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阴雨不断的四月份总算过去了,t市的五月份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间,太阳每天兢兢业业上班打卡,似乎是为了补齐整个四月消失不见的愧疚。

    还未入夏,光线并不伤人,经常有风吹过,轻柔的打在脸上,湿湿的,还带着四月份弥留的潮气。

    在这么暖洋洋又让人懒洋洋的日子,辛宠收到了井奇的生日邀请。

    Jackson’   bar   mitzvah,   Welcome!人可以不来,礼物必须得到。

    时间过得真快啊,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井奇才16岁,现在都要成年了,辛宠顿时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午餐定在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

    进门就看见井奇穿着小西装站在包间门口,头发梳着油光锃亮,领口的大红色蝴蝶结惹人注目。

    辛宠上前大力拍拍他的肩膀。

    “可以啊小帅哥,跟姐一起出道吧,包你红。”

    “我更愿意为祖国的科学事业添砖加瓦。”井奇一本正经的回答。

    “当代华罗庚,中国爱因斯坦,今天喷了多少发胶?”辛宠伸手就要摸他头发。

    井奇吓的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双头抱头保卫自己的“尊严”。

    “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还有人陆陆续续的来,跟今天的主人公站在门口格外显眼,辛宠不愿意被过多的目光打量和审视。

    “新郎官儿,再不进去耽误了吉时,新娘子可要扒了我等贱婢的皮。”

    井奇有很多的朋友,虽然他很努力的想让她融入自己的圈子,但她真正说得上话的没几个。

    她羡慕井奇的好人缘,甚至有些嫉妒他可以活的这样真诚善良。

    自己似乎也跟不少的人说得上话,见面了会笑着打招呼,但她心里是不屑于此的,甚至讨厌自己这样曲意逢迎的一面的。

    靠装傻充楞压低姿态满足别人自以为是的优越感换来的肤浅关系,怎么能跟真正得到喜爱“被动”获得朋友的井奇相比。

    有人从屋里走出来,接了一句:“新娘子在哪?放着我来!”

    “奶妈好。”辛宠打了声招呼。

    接话的叫孟林森,是井奇的室友,算是井奇朋友里面说得上话的之一。

    他大井奇整整五岁,这哥们高三复读了两年,本就比周围同学要大,又在分宿舍时被塞进了少年班的宿舍,天天跟一帮小弟弟住在一起。

    他总是自嘲是带孩子的奶妈,其实宿舍里最幼稚的就是他。

    这些都是井奇告诉她的,他很少提另外两个室友,她只能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那两位比井奇还要小的小朋友整日沉迷学术,不爱与人交流。

    有孟林森这个活宝在,整顿午饭吃的轻松又愉快。

    给男生送礼物是一件头疼的事,辛宠千挑万选最终选中了一支钢笔。

    但跟别人送的名牌衣服钱包手表比起来,她的礼物似乎就有些寒酸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再重新准备一份时,孟林森开口了。

    “你们都弱爆了。”

    其他人纷纷起哄,孟林森献宝似的打开手里的礼物盒,众人先是一惊,随后发出一阵爆笑。

    “笑屁,我的礼物最有心意,成年礼啊,看看你们送的那些个华而不实俗不可耐的东西。来,儿子,爸爸的心意收好了。”

    井奇往他胸口锤了一拳,接过一盒外包装花花绿绿的避孕套,从中抽出了一打。

    “柠檬,葡萄,橘子……榴莲?你当买泡泡糖呢!”

    孟林森自以为俏皮的冲他眨了眨眼,“这可是销量王,我都舍不得用呢全送你了。你还小不懂,等哥哥以后慢慢教你。”

    “你买小了,照着自己的尺寸买的?”

    井奇毫不避讳的拆开一个捏在手里扯来扯去,就像在玩一个橡皮筋。

    男人的尺寸可是关乎尊严的,孟林森激动的反驳:“你小你全家都小。”

    像是想到了什么,孟林森猥琐一笑,“哥哥有多大有多粗你又不是没体验过,装什么装啊小贱货。”

    “我比你年龄小,这是事实。再说了,就是体验过才知道,太没意思了,我都睡着了。”

    井奇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

    旁边的人笑出声来,跟风调侃。

    “孟林森看看你做的好事,我们纯洁的弟弟都被你带坏了。”

    孟林森一拍桌子,“关我毛事,不叫的鸡最骚,你们可不要被他浓眉大眼给骗了,这小子黄着呢。”

    “古人云,食色性也。”井奇回答。

    念及席间还有女生,男人们的荤话骚话也就到此为止。

    “我的礼物呢?”井奇把东西收好转过头问。

    正在看热闹的辛宠突然被cue,不好意思的从包里掏出小巧的黑色礼盒递给他。

    井奇当场拆开,将钢笔别在小西服口袋,“适合我,好好学习,谢谢小辛。”

    孟林森“咦”了一声,小声嘟囔道。

    “这货不是人体计算器吗?除了考试啥时候动过笔。”

