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男宫 - 分卷阅读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在家会不会肚子饿,他一看就是那种离了佣人就生活不能自理的大老爷。

    家里的座机坏了挺久,她觉得用不上就没请人去修,现在也打不了电话回家。

    黄小善站在轩尼诗大道的路边拦的士,街上人流多,她东西多,碍手碍脚的,拦截的的士每每都让别人抢先了。

    朝逆在车流中缓慢驾驶,开开停停,左右观察路况时从后视镜中看到站在路边伸手拦车的小女人,脚边放着大包小包。

    人家在银行时明确显示出对他没意思,他也不想去搭讪,不然显得他多掉价。

    修长手指敲打方向盘,眼波在后视镜里兜兜转转,直到后面的车子按了喇叭,他才重新启动车子。

    从后视镜里看见她因招来的计程车被别人捷足先登而生气跺脚却又无可奈何,朝逆一脸兴味,调转车头将车开过去,按喇叭。

    黄小善听到,矮身往车里看,还奇怪她没有家里开得起这种豪车的朋友啊。

    “是你啊,先生。”车里的人是银行帮过她的貌美男人,二人就萍水相逢了一次,这人居然在外看见她还会专门过来打招呼,黄小善受宠若惊。

    “是我,等车吗?”说完,朝逆还刻意看了看她脚边的一推东西。

    “哦,是啊。”

    “这个时间不好打车吧,要不要我送你。”

    车里的男人笑容温润如玉,黄小善以为他在跟她客气,拒绝了他的好意。

    “怎么,怕我把你载去卖了?”朝逆心想:掉价就掉价吧,今天非让她坐自己的车不可。

    “不是,我怕麻烦你,你今天已经帮过我了。”黄小善自己也很讶异,喜好食色的她居然拒绝了一个美男的邀请,一定是被家里的财神爷闹的。

    “我不介意多帮一次。”

    “呃,那,那好吧。”她心一横,坐就坐,省了车费还有美男看,她怕什么,该怕的是车里的美男。

    朝逆得偿所愿,开门下车,帮她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里,拿时他从袋子里看到很多男性用品。

    黄小善坐上车,二人互道姓名后便都一言不发,气氛有点闷,她手放在大腿上,人很老实,没敢乱碰车里的东西。

    朝逆说完自己的名字,意外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又转念一想自己毕竟离港几年了,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正常。

    他一直拿眼角观察,发现她真的对他没意思,连话都懒得跟他说,心中有点挫败。

    “取钱去大采购吗,怎么不直接刷卡买?”他决定自己找话聊。

    “我习惯用现金,这样花钱时才有实感,不会乱花钱,刷卡一时痛快,到月底结账时就痛苦了。”黄小善告诉他自己的消费观念,听起来还挺会过日子的,都是被生活逼出来的。

    “现在香港像你这么会持家的女孩子不多了,我运气不错,刚从国外回来就碰到一个。”

    被夸奖,黄小善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反问:“你去国外旅游回来?”

    “不是,刚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完研究生,正准备工作。”

    “哦,你这么厉害,还去外国读研究生。”她呢,现在连读大学的学费在哪里还不知道呢,到时候只能办助学贷款了,惆怅。

    “一般……”朝逆思忖,状似不经意地问:“那么多东西,都是买给自己的?”

    黄小善觉得朝逆没架子,挺好相处的,这会儿不像刚坐车时拘谨,轻松地随口胡诌:“没有,最近家里养了条大狗,给它买了很多。”

    “哦……养狗了啊。”给狗用男性用品吗,那肯定是条公狗了。

    二人一路闲聊到黄小善家门口,返程时朝逆从后视镜中看站在家门前的小女人,心想:跟他一样用黑卡却住普通平房,想必那黑卡应该是家里的公狗给她的。

    墨西哥城r集团总部,gerry的办公室大门被手下推开。

    “组长,首领带在身上的银行卡里的资金有变动,首领人在香港。”

    gerry当即从椅子上站起,和手下匆匆走出办公室,边走边问:“有查到首领更准确的位置吗?”

    “有的,我们已经叫技术部的人黑进变动资金的那家银行里,钱是以现金的形式被取出来。”

    “银行的监控视频呢。”

    “已经复制出来了,就等组长去看了。”

    gerry到集团技术部看过汇丰银行当天的监控视频后,指着画面里的黄小善说:“去调查这个女人的住址。”

    第十章 吃乳头(微h)

    第十章 吃乳头(微h)黄小善往口袋里掏钥匙开门,却掏了个空,抓抓头,心想:钥匙怎么丢了,还以为遇到个温柔美男冲喜,能把霉运冲没,原来她命硬,美男也束手无策。

    颠了颠手里的大包小包,黄小善扬脖,脆生生冲屋里大喊:“拉拉,我回来了,帮我开门。”

    嘿,幸亏家里养了条会开门的大狗。

    话音未落,大门“哗”瞬间从里被甩开,撞向屋里墙壁,闷声巨响,惊了一巷的猫狗。

    “黄小善,你他妈才是基佬,昨晚跟你说的话被狗吃了是不是,不准这么叫我,小心我干翻你!”

    苏拉双臂环胸,背挺直,如冲天的光束,威武雄壮,怒目站在门内,身材又高大,头顶快与门框齐高了,堵着大门,不让她进去。

    他垂眸低睨门外提着大包小包的瘦女人,撇撇嘴,别扭地伸手去接她手上的东西。

    黄小善两手一轻,赶紧摸摸自家墙壁,柳眉倒竖,怪他:“你耍什么脾气,我家墙要塌了怎么办!”他年轻力壮,这房子可垂暮了,经不起他的大手大脚。

    “哼,塌了好,第一个压死你。”冷话说完,提着东西进屋,心里嗤笑:几袋这么轻,看把她累的,没用的女人。

    黄小善见人走了,自讨没趣,瞬间又换了张笑脸,进屋关门,小跑过去,脸蛋贴着他的手臂,嬉皮笑脸闹他:“你又不让我叫你洋货,不叫你拉拉,要叫你什么?”

    她笑地眉眼弯弯,表情跟那晚他躲在侧房偷看时的表情如出一辙,苏拉心神一荡,忍住想吻她的冲动,猝不及防把手臂抽走,看她差点摔了个趔趄,呵呵笑出声。

    将东西放在桌上,他进了黄小善的闺房,接着趴回床上,闲闲地翻书看。

    黄小善稳住身形,若有所思看着她房里的男人:这人不是说来香港旅游吗,既然是来玩的,早上叫他同她一起出去,居然跟她胡扯什么身体昨晚被她榨干,要留在家里养‘精’蓄锐,到底谁榨谁!看他中气十足地甩门,哪像肾亏的样,分明就是不想出门!

    “看够老子了没,看够了滚过来。”她难得正经一回,眼眸不再色迷迷的,苏拉反而有点不自在了。

    “哦,来了,来了。”黄小善习惯了这人嚣张跋扈的说话方式,她又是个欺软怕硬的性子,苏拉凶巴巴的一呼唤,她便屁颠屁颠跑过去。

    “你不是来旅游的吗,不要懒洋洋地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