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哇,还吃呢?你真的不打算减肥吗?”

    一句话让辛宠准备拿西瓜的手僵在了果盘上方。

    她收回手挠了挠头,干笑了两声答道:“减肥是谁,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

    从小到大面对过各种对自己体重的调侃,辛宠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只不过每一次,僵在脸上的假笑都会先把自己恶心一下。

    她要先装作不在意,别人或许才能不那么在意。

    问话的是一个社团的同学,关系一般,偶尔说几句话。

    辛宠安慰自己他没什么恶意,是自己太过于敏感。

    “你要不要报个健身房的私教课,我一个朋友上了之后瘦了很多,前不久还找了男朋友。我这里刚好有一个优惠券,现在报名可以减500……”

    原来是要让她花钱了解一下游泳健身,辛宠忙推脱道:“不了不了,我这学期的课有点多,还在忙一些私人的事,没时间去健身房,谢谢你的好意了。”

    见她不打算报名,那位同学的脸立刻就拉下来了,嗤笑了一声。

    “你能有什么忙的,既没对象,又不参加社团活动,天天这么努力学习有什么用。”

    辛宠的假笑彻底僵在了脸上,然后低下了头,用那人看不到的另一只手紧紧攥住了袖子,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

    如果说人生的前18年辛宠还能因为学习好稍微拥有一点宝贵的骄傲和自尊,上了大学之后,这最后一点优势也被老天爷剥夺了。

    高中的时候学习决定了一个人的地位,学习好就可以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享受老师和同学的优待。

    可大学不是的,把这些拎出来说似乎很残酷,可现实如此。

    出众的外貌,圆滑的性格和有钱有势的地位,任何一项都重要。

    “你啊,怎么每天都过得那么辛苦,你看莉雅,轻轻松松的啥也不想也考出了好成绩,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女孩儿嘛再不济以后嫁人生孩子……”

    辛宠想起了高三的时候因为连续熬夜学习进了医院回家后小姑看见自己说的话。

    “你为什么不对自己的女儿说这种话?”

    辛宠就像一只披着羊皮的刺猬,你不靠近她时,可能会觉得她憨憨傻傻性格温和,一旦刺激到她,她会不犹豫的缩成球保护自己,然后把身上的刺对准敌人。

    她讨厌自己时不时冒出来的坏念头,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个这么不善良的人,可有时也会感到庆幸,如果不是还有这么一点“坚硬”的内里,她该怎么保护懦弱的自己。

    莉雅是她姑姑家的女儿,她的表妹,比她只小了一届,以全市第二名的成绩考进了她所在的高中。

    肥胖难看的自闭少女只会学习,而学习之神也从来没有眷顾过她。

    她从小到大就活在无休止的对比中,莉雅是天赋型选手,而辛宠一无所有,只有努力。

    小时候的辛宠一回家就趴在桌子前学习,作业写完了就上床睡觉,是邻居亲朋嘴里的好孩子。

    那时候她天真的以为努力是种美好的品德,努力可以换来一切,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讨厌听到别人的嘴里说出这句话。

    “你就不能学学辛宠姐姐,人家多努力啊。”

    “笨蛋才需要努力,因为不够聪明,所以姐姐只能努力。”

    辛宠讨厌莉雅,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辛宠觉得自己好坏,莉雅高考失利落选t大的时候,她内心竟然有一丝的庆幸。

    她觉得上天总算让她如愿一次,努力打败了天赋。

    她就是心中不平,为什么她那么努力想得到的东西,有些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

    肥胖的体型和不够聪明这两个标签就像是放在她身体里的两根针,时不时就随着血液流淌扎她两下,提醒她面对现实,自己是如何的不足和失败。

    辛宠伸手抓起一块儿西瓜,大口大口的咬,汁水顺着手往下流,故意滴在了那个同学的白色鞋面上。

    看着对方怒目而视,辛宠莫名觉得高兴,可是戏还是要演下去,“啊!不好意思,我给你擦擦!”