    辛宠听到这话,想起俩人一起自习的这么长时间,他似乎连文具盒都没有。

    偶尔写张字条,还是用的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小铅笔头,她还以为这是理工男做题的独特癖好。

    饭也吃了,礼也送到了,辛宠就打算回学校学习了,没想到井奇非要拉着她不放,甚至上升到了两人还是不是朋友的层面。

    友谊的小船不能翻。

    一行人又打车去到下一个地点,一家新开业的轰趴馆。

    这儿附近是体校和音乐学院,所以进出的帅哥美女格外多。

    一进包房光线就暗下来了,五颜六色的灯光投射到玻璃墙壁上,显得暧昧又阴郁。

    封闭的环境让她觉得胸口闷闷的,不知道谁提议了一句,众人开始玩起了纸牌。

    游戏就是要有奖有罚才有意思,赢了的人可以指定在场的任意人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几轮下来,辛宠已经准备找借口回学校了。

    在孟林森在内的几个“会玩”人士的带领下,游戏变得大尺度起来。

    酒精的刺激下,众人刚开始的矜持和保守都被丢在了脑后。

    一轮下来,赢家指出在座的俩男的,要求他们热吻一分钟,那两人没有片刻的犹豫,喝了一杯酒后就抱在了一起,一分钟都到了还亲的难舍难分。

    两人亲吻的口水声很大,辛宠听的脸红心跳,面上还得装出一副见过大世面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尴尬的一直喝饮料。

    井奇凑过来小声说:“这两个人互相喜欢,中间坐着的那个女生是他们的女朋友。”

    辛宠震惊了,看着俩男人中间的女生淡定的刷手机,不禁感慨一句:贵圈真乱。

    “没完没了了,不想玩了赶紧滚回去开房。”

    孟林森拿起一把花生丢了过去打断他们。

    又一轮游戏开始了,辛宠最先出局。许是她跟在座的人都不大熟的缘故,也没人cue她说真心话或者做大冒险。

    辛宠借口出去上厕所,找了个有椅子的地方透气。

    她无聊的翻看手机刷着动态,看到方书在朋友圈里吐槽作业写不完,诅咒中宏老师秃成光头。想起中宏老师的地中海,辛宠笑出了声。

    再往下拉,都是一些不太认识的人,不是发鸡汤推文,就是晒成绩美照。

    就在她打算退出界面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张照片,是林嘉遇发的。

    照片中红裙女孩儿纤细的背影入镜,似乎是拍照的人叫住了她,她扭过来头来冲着镜头甜笑,修长的脖颈摆出好看的弧线。

    背景是伦敦眼,英国的标志性建筑物。

    辛宠将手机按灭,从漆黑光滑的屏幕里看着自己臃肿的脸,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像有一根鱼线紧紧的缠在了脖子上让她呼吸不了。

    她攥紧手机回了包房,准备打个招呼回学校。

    谁知刚一进门就被按在了墙上,眼睛还没适应屋内昏黄的光线,只感觉一个高大的身影压了下来,唇上一片温热,口鼻中充斥的橘子汽水的香甜让她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是谁。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她只是睁大了眼,一时间忘记了挣扎,等到回过神来一切已经结束。

    井奇贴心的给她擦了擦唇角,孟林森在旁边冲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抓起桌子上的酒杯往嘴里倒。

    “啪!”

    转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辛宠给了井奇一巴掌,所有人都惊住了,包括上一秒还在冲着她笑的井奇。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矫情了,一轮又一轮的游戏玩下来,所有人都默认了这样的规则。

    她现在给井奇一巴掌想说明什么,自己纯洁高尚?自尊自爱?

    她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死死地咬着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哭的太难看,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一滴一滴顺着脖子流到胸口。

    井奇整个人被她这个样子吓傻了,只能不住的说对不起,用干净的袖子给她擦眼泪。

    孟林森朝他们这边走过来,或是想解释或是道歉,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辛宠拍开井奇的手,抓起书包不管不顾就跑出了门。

    冲出门的那一刻她听到有人说,“装什么贞洁圣女啊,井奇跟她接吻也是看得起她了,她这样的以为谁愿意啊,真她妈扫兴。”

    可惜她没回头,错过了井奇对那人愤怒挥拳的画面。

    她一边走一边哭,不知不觉中回到了家。

    家里没人,她坐在家门前的那棵大树下面,缓缓平复着自己过激的情绪。

    她很少在外人面前情绪崩溃,那么多的负面情绪她自以为藏的很好。

    她只是想起了孟林森竖起的大拇指,跟她接吻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吗?这到底是对井奇的捉弄还是对她的侮辱。

    辛宠知道自己这么想是极端了,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不是别人对她充满恶意,是她对自己抱有敌意。

    她又想到了林嘉遇镜头里的常婧然,那个女孩子是那般明艳动人光彩夺目,自己永远也比不上。

    她真的不可以再喜欢他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