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男宫 - 分卷阅读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因惊骇,瞳仁有些凸出,让肉棒插在她蜜穴里的男人终于一堵身下女人的双瞳,清莹秀澈,如一泓清泉盈盈流动。

    他脑子里立即响起一道桀骜的声音:老子喜欢这对眼睛。

    被近在咫尺的陌生男人强奸,即使他长得再英俊,在此刻黄小善的眼里也全无美感。下体被塞满肉棒,嘴里也塞满他的一团软肉,咽不下,更不敢咬。

    “唔唔唔……”她全身绷起来,小手扣住他的手腕,很粗很硬,是那些残忍的人才会拥有的硬度,而她的手掌又薄又软,扣着他的手腕就像浇在钢铁上的水。

    “醒了,小妞,还以为我的技术退步了,连个雏儿都搞不醒。”肉棒轻微向前顶出,直接碰撞到蕊心,“你的小肉穴夹地我肉棒好难受,嗯,又他妈的爽快。”

    黄小善眼泪簌簌流下,她不爱哭,可身子都让陌生男人破了,怎么能不哭,她又不傻!

    她本来以为这私闯民宅的强奸犯是附近的地痞无赖,还奇怪附近无所事事的二流子什么时候加入这么个人模人样的帅男人,他一开口,黄小善更加欲哭无泪,他还是个跨国罪犯啊。

    “我给你钱,你放开我……我家里刚死了人,不想再死第二个。”强奸犯作案的顺势都是先奸后杀,她要一完蛋,他们老黄家就要绝后了。

    “钱?英镑还是美金?比索也勉强可以,不过,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你。”可以看出这男人不擅长哄女人,臀瓣夹紧,开始前后抽插,被肉棒磨过的肉壁开始疯狂生产爱液。

    “啊……不要,求求你,快停下,停下……”

    他推动过猛,黄小善胸口乳波翻滚,手抓紧床沿,蜜穴里的肉棒像要把她劈成两瓣,她啜泣,扭腰摆臀想把肉棒甩出穴外。

    “好心的大哥,饶了我吧,嗯……轻点,疼……”

    男人喘息:“是你的小穴咬着我不放,里面还这么嫩,多大年纪了?”

    “十,十八岁,我还小,你,你放了我吧,我给你钱出去找……啊,别撞,疼!”

    男人被她的话惹恼,猛力撞击,穴口汁液四射,处子血和爱液混合,将她两条不老实乱动的腿曲起压到双乳上,让臀尖高高翘起,整个羞耻的下体被他一览无遗。

    黄小善被顶地弓起身,好死不死,在月光下,让她看见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东西,粗犷的阴茎狰狞,颜色深沉,毛发浓密,棒身青筋环绕。

    她那些凭yy画出来的小鸟跟它一比,简直小儿科,贻笑大方。

    这么霸道的东西,她的阴唇竟还翻进翻出的迎合,黄小善委屈,母亲才去世没几天,她刚变成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女,就遭了报应,一道晴天霹雳砸在她老黄家。

    这男人又好大一只,身体硬梆梆的,她小手小脚,除非有通天的本领,否则除了被压,别无他法。

    “哭什么,不许哭,我弄地你不舒服?18岁了,真嫩,比我整整小了十岁。”吸干清咸的泪珠,“好好承受我,帮我渡过这关,事后老子重重有赏。”

    “我不要……”很有骨气的拒绝,却在他一波又一波的轮番轰炸下身子不争气的软成一滩肉泥。

    黄小善肉穴收缩有力又多汁,带给男人无限的爽快感,激发出他凌虐的兽欲,红肿如碳的龟头次次都要插到蜜穴的壶口才罢休。

    黄小善被快感攻克,雪白肌肤娇红似血,遍布吻痕,丁点大的羞耻心在男人身下被泯灭殆尽,除了吟哦,已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因过多的快感而抽搐,像个破布娃娃,无力的承受男人凶猛的戳刺。

    “嚇……哈哈,小女人,你有福了,我还是第一次准备把精液射进女人身体里。”

    男人低吼一声,蛮横猛插数十下,黄小善尖叫,伸手要抱他,男人嘴角斜斜一笑,恩赐般弯下腰身让她抱。

    而后,出其不意地一下顶进穴里的小口中,后臀抖动,精液如利箭般疯狂喷射而出,因体内的药物作用,精液的量又多又烫。

    黄小善双眸雾蒙蒙的,红唇呜呜喘息娇吟,晕过去前,空荡荡的脑子蹿出一句话:

    我是个穷鬼,福薄!

    第二章 他想吃葡萄了(一更)翌日,朝阳初生,黄小善家的窗户比她年纪都大,晨风呼过,紧闭的窗户咔咔响,配上屋外区道自行车铃声,活活把被榨成人干的黄小善吵醒。

    手背揉揉酸涩的双眸,通体清凉,半个身子不能自理,赤身裸体,被某个庞然大物压住,而压她的“五指山”同样一丝不挂。

    耀武扬威了大半夜的肉棒这会儿熄火,并未插在蜜穴里而是外放被两片肉瓣含住。

    她安静躺在床上“用心”感受洞口的长条形多毛人体器官,气极了,下死手使劲搓了搓照耀在她脸上的朝阳,暗骂:瞎了眼的老天爷,她老黄家遭此大劫,居然弄个这么好的天气挤兑她,这是咒她活该被人强奸?

    强奸犯趴在床上,脸歪过去,昨夜屋中昏暗,加上黄小善被奸淫地忘乎所以,没空细细打量他的模样。

    如今看来,男人身材伟岸,肤色古铜,黄小善盯着他光溜溜的性感屁股,浮想联翩,唾液分泌比任何时候都快,快决堤时才堪堪咽下。

    她蹑手蹑脚下床,蜜穴里白乳泛滥,腿一软,人差点没摔回床上压到熟睡中男人的背上。

    惦着脚尖飘进厨房,看什么顺手就抄起什么,飘回床边,说了句安慰自己的话后,高举“武器”,冲男人的后脑勺落下。

    铁具在朝阳里的反光先一步照在男子眼角,东西扫过空气发出细微的破空声,极短的时间内,男人熟睡的双瞳还未睁开,手先快一步夺过黄小善的细手腕,另一手抱着她的腰身扭了个刁钻的角度,瓮中捉鳖般把人压在身下,手没使劲,只轻轻在她腕骨上敲打一下,黄王八握在手里的铁勺便掉到地上,“哐当”作响。

    “女人,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是不是我昨晚没满足你?”

    她因惊讶,红唇微张,男人在上面重重偷口香,没将她刚刚的偷袭当回事,被她刚睡醒的娇憨小模样取悦,有意要逗逗她,于是趁她没回神的空档,往她口里伸舌挑逗。

    “唔,嗯……不要……住口!”伸手推搪,她也没指望这条画画的小胳膊能推动人高马大的男人,却没想到他如此好对付,一推即开。

    人被推开,四唇相分时带出的那声荡人声响,让黄小善悲愤欲绝。

    脸朝外“呸,呸,呸……”数声,也没真往地上吐口水,就是做个样子给他看,用动作表明态度:她嫌他脏!

    嫌弃的人躁动不安,被嫌弃的反而很坦然,指腹点点她的鼻尖,没做其它过分的事便放过黄小善,翻身下床。

    身上一轻,黄小善犹自躺在床上,思绪百转千回几秒,抓过薄被单捂在胸前,缩到床角落严阵以待,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