    辛宠拿了两张桌子上的抽纸,弯腰下去装作要给他擦鞋,实际上又把手上多余的汁液全抹在了对方的鞋面上。

    “辛宠?”就在她为自己的报复沾沾自喜,稍微缓解了内心的阴郁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她没有抬头就知道是谁,那个声音她听了无数次,就连梦里都没完没了。

    “部长好!”她旁边的那个同学立刻站起来毕恭毕敬的打招呼。

    辛宠犹豫了一下没站起来,只是抬起头仰视声音的主人,光影疏离中她看到了那个人一如既往的好看脸庞。

    林嘉遇微笑着说:“辛宠同学,听说你画画很棒,我想邀请你给部门周年庆画一张宣传图,你有时间吗?”

    辛宠愣了一下,下意识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又摇了摇头,说:“可是我快期末考试了,不知道时间能不能安排过来。”

    “这个事不急的,看你时间。张鑫,我看你副部快被灌晕了,你不去看着点。”林嘉遇冲着包房里另一个方向点了点下巴。

    张鑫看了一眼赶紧跑了过去,险些被桌脚绊倒。他喜欢那个学姐,是社团众所周知的事。

    “真是年轻人。”林嘉遇笑着摇了摇头。

    “说的好像你很大一样。”辛宠撇撇嘴,偷偷把黏糊糊的双手背在了身后。

    “别人说你你不会说回去啊。”林嘉遇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湿纸巾,把辛宠的手捉到了前面,认真的给她擦手。

    辛宠有些窘迫,为什么每一次都让他看见她难看的一面。

    “他说的是事实啊,我有什么可否认的。”我就是又胖又丑,还没有男朋友。

    “小丫头片子长大了,以前一受到委屈就哭着来找我撑腰。”

    辛宠和林嘉遇不仅是同一个社团的前后辈,更是认识很久的邻居,林嘉遇比辛宠大两岁,总是颇多的照顾她这个邻居家的妹妹。

    “我们都长大了嘛。嘉遇哥哥,那个宣传海报真的要找我画吗?”

    林嘉遇的话勾起了她的回忆,下意识叫出了以前的称呼。她现在很少这样叫他了,偶尔没别人的时候才敢叫两声。

    林嘉遇太过优秀,她害怕跟这样的人走的近会越发衬托自己的丑陋和不足,招致别人恶意揣测的目光,这会让她难受很久。

    他们不是一路的人,从来都不是。

    “你如果有空的话就画,没空就算了,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林嘉遇靠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KTV五颜六色的灯打在他的脸上,俩人坐的这么近,辛宠有些恍惚。

    “很累吗?出国的事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吧。”辛宠问道。

    林嘉遇马上要毕业了,她也还有一年。

    “差不多了。”林嘉遇睁开眼坐直了身体,拍拍脸颊使自己清醒一点。

    “倒是你,这是几天没睡觉了,黑眼圈这么重。”

    “努力使我头秃。”辛宠眨了眨眼,却在林嘉遇背后的镜面砖上看到了自己。

    明明应该是机敏狡黠的表情,可放在她这张胖胖的圆脸上,只显得又呆又油腻,辛宠沮丧的收回了目光,低头看自己的鞋子。

    “宣传海报我过几天给你画,算是给你的送别礼。”

    林嘉遇开了一罐啤酒,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开口说,“前几天整理东西,在床下面的柜子里翻出了你以前送我的画。”

    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以为你会学美术的。”

    辛宠从小就喜欢画画,也喜欢送林嘉遇画,她画过的所有好看的画都送给了他。

    不过十五岁之后就没有再送过了。

    “有时候我挺佩服你的,一次也没有偏离过自己的计划。”

    “不过有时候也会想你怎么这么拧巴,非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辛宠很早就意识到画画养不活自己,自己也没有任性的权利,所以填报志愿时选择了好就业的金融方向。

    她凡事都拎的很清楚,苟且面前,诗和远方都是屁。

    “你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不是需要而是想要。”

    如果说林嘉遇是浪漫主义,那么她就是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

    林嘉遇似乎是有点喝醉了,絮絮叨叨说了很多的话,辛宠大部分时间都保持沉默,因为很多问题的答案她也不知道,知道了答案的问题说不出口。

    你看这个人,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他都不了解我。

    我想要你。

    这句话大概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说出口了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