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威尼斯在沉没,威尼斯在沉没。”我和纳奥米坐在颠簸的小船上,透过傍晚时分的雾霭从海上遥望着陆地的灯火,就在这时,那个句子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脑海中。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如醉如痴,心中产生了一种愿望:就这样和纳奥米在一起,任凭小船把我们带到遥远的没有尽头的世界去。

    “你到哪儿了?”

    程池发来消息的时候,辛宠的出租车还堵在路上。

    她回完消息继续低头看书,今天的阳光正好,透过车窗打在她的左脸庞,鼻尖在闪闪发光。

    辛宠久违的画了精致的妆容。

    车子横在路上整整一个小时纹丝不动,司机急得不停按喇叭,咒骂这些有钱人占用社会公共资源到处惹事,给大家造成了极大的不便。碎碎念让辛宠很难集中注意力看书,她合上书本放进背包里,往前看了看排队的长龙。

    司机见她观望,就自然的搭起话来。

    原来路前方五十米左右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宝马和保时捷狭路相逢撞在一起,宝马的后视镜被撞掉了,而保时捷也被蹭了长长一道划痕。

    宝马车主坐在车里,只摇下了车窗,开保时捷的男人愤怒的站在窗前,指着车里的人骂骂咧咧,他看起来极为年轻,约莫十六七岁未成年的样子,无证驾驶吗?

    辛宠总觉得这位少年的眉眼有些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这亲切感来自何。

    少年咄咄逼人,有路人看不过去了上前劝导,一位大哥义愤填膺的指着少年的鼻子,宛如长辈教训晚辈。

    “欺负女人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少年冷笑一声,踹了一脚宝马车门,恶狠狠的对围观路人说,“关你们屁事”,然后转头对那位大哥说,“要不你来赔我车?”

    那位大哥不说话了。

    大概又纠缠了半个小时,两位车主在交警的协调下勉强和解让出道路。

    出租车司机回到车内启动发动机重新上路,他在交警来的时候跑出去看热闹,这会儿兴奋的跟辛宠讲他的见闻。

    “这小伙子太不是东西,给人家姑娘吓得躲在车里不敢出来,趴在方向盘上哭,小姑娘估计是个新手,第一次上路难免磕磕碰碰,想我当年……”

    大哥全然忘了之前是怎么骂这些有钱二世祖的,单一的指责那位“不懂事”的小伙,然后滔滔不绝的讲起他这些年开车遇上的各种惊险事。

    这算是性别歧视吗?

    那姑娘应该长得蛮好看,楚楚可怜总是有的。

    辛宠觉得好笑,自己明明最讨厌以貌取人,偏又时刻以此作为评价准则。

    总跟自己较真作对,很累。

    车子停在郊区,辛宠付了钱打电话,一回头正好遇上司机探头探脑的打量她身后的小别墅,目光撞上的瞬间,司机尴尬的咧起一口大黄牙冲着辛宠笑,善意的叮嘱说,“小姑娘,这地方挺偏,不好打车吧。”

    “有朋友送,师傅路上注意安全。”

    程池站在门口早就看到了她,仗着腿长迈了几步就走到了大门口迎接。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你以为我是你,说话像放气。”

    “我上次是真有事,你看你小心眼的,记仇到现在。”

    “我没有。”

    两个人一见面就像小学生一样斗起嘴,站在门口堵住了路。

    “让让!”有人提醒,言语中带着明显的不耐烦和怒意。

    辛宠转身才发现,竟然是刚才在路上看到的保时捷少年。因为离得近的缘故,辛宠肆无忌惮的打量起来,这才明白那股莫名的亲切感来源于哪里。

    “这是我弟,傅简。”少年同程池拥有相似的面容,不难猜出二人的关系。

    “你是谁?”傅简一点不客气的问,傲慢的嘴脸给辛宠留下了不怎么好的第一印象。

    辛宠还没开口,程池就抢着替她说,“没大没小,叫嫂子!”

    傅简往后撸了一把几乎遮住双眼的长刘海,猛的把头凑到辛宠面前,直直的盯着她看,“长得很一般嘛。”

    程池揪着他脖领子往后拉,一巴掌拍到他头上,“没礼貌,快进去,爷爷等着你呢,你又闯什么祸了,我看小姑脸色不好看。”

    程池用手指把眼尾扒拉下,又皱着眉将眉心挤出一条深深的缝隙,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绘声绘色的向傅简传递不好的讯息。

    “她也来了。”傅简没头没脑的丢出一句话。

    程池收起奇怪表情耸了耸肩膀,“我知道啊,正跟爷爷聊天呢。”

    傅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程池搂在辛宠腰上的手,而后扬长而去。

    辛宠手肘向后,程池迅速跳到一旁机敏的躲过一击,他露出痞痞的笑挠辛宠的下颌肉,就像在逗小狗。

    “在爷地盘动手,不想混了?”

    “我最近被苦瓜脸折磨的有些精神错乱,待会儿可能会胡言乱语,当众发疯。”

    苦瓜脸是程池给赵经理起的外号,辛宠被他刁难的惨,也逐渐失去好感和尊重,跟着这么叫。

    “是小弟不想混了,大大大大哥?”程池立刻恭敬起来。

    辛宠受用的点了点头,“好说好说。”

    “走吧,大哥。”程池伸出胳膊,辛宠挽上去。

    两人进门并没有引起屋里人的注意,只有傅简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玩手机,他对面坐了两个人。

    看背影阿姨模样的人应该就是傅简的亲妈程池的小姑了,她拍了拍桌子试图引起傅简的注意,可当事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使她更加生气,她站起来揪住傅简的耳朵大声教训。

    “你看你什么态度,做错了事就要道歉,从小怎么教你的?”

    “程阿姨,傅简还小,您别说他了,我没事的,当时只是有点吓坏了,没想到引来了交警……”

    这熟悉的声音……

    “还不谢谢姐姐不计较,你那车我没收了!”

    “妈,我……”

    “你别说了,留着跟你姥爷说吧。”

    程池笑吟吟的站在门口看戏,小声对辛宠说,“我弟惨了,我家长辈都很喜欢常婧然的。”

    “小姑。”程池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靠背上,圈着傅简妈妈的肩膀劝道,“少生气,会变老的。”

    辛宠的目光一直没离开常婧然,自然注意到了程池过去时她刻意挺直的脊背。

    程池先冲她打招呼,“来了。”语气自然的就像是在问“吃了吗”。

    程池的主动让习惯了在他这边碰壁的常婧然有些意外,她先是僵硬的点了点头,又喜出望外略带兴奋的回答说,“跟我爸一起来的。”

    还没有人注意站在门口的辛宠,辛宠也不着急,偷偷打量屋内低调不失典雅的装潢。客厅里有一座超大书架,粗略估算它有叁米高,延伸到二楼,旁边放了一架梯子,看来不只是用来装饰的。

    辛宠有近视,为了好看平常不怎么戴眼镜,她眯着眼扫视一圈,书架上的书很杂,从文史哲到社科医学,涉猎面极广,其中甚至有她一直想看但找不到资源的“孤本”。

    不愧是书香门第。

    “这是我女朋友。”程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这边。

    ——分界线——

    最近又登不上了烦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