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方书一路上焦虑的看着手机,催着司机一路狂奔,最终停到了一家名叫Cinderella的酒店门前。

    方书气势汹汹的就要往里面冲,辛宠拽不住她,就怕这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当场爆炸,闹得太难看。

    前台的服务员见惯了大场面,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个女孩是来干嘛的,留下身份证就让她们进去了,只交代一句。

    “啥事关了门闹,别吵到其他客人,摔坏东西要赔钱。”

    方书看着手机上的红点找到了对应的房间,辛宠握住了她要敲门的手。

    “如果老白真的出轨了你打算怎么做?”

    方书停在了门前,刚才的一脸怒色被委屈和迷茫取代。

    刚才看到消息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要疯了,当时就想着找过来杀了这对狗男女,但现在她突然犹豫了,她从来没想过老白会出轨。

    真相就在眼前,她却有点害怕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辛宠摇摇头暗自感慨,纵然强势如方书,在爱情面前也变成了一戳就破的纸老虎。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找个时间再跟老白好好谈谈。”

    辛宠想拉方书回去从长计议,但方书紧紧的抓着门把手就是不撒手。

    “老娘是谁,凭什么受他委屈。我不走!”

    然后拿开辛宠的手“咣咣咣”的砸门,大有里面的人不出来就把门砸烂的趋势。

    门开了,只留了一条小缝,一个男的探出头来,不耐烦地问:“谁啊?”

    那个长的贼眉鼠目的男人显然是被来势汹汹的“疯女人”吓到了,下意识就要关门。

    方书眼疾手快的用整个身子抵住门,摇了摇还停留在追踪器界面的手机,“没想到吧,抢东西抢到老娘头上了,啊呸他就不是个东西。”

    男人看到方书手里的东西显得更慌乱了,大力推门想要把方书挤出去,辛宠怕她被门夹到也跟着推,紧接着门完全被推开了。

    男人似乎是被惹毛了,拿起了门前的扫把指着她们,“我不打女人,识相的赶快滚。”

    应该是刚洗完澡他还穿着浴衣,一张黑黄黑黄的脸上长着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嘴唇上的八字胡随着呼吸起伏一颤一颤。

    “靠,看见没?白伟业不仅绿了我,还找了个男的?还他妈是个这么丑的男的?臭小三还想打我,今天让你看看方娘娘的厉害。”

    方书攥紧了拳头大喊着冲了过去。

    辛宠没有插手,她一点也不担心方书会被欺负,捉奸原配的战斗力有多强她在新闻里都看过,如果对方是个女人,俩人抓头发挠脸她还有点担心方书破相,但现在这个是男人。

    少了女人打架的那股子疯劲,再加上从小到大受到的大男子主义文化的熏陶,潜意识里出手总有所保留。

    更何况这个人是方书,武术协会的副会长,去年全市女子组散打比赛的冠军。

    看着眼前单方面被吊打的男人,她能做的就是在方书快把人打死的时候及时制止。

    为什么不劝方书住手?

    为什么要劝。

    且不说方书这个驴脾气不会听她的,虎头虎脑的上去容易被误伤。

    伤害别人的人不应该得到惩罚吗?

    背着男女朋友跑来偷情,以为不知道就可以瞒天过海尽享齐人之福,明明是一个人的错,却让可怜无辜被虚情假意蒙蔽双眼的爱人也变成了白痴,不知道被人称颂被自己相信的爱情已经变了样。

    就像根部早就坏透了的大树,维持着虚假繁荣。

    违反道德底线的人在享受着隐秘的快慰,深陷甜言蜜语的人还在规划美好未来。这太讽刺了!

    你呢?你怎么不对井奇说实话。

    有一个声音问她,没有一刻停止过对自己的审判。

    辛宠觉得有哪里不对,然后满屋子转悠,床底下没有,厕所没有,衣柜里也没有……

    老白人呢?

    她给老白打电话,房间响起了突兀的铃声。

    “楚雨荨你出来!你出来!”如此有特色的铃声当然出自方书之手。

    辛宠从枕头下面找到了老白的手机,同时还找到了七八个手机,顿时明白过来的她赶快去制止方书。

    “老白的手机在这儿呢,我们好像搞错了。”

    那人被方书薅着头发打的鼻青脸肿,一看到辛宠拿着一打手机过来挣扎的更为激烈,趁着方书跑神的一瞬间挣开了制伏准备跳窗。

    结果被方书踩到了浴巾,整个人摔了出去。

    “这人是个小偷。”辛宠把老白的手机交到方书手里。

    方书先是因为老白没出轨一阵狂喜,接着又是一腔愤怒,埋怨该死的小偷闹的乌龙。

    “等等,小偷没摔死吧?”方书一脚蹬开踩着地上的浴衣,跑到窗边勾着头往下瞅。

    辛宠正犹豫着要不要联系救护车,就听见方书大喊,“卧槽!这人没穿内裤,死小偷,这下看你往哪跑!”

    然后她打给了警察局。

    ㄨIAOSHUO(尛裞)點UΚ

    两个人在警局做笔录。

    方书一脸骄傲的对警察说,“警察叔叔不用谢,我是雷锋,为人民服务。”

    被喊作警察叔叔的男人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显然对方书这个称呼十分不满意。

    “一码归一码,你先别急着逞英雄,来交代一下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

    方书一听人家要问她的罪,急得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的明明白白。

    “姐啊,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冷静,我男朋友出轨了,还是个男人,我以后怎么做人,在亲戚朋友面前永远也抬不起头了……这个社会对女性太不公平了,男的出轨就是风流倜傥玩玩而已,回来接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女的被绿了还要被人指责是无能拴不住丈夫的心,做女人多不容易啊……”

    她拉着旁边女警察的手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听的辛宠都想给她鼓鼓掌,称赞她的绝美演技。

    男警察听的不耐烦了想打断方书,结果被女警察训斥。

    “你闭嘴,今晚回家好好反思反思自己!”

    原来俩人是一家的!

    女警察跟方书产生了情感共鸣,开始数落起自家男人的几十宗罪行。

    俩人越说越起劲,说着说着就真情实感了。

    所以老白过来的时候,方书一点没给他好脸色,半点没有冤枉好人的羞愧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