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男宫 - 第六六七章 难缠的儿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九月的某个周末,黄宅风平浪静,一片祥和,时间似乎也过得特别慢。

    黄太子十个月大了,亲娘特地给他收拾出一间游戏房,让他在里面学走路,其实他早几个月就能站起来了。

    近横对此给出的专业解释是:他整天追着勇士的狗屁股爬,有效刺激了他站起来追赶勇士的欲望。

    黄小善偏不信,非要说是自己的优秀基因让儿子这么早就能站起来,硬要把军功章戴在自己的胸前。

    近横懒得理她。

    游戏房整片地板都铺着软垫,黄小善呈“大”字形躺在上面闭目养神,看上去跟死了差不多。

    勇士陪躺在一旁,偶尔甩一下尾巴,眼睛围着黄太子行走的轨迹转动。

    小崽子迈着不利索的脚步,摇摇摆摆地冲向亲娘,等沾到亲娘的身,一股脑儿摔在她全身最柔软的地方——胸脯。

    “哎哟!”黄小善被儿子冷不丁一砸,条件反射地弓起身,又倒回去,手在他柔软的后背上摸来摸去,“都汗湿了,走累了吧。”

    小崽子置若盲闻,当然,他也听不懂,急躁地拉扯起亲娘胸口的衣服。

    估计是走饿了,想让“移动奶源”开闸放奶。

    黄小善按住胸口的衣服,语气强硬道:“不行,你不能喝妈咪的奶奶了。”

    从儿子八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给他断奶,循序渐进了两个月还断不干净,肚子一瘪就往她胸脯钻,而她又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儿子多缠两下,她抓衣服的手就松了,边看着他蠕吸的小嘴,边说这是最后一次。

    没完没了的“最后一次”也导致她的奶断不干净,源源不断地分泌,儿子喝不完的时候就都进了八夫的肚子里。

    他们为了自己的口舌之欲,对儿子断奶持听之任之的消极态度,甚至暗搓搓希望儿子断奶失败。

    一个对母乳异常执着的儿子就够叫人头疼了,再加上八个助纣为虐的混球,黄小善火大起来都想将下面的店铺关门歇业几天,给他们点colourseesee。

    母子俩的奶源拉力赛还在继续,让我们看看哪方会最终妥协,虽然结局毫无悬念。

    “不行。”黄小善爆发出与她一贯“慈母多败儿”作风不相符的强硬态度,死死按着胸口的衣服,拿起搁在一旁的奶瓶,把奶嘴塞进儿子的嘴里,“喝这个。”

    小崽子摇头吐掉奶嘴,他也发现亲娘已经不比前几次好说话了,于是改变死缠烂打的策略,转为说好话去哄亲娘:“妈……咪”这是他目前能说的几个字中最熟练的两个字。

    “你叫‘天王老子’都没用,不给吃就是不给吃!”黄小善难得的持久强硬让人耳目一新,她对付不了八个丈夫,总不至于连十个月大的儿子也束手无策吧。

    十个月大的小崽子表现出身为男人的第一个特质——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对母乳的饥渴让他口水泛滥,滴到亲娘的胸口上:“妈……咪……奶……奶……奶……奶……”

    这场拉锯战无疑煅炼了他的口语能力,建议每天都来上几回。

    “哎哟,怎么这么难缠,跟你爹一个德性!”拉拉也是每次想玩她的奶子就直接把她的人抓过去掀起衣服,血盆大口盖下去,把她的抗议当放屁,儿子显然把他的糟粕都继承了。

    与预期的结局一样,黄小善妥协了,掀起衣服和乳罩,嘟着嘴说:“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小崽子欢欣地尖笑,双手捧住亲娘的乳房,含住乳头狼吞虎咽地蠕吸,结果吞咽的速度赶不上蠕吸的速度,乳汁流淌出来。

    “嘶,你吸慢点。”汁水一下子抽离得太快,让她感到刺痛,平常这种刺痛感只会在丈夫们的血盆大口下产生。

    话说人奶真有这么好喝?让一家老小都盯着她身上的这两座奶源。

    之前挤奶的时候她好奇尝过一口,没觉得好喝呀,没什么奶味也不甜,儿子就算了,但他们几个爱喝这个到底图个啥?没生孩子的时候就给她催乳了。

    图营养丰富呀,噗~

    这时趴在地上的勇士跃起来,直勾勾冲着房门口摇尾巴。

    黄小善眼珠子后翻望过去,看见一双穿人字拖的大脚,眼珠子翻回来,阴阳怪气地哼唧:“瞧瞧谁来了,没了你地球就不能正常运转的宇宙第一大忙人。”

    不看脸,她光看脚就知道是谁来了!

    不看脸,不看脚,她光看人字拖也能知道是谁来了!

    苏爷充耳不闻她的怪腔怪调,脱掉人字拖,光脚踩进游戏房,躺下来把他们母子一并揽进臂弯里,视线扫过儿子销魂的脸蛋,喝奶喝出吸毒的表情也是没谁了。

    “你不是说要给他断奶吗?怎么又喝上了?”

    “你儿子跟你一样,专挑我这种软柿子捏,他看我好欺负!”

    苏爷捏住她的下巴抬高脸,在她气呼呼的脸上香一口:“我发现你最近都不能好好跟我说人话,是不是又怀孕了,所以脾气才渐长?”大掌盖在她的肚皮上摩挲。

    “我这个人形避孕套能怀个屁孕……”肚皮被他拍了一下,“哦噢,你打我!”

    “再说脏话还打你!”

    黄小善不顾自己的偶像包袱,在丈夫怀中踢蹬撒泼耍起无赖:“我就说我就说我就说,屁屁屁屁屁屁……你出差回来,我抱着儿子去找你,想让你们培养培养父子情,结果没待一会儿你就嫌我们母子吵,把我们轰了出来,你还来找我们干什么,和你什么伟大的生意过日子去吧!”

    原来她沦落到游戏房无所事事地躺尸是有前因的,难怪见到丈夫跟见了仇人似的,分外眼红。

    苏爷含着笑为自己鸣不平:“冤枉,我哪有轰你走?我不就是说了句‘安静点,我在打电话’,谁知道这句话哪里惹得你老大不高兴,冲我大吼‘我们母子不在你跟前最安静’,吼完就抱着儿子刮走了,我拦都来不及拦。”

    “你打我们母子进门就没正眼看过我们,一直在打电话,我陪儿子玩,结果还要被你嫌吵,换做是你,你会不生气?”

    “我不生气。”

    “滚!”黄小善抱住胸口吸奶的儿子,翻个身,单方面拒绝和他交流。

    这厮就是钱太多和闲着没事干,才这点芝麻大的屁事也能成为吵架的理由,是时候给她找点事做了。

    【我就直接按接下来的章节更下去了,能更多少跟多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