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男宫 - 分卷阅读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闭只眼。

    病西施黄妈妈,看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高兴过头,一口气没上来,送到医院的第二天便含笑九泉了。

    黄小善想:妈妈一口气吊了这么多年,大概就为了等她金榜题名,才放心走人的吧。本来她还想用录取通知书给老妈冲喜,期望她病能好点,得,这下冲喜变奔丧。

    一场丧事办下来,她人也削瘦了一圈,本来要用来当大学学费的奖学金也见了底。

    拐过街口,她看见自家门口的夜灯无风摇摆,灯泡还一直闪烁。她奇怪了,昨晚不还好好亮着,准又是被附近放学回家的小孩给捅坏了。

    掏锁,开门,关门,这房子是45平方米、2室一厅的公寓房,还是当初他们家境况好时买下的。

    这么多年,全仰仗着这所房子,母女俩才不至于流落街头。

    屋子里家具摆设不多,说清贫还是客气了,简直就是家徒四壁。

    她一进来便闻到屋中有股奇怪的陌生味道,倒不是说难闻,就是有点让她不自在。她也没多想,以为是早晨时开窗通风,从外头飘进来的。

    把窗户关了,黄小善边脱衣服,边进浴室,洗澡。

    侧房,门诡异开了一条缝,客厅灯影透进,正好在男人左边俊容上打下一条光,明晃晃的,男人狠辣孤傲的左瞳却眨也不眨,直勾勾凝视黄小善慢悠悠晃进浴室的裸背,天热,灯光下透亮晶莹的汗珠零星缀在柔美的背部。

    直到她关上浴室门,男人才背靠墙壁缓缓滑下,闭目,手捂着滚烫的额头低咒:为什么这家屋主是个女人,还他妈是个会让他看一眼就起生理反应的可爱女人。

    黄小善沐浴完,大大咧咧只穿着短裤背心出来,吹着不成调的口哨,迈一步,小身板抖三抖,像古代爱逛窑子的大爷。

    她习惯沐浴后里面什么都不穿,一对白面馒头在背心里抖动,馒头上的梅子刮擦背心的布料。

    小脚丫在客厅里乱窜,逐渐丰满起来的翘臀藏在裤内,也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扭动。

    被浴室的高温熏蒸,黄小善整个人白里透红,像个精雕细琢的陶瓷粉娃娃。

    侧房门缝,男人双眸危险眯起,手按住蠢蠢欲动又难受的下体,气急败坏:这女人能不能消停会儿,别乱走了。

    就算他身体的抗药性再强,美色当前,加速了体内药效,想必裤里的男物早已蓄势待发。

    男人看到她手里拿着几张纸,边看边笑,那笑有些坏有些贼,又像蜜罐里着了火,他越看心脏越“咚咚”狂跳,咒骂:席琳这个婊子,敢背后捅他刀子,给他下这么重的药,他妈等他回去找十七八个男人操死她。

    黄小善眼弧弯弯,欣赏自己前不久刚完工的“大鹏展翅”,笑地一脸淫荡。

    她眼波清澈里透着流光,嘴角似月牙,男物上的青筋又跳动了一下,男人不敢再看,翻身头仰起抵着墙面,呼出热气。

    黄小善关灯,翻身上床,学古人,借着窗台的月关赏图,别提多有意境了。才意境了三分钟,手一歪,鸟图落到脸上,人睡死过去。

    这几天操办亲妈的后事,她身心俱疲,入睡比任何时候都快都沉。

    男人悄无声息出来,站在床边朝她伸手,揭开盖在她脸上的纸,一张小脸被淡柔的月光装饰,像披上银色的缎带,让他臆想、躁动。

    即使她注定今夜要被他撕裂,男人也不想表现地太野兽,不可一世的他难得绅士地弯腰俯首,在黄小善樱唇上落下清浅的一吻。

    吻完,男人的理智彻底分崩离析,第一次和女人上床自己脱衣服,拉开黄小善脆生生的双腿,人跪在里面,把她的背心拉起卡在双乳上,埋进胸口,贪婪地吸食乳肉上的艳露凝香。

    一对双乳,他口里含着一个,手里再抓着一个,乳形小巧柔软,触感细致滑腻,很q弹,对极了他的胃口,真想撕扯一块下来,在口中细细咀嚼,他还真试着咬了一口。

    黄小善睡地沉,可也是个大活人,身子像块上等的牛肉,被人又揉又咬,低低呼出一声不适的呻吟,双腿想闭合,却似乎被什么火热的肉体阻隔,闭不拢,于是拿大腿内侧在男人的大腿外侧磨蹭。

    细腻与坚硬的摩擦,男人含着乳肉的大口享受的闷哼,离蜜穴极近极近的龟头泌出一滴清黄的液体落到她的短裤上。

    才被磨蹭几下,自己便憋不住先流了出来,男人剑眉星眼里有一层淡淡的粉红,不悦,脱下黄小善的短裤,发现里面光溜溜的,没有穿内裤,突然心情又回温了,在她唇上赏了个吻。

    月影下,她的蜜穴很干净,粉中有肉色,阴唇上长着短短细细的阴毛,像护卫,保护着肉穴。

    男人手指如寒玉,中指指甲从黄小善紧密闭合的蜜口下臀线刮到蕊珠上,按住蕊珠,碾揉,蕊珠小且嫩,他猜测这女人的年纪一定不大。

    口里吞吃着长得还有些生涩的乳肉,他转念又很期许:年纪不大的话,她胸口的一对宝贝应该还能长得更茁壮些。

    男人长年出生入死,并不是未开荤的楞头青,指尖刚碰她的蜜穴便知道这是口未开发的水井,还是口敏感的水井,一经挑逗,穴里便不自主的流出蜜液。

    黄小善在睡梦中被奸淫,双腿扭动更加厉害,粉白的小腿在月光里抬起脚丫,在男人大腿根、窄腰、三角地带蹭来蹭去,想推开卡在她双腿间烦人的东西,又觉得这东西结实、热乎,脚放在上面还挺舒服的,于是一只小脚霸在男人翘起的肉棒和小腹之间,不挪了。

    男人觉得肉棒根部沉甸甸的,从胸脯脱口,双眸抽空掠过耻骨,吃笑:胆大包天的女人,拿他的肉棒当垫脚的靠垫了。

    他臀部抖动两下,黄小善的脚丫子便落到床铺上他的胯下,他把臀底下降,用臀线磨蹭几下她的脚背。

    “唔嗯~~~”不是欢爱时的呻吟,是睡梦中的娇嗔。

    黄小善睡不安稳,身体燥热,又像鬼压床,螓首晃动,凌乱了一头秀发。手虚空挥舞,无意间拍到男人的脸颊,屋中响起一声急促的耳光。

    男人双眸危险眯起,自他身居高位以来,还从没有人敢在他脸上动手动脚,这陌生的亚洲女人,该罚!

    他把龟头堵在蜜穴口,指背爱怜地在黄小善泛红的面颊边抚摸,低头含住两瓣微微嘟起的棱唇,软软的,忍不住伸舌舔了两口。

    跪在她双腿间结实的大腿扩张,让她的股沟大大张开,龟头“滋溜”滑入蜜境,仿佛有股不可控的绳索绑住他的龟头,牵引他狠狠攻入从未有人造访过的蜜境。

    紧窒肉穴初次迎接男人的东西,阴唇紧紧的收缩,夹住男人的棒身。

    “唔……唔……”好梦正酣的黄小善,硬生生被男人的肉棒从深层的梦境拽到残酷的现实。

    双瞳大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