的中文。

    “你们好。我是此次比赛的赞助商发言人,贺翰音。”

    他是……

    辜橙橙完全傻了。

    她本以为上次的分别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了。毕竟他说了那些话以后,在他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联系方式的以后,她以为那就是

    默认的永不再见了。

    可现在刚刚过去才多久呢。十天还是半个月?他以这样的方式又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带着微笑、从容不迫的,是他常用来

    面对陌生人的社交面孔。比赛赞助商啊……那应该是很早就定下来了吧?所以,阿鹤到底是为什么要忽然放她回去呢?因为他

    说过会让她回去比赛,所以在履行承诺……吗?

    TNT众人的反应也一样。施奇开口就是一句卧槽:

    “卧槽,他是赞助商?”

    郑佑凡还在国内没跟着过来,一群专心打职业的选手对这些弯弯绕绕的不懂,没谁能解释,都只盯着台上看。底下还有摄制人

    员在拍摄,因此贺翰音今晚的造型是专门交由团队打理过的,黑色长风衣搭驼色的羊绒围巾,挺直的鼻梁上恰到好处的架着一

    副银丝边眼镜,显得俊逸斯文。韩厌欢偷眼看了看辜橙橙的侧脸,见她呆愣的表情,心里酸得更厉害,巫婆汤锅似的沸腾着炸

    开腐蚀性的泡泡。

    辜橙橙脑海里一团乱。台上的人没再看过来一眼,只是专注认真的做着自己的发言,她一句也没能听进去。阿鹤为什么又再次

    出现了呢?是纯粹的只因为他是赞助商,还是因为……他还放不下她吗?

    这个猜想出现的下一秒她就开始心惊。因为她发现,就和曾经她所不应该出现的期待那样,她竟然因为这个可能而隐隐雀跃

    着。不可以,不能,明明已经有这么多的爱意了,明明你自己也已经将爱意分给那么多的人了。明明现在就很好了,别再拾起

    旧念头。

    手指一痛,辜橙橙低头,见到宋远洲的手在桌下紧紧地握着她的。灯光很暗,没其他的人会注意到他们,宋远洲的拇指在她手

    心揉了揉,眼神关切:

    “没事吧?”

    她这才恍惚的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汗湿了。为什么呢?见到阿鹤的一瞬间,竟然会有种莫名的惧意……这种惧意伴随着隐约的

    亲切,像是骨子里的臣服,某种容忍和不自觉的让步。她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嘴巴,意识到以后很快又合上了。连她自己也不

    明白这动作的缘由。

    台上的发言已经接近尾声。贺翰音对着台下微微颔首致意,随即像是没有发现她在场一样,自左侧走下台去。一桌子的人找主

    意的找主意,盯人的盯人。遇到这种事当然首先就应该告家长,姜乙一捧着手机疯狂给郑佑凡发信息报告消息,等了几分钟郑

    佑凡回过来个“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杨镜熙忧心忡忡:

    “赞助商啊,那也许酒店方会给行方便,橙橙你晚上睡觉一定要锁好门。”

    周崇明道:

    “不然搬我房间来住,我可以保护你。”

    宋远洲斜睨他一眼。

    辜橙橙的心慌极了,像下沉进了胃里,每挑动一下就牵动着喉咙抽搐欲呕。她慌乱的摇着头,像是在拒绝周崇明开玩笑的提

    议,又像是在否认自己隐约的预感。她拼命的运转着脑袋去回想自己那天的房门到底有没有锁上防盗扣,回想着那天骨骼的酸

    痛,还有醉酒般昏沉的脑袋。她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猜测正在脑袋里形成,或许她根本就没办法拒绝阿鹤,一切都注定会到

    来,只不过时间将其分作早,或者迟。

    宋远洲捏了捏她的手掌,发现她的指尖在轻微的发抖,不禁皱眉,轻声道:

    “要不要回去休息?”

    辜橙橙心乱如麻的点头。

    “我送你。”宋远洲贴心的帮她拿起椅背上搭着的外套,看着她穿上后才起身。

    那边付星伦见到贺翰音上台讲话的时候还激动的搭着李久成的肩膀给他介绍:

    “台上那个老哥就是orange的哥哥,赞助商!”

    李久成盯着贺翰音看了会儿,慢吞吞的说:

    “和orange,不像好多?”

    付星伦愣了下,自己也意识到了辜橙橙和贺翰音确实长得不像的问题,犹豫道:

    “可能长相一个随爸一个随妈吧……?”

    灯光随着贺翰音的离开渐渐完全的亮起。李久成往隔壁桌看了眼,提醒道:

    “orange怎么,走了?”

    付星伦扭头去看,只能看到个辜橙橙的背影。他有点想跟上去,但瞥见旁边的宋远洲,又不太敢,手臂从李久成的肩膀上拿下

    来又放下去。李久成朝他看过去的方向看,低头用韩语咕哝道:

    “他们一点都不像兄妹。juice看起来,好像很害怕。”

    んаiㄒаńɡShúωú.Cǒ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