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男宫 - 合欢岛番外4上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勒比海是世界上最大的内海,散布有7000多座岛屿,其中一部分是人们神往的旅游度假岛屿,一部分是私人岛屿。

    合欢岛位于加勒比海北部,三面环海,阳光充足,热带气候,小岛背面紧邻墨西哥的国际着名旅游城市——坎昆。

    坎昆拥有世界公认的十大海滩之一,可见她的邻居合欢岛的沙滩也差不到哪里去。p○—①⑻.cΘ◥Μ

    合欢岛所在的海域受墨西哥政府保护,岛屿周围又是加勒比海的交通枢纽,地理位置绝佳,小岛的价格也就可想而知。

    当年苏爷拿了几座海岛给黄小善挑选,某人一挑就挑中最贵的一座。

    当时有好几家邮轮公司也在抢这座宝岛,打算开发成旅游度假村,所以不是说想买就能买到的。

    苏爷跟他们竞拍,花了笔天文数字才买下小岛……难以想象苏爷究竟多有钱,可能他的钱都是海风刮来的吧。

    所幸后来黄家又进来一个钱比苏爷只多不少的柴神爷,得知爱人在加勒比海有这么一座正在建设中的爱巢,大手一挥,把后期小岛的开发、盖狗窝等七七八八所需要的账单从苏爷手中抢了过去。

    苏爷又不是圣父,既然有冤大头抢着给一家之主买单,他何乐而不为。

    国庆节说到就到,黄家十口整装发出,说是去岛上拍婚纱照,其实是家族团建游。

    先飞到苏爷在墨西哥城的豪宅,再从豪宅分坐成两架直升机飞往合欢岛,由苏爷和三爷亲自来开。

    当直升机飞到合欢岛上空,他们没有马上降落,而是低空环岛飞行一圈,领略小岛的自然风光;再贴着海岸线飞行,激起雪白的浪花,欣赏令人心醉不已的无限海景。

    八夫都是见过大世面的,面对这样的美景并未显得十分兴奋。

    黄小善提前看过小岛的航拍视频,也勉强能表现得不那么刘姥姥。

    只有黄太子兴奋地拍打飞机的玻璃窗,尖叫不断。

    一家人在加勒比的海面上花式飞驰,玩够了才降落到合欢岛的停机坪上,陆续跳下直升机。

    小崽子坐在苏爷的肩头,父子俩穿着亲子装,戴着同款墨镜。

    黄小善压住被海风吹乱的长发,仰起脸深呼吸加勒比腥咸的海风,远眺壮观的碧海蓝天,激动之下得意忘形地咏叹:“啊,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天堂,你们的囚笼。”

    柴泽从背后单臂揽住她的肩膀:“知道‘我的天堂,你们的囚笼’多贵吗?”

    黄小善回头冲他嘿嘿笑:“谈钱多煞风景呀。”振臂一呼,“走,向咱们的新窝进发。”

    合欢岛上一直都有雇佣工在管理照料岛屿的日常,来之前苏爷又让墨西哥城宅邸的老管家携一干佣人提前上岛准备。

    八夫坐上停在机坪外的敞篷跑车,黄氏母子和勇士坐苏爷的车,车队浩浩荡荡驶向位于海平面400米高的奢华庄园。

    这座庄园是建给一家之主住的,而八夫除了在庄园中有各自的房间方便侍寝外,每人还建有自己的独栋海景别墅当作私人空间。

    别墅在小岛上的位置是他们自己挑的,基本都挨着庄园建造,当然也有个别人士不走寻常路,比如李小七。

    家里戏精太多,他为图个清静,潜心搞科研,把私人空间建到小岛背面的林木间。

    黄小善抱着儿子倚靠在车门上看沿途的岛景。

    勇士蹲坐在后座,狗头伸出车外,舌头被迎面的海风吹得先后飘。

    敞篷车队开进庄园,仿佛开进风景画中,住在这种远离现代文明的世外桃源,一不小心就能修炼成仙。

    黄小善笑得眉眼弯弯,扭头说:“拉拉,谢谢你。”

    苏拉单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过去捏捏她的笑脸:“建庄园的钱是老五出的,你谢错人了,不过我勉强接受。”

    “呸,不要脸。”抓下脸上的大手嗷呜咬一口。

    老管家和佣人们早早站在大宅前恭候大架,等他们下车,他一面指挥佣人搬行李,一面迎向黄氏母子,说得具体点,迎向黄太子,某人只是个背景板。

    老管家逗弄黄太子,抽空向苏黄请安,满脸写着“让我抱让我抱让我抱”,意念太强,黄小善莫敢不从,爽快地把儿子丢给他。

    自己落得一身轻松,左手小七,右手小八,被丈夫们簇拥着走进豪宅。

    虽然在视频中见过豪宅内部,到底没有身临其境来得惊艳。

    大家七拐八拐,穿越中庭和回廊,上台阶,在富丽简约的厅堂落脚,落地窗外就是一望无际、湛蓝明媚的加勒比海,海面上点缀着来来往往的帆船、游轮。

    四爷摘掉墨镜,歪倒在沙发上,指使起黄小善:“黄鳝,给我倒杯酒,累死了。”

    展风说:“我去吧。”走到酒柜,挑了瓶低度酒。

    黄小善把阮颂拉到身前,抚摸他被太阳晒红、泌出薄汗的脸,问他累不累、有没有被晒晕?

    阮颂温顺地说不晕,只是有点累。

    黄小善赶紧拉着他坐下来。

    四爷受不了他的矫情,呸了声。

    只要出远门,黄鳝最关心的永远是阮颂,就怕他受不住舟车劳顿,客死异乡!

    经过近横连年的治疗调理,阮颂的身体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不过他天生体质差,一辈子只能这么柔柔弱弱,与强壮无缘。

    如今天下太平,阿庆就没跟他住在香港,而是留在西黎王宫工作,他在王宫本来就有职务,再说自己一个正港的单身汉,也不想住在黄宅天天承受他们腻歪的一家子给予的甜蜜暴击。

    展风端了八杯酒过来,给黄氏母子喝现榨的果汁。

    黄小善抱着重归她怀中的儿子,打开落地窗走到户外,呼吸海风,回头喊他们:“你们出来坐呀。小鸡巴,你别躺了,快点起来。”

    四爷不想动。

    柴泽经过他时踩一脚他的小腹,来新家第一天,给他点面子不踩鸡巴了。

    这一脚效果奇佳,四爷当即腾空跃起要找他拼命。

    黄小善把近横裴远牵过来坐在自己左右,家中只有这对末班车老幺又乖又不会埋汰她,平时搞点亲亲摸摸的小动作,他们也不会像其他六只那样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化身为狼,于是乎就被她当成自己的两件贴心小棉袄,有事没事喜欢跟他们凑成一堆。

    近横虽然对裴远心存芥蒂,却也懂得跟他捆绑在一起比自己单打独斗可以占有黄小善更多的时间,他终于意识到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九人在户外的露台上面朝大海,围坐成“U”字形,黄太子拉扯起亲娘胸口的衣服:“妈咪,饿……”

    他都十一个月大了,黄小善下定决心不再惯着他,也不给他喂母乳,把他扔给裴远,自己回屋从行李箱中翻出奶粉泡了一瓶奶,返身出来,接过来让他坐在桌上,把奶嘴塞进他嘴里。

    小崽子又故技重施吐出奶嘴,去拉扯她胸口的衣服。

    黄小善不肯,把奶嘴塞回去,他又吐出来,再塞,再吐……母子俩僵持不下,陷入死循环。

    他们都跨越太平洋来到加勒比海了,争执的焦点依然是“奶”,真是牛牵到北京还是牛。

    七夫把他们母子斗法当乐子看,苏爷死亡凝视着跟亲娘扯皮的儿子,看他那副被宠坏的模样就来气,一把将他抓到自己面前,大手伸向黄小善:“把奶瓶给我。”

    黄小善唯唯诺诺地呈上奶瓶。

    苏爷把奶嘴塞进儿子的小嘴,操着低八度的嗓音,用西语问:“你喝不喝?”

    一句顶黄小善温言软语一万句,小崽子不但喝了,他连奶瓶都自己抱,不劳亲爹大架。

    其实他早就能断母乳了,只不过每次纠缠黄小善每次都得逞,才拖到这么大还在喝母乳。

    黄小善疲惫地叹气,儿子才丁点大就懂得看人下菜碟,他爹一上场,连个屁都不敢放,狗腿的模样看起来真眼熟。

    在碧海蓝天面前伸个大懒腰,双手放在后脑勺说:“住在这种地方,快死的人都能多活几年。”

    朝公子温婉一笑,说了句上联:“再美的地方,多住几年也会腻的。”

    黄小善漫不经心地对出下联:“再美的男人,多睡几年也会腻的。”

    遭到众夫好一顿冷嘲热讽,叫她还是居安思危一点,有空多想想怎么给自己保鲜,指不定未来谁先腻了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